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洋黑工热衷赴华打工挣钱 形成地下产业链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08-08]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外国人在中国就业,不仅需要护照签证手续齐全,而且必须有中国劳动部门出具的就业许可。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居民收入提高,外国人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的打黑工现象也多了起来。

外国人在中国就业,不仅需要护照签证手续齐全,而且必须有中国劳动部门出具的就业许可。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居民收入提高,外国人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的打黑工现象也多了起来。前不久,浙江警方就在一次突击检查行动中发现了这样一批洋黑工。
袜子厂的外国工人
警察:什么?你是哪里人啊? 你是哪里人?
工人:(听不懂)。
7月27日,浙江省诸暨市针对各企业非法使用洋黑工的情况进行突击检查。民警告诉我们,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外籍劳动者在中国大陆境内工作,必须得到中国劳动部门的就业许可。不过近段时间,诸暨警方发现,有不少来自越南、缅甸的劳动者非法入境,在当地的一些企业打黑工。就在这天下午,他们接到线报,这家袜子厂可能存在非法使用洋黑工的情况。
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大唐派出所民警 袁霖
袁霖:你能不能听懂我讲话?
工人:(摇头)。
袁霖:听不懂的是吧,你听不懂跟我走一下好吧,走。
记者:他是什么情况?
袁霖:他不能出示自己的身份,不能出示自己的身份证和暂住证的话,然后也听不懂汉语。
民警发现,这家袜子厂有4名工人不能提供身份证明,听不懂汉语,而他们的语言,在场的人也都听不懂。
袜子厂的外国工人
警察:不会讲汉语?
工人:(摇头)
记者:你听不听得懂我说话吗?
工人:(摇头)
警察:跟我们走一下,我们要核对一下身份,核实一下情况,请你们配合。
由于语言不通,检查人员一时难以判断几名工人的来历,民警随后询问了这家工厂的厂长,不过,厂长对几名务工者的情况也一无所知。
袜子厂厂长 寿国平
寿国平:不是我去招的,他们好象是17号那天,他们自己来敲门,门打开以后,他们是招个手势说到我这里来干活。
记者:做什么手势?怎么做的手势?
寿国平:就是要干活,要干活。就是说没有钱,就这样。
记者:有没有看过他的身份证?
寿国平:我也没有,我没有看,我也很忙的,
厂长告诉记者,工厂做袜子基本靠手工,今年生意很好,就是人手不够。10天前这四个人主动上门找工作,尽管语言不通,但生产线急缺人手,就同意留他们下来了。据老板说,这家袜子厂没有固定工资,劳动报酬按件计算,这四个人刚来还不到一个月,还没有结算工资。
袜子厂厂长 寿国平
记者:那你怎么跟他交流呢?
寿国平:不交流的,我也不跟他们讲话的,就是这个手势,看他们的样,就这样。跟他们一样干。
民警告诉我们,此次检查由诸暨市政府牵头,公安、劳动等相关部门具体展开,已经是两个月来第三次大规模检查。在之前的检查中,已经发现有32名洋黑工,基本都来自越南。为了弄清楚眼前这几个人的身份,警方请来了当地几个曾经到越南办厂的工厂老板帮助沟通,不过几位老板也听不懂这四个人的语言。
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大唐派出所所长助理 黄锡军
记者: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黄锡军:下一步我们要核对一下他的身份,主要这个身份,要搞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四个一句中国话都不会的外国人,突然自己找上门,要到这家袜子厂打工,这件事情听起来挺蹊跷的。更奇怪的是他们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在警方看来,他们的出现简直就像外星人一样。那么,这四个外国人究竟是什么国籍?他们又是怎么入境,到了诸暨的这家工厂?
几位打工者到底是什么身份呢,记者联系到了一位北京的缅甸语翻译。尝试着用缅甸语进行沟通。
缅甸语翻译
翻译:(翻译跟四人交流)
记者:你问一下确切在哪里?
经过翻译和四个人的交流,我们得知,这四个人来自缅甸。最大的45岁,最小的15岁。两个月前,有浙江商人把他们从缅甸招到浙江的工厂打工,因为没有入境手续,四个人是通过一个口岸偷渡过来的,但是具体是那个口岸他们并不清楚。
缅甸语翻译
翻译:他说一个月给他们1500块钱,让他们过来这边干活,结果他们来了以后,一直没给他发工钱,他们就想换另外一家厂,然后因为他们只有两个人有缅甸的身份证。
记者:第一家厂的地址?
翻译:他说翻来拐去的他记不住,那那个工厂的名字知不知道,他说因为不会中国字他看不懂,不知道,我说让他带你去那家工厂,他说找不着,他连工厂名字也不知道,老板姓什么 
他都不知道。几名务工人员说,缅甸那边有很多人都愿意到中国打工。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有几百人过来打工了。这一次,他们从缅甸一起偷渡过来的人有几十个,跟他们从同一口岸入境的有二十几个,听说都是到浙江一带打工的,但是入境以后就失去了联系。
缅甸语翻译
翻译:他说他们来打工,一个月给1500,一个月给1500对于缅甸人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已经很高了,因为缅甸本身挣钱很少嘛,一个月可能就挣,五美金十美金左右这样子。从年初,浙江警方就针对雇佣洋黑工,进行过几次拉网式排查,目前,已经有32名洋黑工被遣返回国。就在我们到达诸暨市的前几天,诸暨警方在另一家工厂,发现了28个来自越南的洋黑工。这28个人是被当地一个叫杨铁峰的企业主招到自己工厂务工的。
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大唐镇派出所副所长 蔡天野
蔡天野:他可能误以为到这边来之后,能够办出相关的手续,所以就是先可能招过来,找过来了,也不单是招,就过来了,过来了发现这群人可能就无法使用。他就是杨铁峰,三个月前,他去越南谈生意的时候,雇佣28个越南人,并带回浙江打工。杨铁峰透露,他并不知道使用洋黑工违法,当时在越南,有中介公司介绍越南工人薪酬比较低,自己的工厂又缺人,这才动了心。
诸暨双金针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杨铁峰
杨铁峰:有一些中介公司,有一些他们有主动的一些沟通也有。然后里面认识了一个姓袁的,叫袁秀英小姐。当时她说已经很多人了,我说不行,你先少部分人,我先试试看。担心这些缅甸工人在国内工作的合法性,杨铁峰最终从报名的几百人中只挑选了28个人。诸暨市大唐派出所调查发现,这28个越南人入境时都办理了一个月的旅游签证,以旅游的名义从友谊关入境,之后便被杨铁峰接到浙江的企业上班。
诸暨双金针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杨铁峰
杨铁峰:以前我们到外面去打工,那现在我们感觉到我们中国条件好起来了,经济繁荣了,也可以到,外国人帮我们来打工。当时感觉到这东西还挺高兴的,外国人都帮我们来打工来。还有这种自豪感,还有这种。不知道这个东西。出入境管理都来了马上调查这个事情。一打听说我这里有这么多人,他们就吓了一跳,他说你个(买卖)是不对的了,我说有这么多人,我想用,他们说绝对不行这些。
由于这次非法使用洋黑工,杨铁峰被公安部门罚了款。
记者:罚了多少钱?
杨铁峰:好象两万多吧,从杨铁峰的介绍中,我们得知,金融危机过后,诸暨县的代加工生产重新开始繁忙起来,但是普工招聘一直很困难,很多企业遭遇到了用工荒,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不少越南、缅甸的工人偷渡入境打工。但是到底有多少人进入浙江,当地劳动部门表示,洋黑工都是秘密使用,整体数据难以统计。为了了解情况,我们联系到了在越南给杨铁峰介绍工人的劳务中介负责人阮秀英。
越南劳务中介公司负责人 阮秀英
阮秀英:我是越南的。有很多,我们这边,应该工人有很多,我们很低的。我们工人在越南是工资比较低,每月大概只有60块美金。工人薪水很低。因为你那边也(缺工)嘛,而且我们工人这边也很想到那边赚钱。阮秀英告诉我们,在越南,介绍工人到中国大陆打工的劳务中介非常多。有的是组织偷渡,每名入境人员大约收费100-500元。有的是通过旅游签证的方式入境,通过这个方式,每介绍成功一个人,中介收取300-800元的介绍费。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他们公司往中国输出的工人大约400多人。而他们公司在越南只是一个小型的劳务中介。
越南劳务中介公司负责人 阮秀英
阮秀英:很便宜的,真的。因为我想了一个办法给他们,因为对中国,那个薪水还比较低,比别的国家比较低的,所以我们收费用都很低的,
记者: 有多少家公司跟你在接触,还有这些公司它是在什么地方?
阮秀英:(听不清)南宁省有很多工厂,珠海那边也有很多工人。
根据公安部的规定,凡属非法入境或非法居留的外国人,不管是否在联合国难民署登记,滞留地公安机关都要“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遣送一个”。有身份证件的直接遣送;无身份证件的,在与有关使馆交涉认定国籍、签发证件后遣送;国籍无法认定而无处可送的,按《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进行拘留审查,直至国籍认定遣送出境为止。从这些详尽的法规中,不难发现,每遣送一名洋黑工,我们国家都需要付出不小的成本。可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洋黑工进入国内呢?
国内相对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和相对较高的工资收入,推动了越来越多的洋黑工到中国来打工挣钱。但这些打工者非法偷渡入境后,一无证件、二无语言,人生地不熟,他们怎么在中国找到工作呢?我们的记者决定到洋黑工流入的一个重要源头—广西东兴市去探探究竟。这是广西省东兴口岸,位于中越边界。这条叫北仑河的河流,大概有10米左右宽,横跨在河上的北仑大桥把中国广西东兴市与越南广宁省芒街市连为一体。记者在河边随处可见越南边民推销自己的商品。但是记者注意到,边检站空无一人。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记者来到了口岸旁边的越南街,据知情人介绍,这里很多老板是往来于越南的生意人,很多入境打工的越南人就是在这里被接到浙江等地打工的。
东兴越南街商铺老板
老板:越南人过来时有的,广东那边很多都是越南过去的,越南人比较安分啦,比较安分守纪啊。
这位老板是本地人,记者说要招工,他告诉我们一些越南语翻译机构在招聘境外工人,可以去那里看看。
东兴越南街老板
老板:教越南语的会有办法,关键是价钱,谈得拢就可以。发现的话肯定遣返,但是你自己要注意一点,简单语言学一点,去外面不要太张扬啊。一般情况下都没事的,
按照龙老板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这家位于新华书店边上的越南语培训机构。
东兴越南语培训机构负责人
负责人:招10几个人没问题,关键得一步一步来工作人员向我们透露,招几个越南打工仔并不困难,他们可以到越南摆摊设点进行招聘。但按照规矩,招聘之前,我们先在他这里报名学越南语,学费300元。
 摩托车司机告诉记者,东兴这边最近已经遣返了好几批越南劳工,风声紧。据他说,自己就有朋友专门做帮助国内用人单位到越南招聘的工作。如果我们想招聘工人,它可以帮我招聘一些。
东兴摩的司机
摩托车司机:很多是去广州,去广州深圳这边多。他们一般都是偷渡过来嘛。去那些工厂打工,你不可能办证,办证以后,办证得花钱啊,花钱,你办证的话只能办三个月,这样的,你会办嘛。越南人1千可以了。1千就可以做了。是这样的。尽管我们在东兴的调查也只是短短几天,但通过这些采访我们发现,现在组织外国打工者偷渡入境,非法务工,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链条,不仅有专业中介负责在境外招工、过境,还有人专门负责联系国内企业。这样一条地下产业链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利益呢?
诸暨市大唐镇被称为“国际袜都”,全镇大大小小的企业加起来1万多家,大部分从事袜业。记者了解到,这些年大唐的袜厂主要做国外订单,属于典型的外向型经济。而随着金融危机的到来,大唐袜业也遭受了残酷的打击,部分企业倒闭,工人被迫回家。自今年开春以来,随着外部环境的转暖,订单的增量猛然间高过危机前的水平。
企业厂长 蒋伟星
蒋伟星:现在一个月800万,到目前为止已经接近4千万的定单接下来了。蒋伟星所在的浙江欧威袜业有限公司在大唐镇算一家中等规模的企业,据他说目前订单量还在增加。而增加的订单依靠全厂200来人生产,就是24小时连续工作也做不完增加的订单量。
企业厂长 蒋伟星
蒋伟星:那我们尽量单子往外排嘛就是这样,借助外围力量。大唐市场也很大的,包括定型包装那块每年很多的。
记者注意到,蒋伟星所说的私人企业就是像寿厂长这类的家庭作坊式工厂。由于大企业把自己完不成的订单分包给这些家庭企业,就造成了这类企业的遍地开花,用工需求也随之旺盛起来。
袜子厂厂长 寿国平
寿国平:你看我自己,我自己,我是老板,你看我像老板的样子吗?天天自己干嘛。而处于整个商业链条的最低端,寿厂长他们利润微薄。据他说,他夫妻俩开的这个厂光景好的时候能赚到一个月8000元,而光景差的月份则只有3000左右。记者在大唐镇最大的袜业市场了解到,一双普通的袜子只能卖到几毛钱至一块五不等,而生产的成本一双袜子4毛到5毛左右,占去了产值的一半以上。
诸暨双金针纺织品公司工人
记者:赚得多吗?
工人:不多。
记者:是不是意味着要跑量,就是量越大赚得越多。
工人:那是。
要想跑量就得增加人手,要想扩大利润空间就得压低工人工资。而据记者在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了解到的信息,浙江省为了缓解招工难出台的最低工资标准已经提升至1100元/月。
记者:张浩,男孩子名字,夜餐57,绩效工资503,全勤奖,加班费,高温补贴,你们还有高温补贴啊。880就相当于基本工资了对吧。
工人:总共两千多。
诸暨双金针纺织品公司工人
工人:在大唐这边的袜厂,两千都有的。
记者:你一个月多少?
工人:我这个月三千多块钱。
杨铁峰坦言,他之所以准备雇佣28个越南人,是看中中越两国工资的差距。在越南,普通劳动力月工资只有400块人民币,而杨铁峰给他们的工资接近1500。而招一个国内的熟练工要2000多元。
诸暨双金针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杨铁峰
杨铁峰:用中国人和外国人有两个区别,第一个呢因为毕竟他家里近嘛,可能偶尔的农忙季节什么季节他要回去,那他回去肯定对你厂里甚至有一些影响的,那么越南工人相对讲他有一点比较好的,他一年就不会回去的
企业基于各种考虑而使用外国劳工,而对于政府主管部门来说,态度截然相反。记者从诸暨市公安局出入境了解到,诸暨先后展开了三次针对外国人在诸非法就业的专项整治。目前共发现此类外国人36名。专管此项工作的赵国均告诉记者,此类人员在诸暨的数量目前到底有多少,他们调查起来难度很大,但从最近几次检查来看,雇佣洋黑工有扩大的趋势。
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巡视员王国益
王国益:经济利益驱动,比方我办了一个企业,我自己有一个小作坊,这么一间,你生产可能就是10来万,我是几十万,那么我招那个工资太高的人,我利润就少了,我招如果原来是要1400,现在只要700我就省下了800了,这800全是利润啊。
国内劳动力紧缺,劳动力成本上升,直接导致一些企业不惜冒着罚款的风险,雇佣那些非法入境的洋黑工。特别对那些利润微薄的加工制造企业,压低一点人力成本,就意味着利润的上升。这个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新现象,尽管现在只是一个苗头,但给有关管理部门却提出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
王大伟:在现阶段它还不是潮流,它只是苗头或者个别地方有所察觉,这是一种现状,但是现状已经该引起我们的充分的重视。不是说他非法入境之后他形成规模了我们再去打击。
解说:数据显示,1998-2001年间,非法穿越边境到广西的越南人估计在6万人左右。2007年,珠海市警方查处了7宗113名越南人非法就业案件;2008年以来,广东省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云浮等地的出入境管理部门均连续查获非法入境、非法就业的越南人。2008年2月28日,广西靖西县查处8名非法入境、非法就业的越南人。2010年第一季度,广东省公安厅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仅今年广东省查处的非法就业的外国人达154人。近两年来,海南、福建、浙江等地出现了外国人非法就业事件。王大伟教授认为,由于洋黑工的隐蔽性,实际上进入中国打工的养黑工,数量远远多余官方统计数据。由于来自越南、缅甸的工人薪酬要求较低,在目前很多地方发生用工荒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形成一股潮流。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
王大伟:一个是挑战了中国出入境管理的法律,第二是挑战了我国的税收政策,第三挑战了我们人才的资质政策,最后一个又挑战了我们的治安管理。
 在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巡视员王国益看来,在现阶段,中国的劳动就业形势并不乐观,2009年年末,全国实有城镇登记失业人员921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3%,已经达到了1998以来的最高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洋黑工一旦大量涌入中国,对中国的低端劳动力市场来说是个很大的考验。
 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巡视员王国益
王国益:我觉得不能放开,我们中国不缺人,这不能放开,放开就是两种人可以放开,一个高端人才,第二个高技能人才,这两个可以放开,其他人不能放开。
王国益告诉记者,虽然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于境外人士入境工作比较宽松,但实际上,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个国家放开过低端劳务市场。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
王大伟:我个人倾向还是应该从严。这个历来大禹治水堵和疏要结合,那么我们纵观世界对于外来打工和非法移民、人口走私都是持严厉打击的态度,所以你看周边的这些个国家和世界整个的关于这个外来打工的政策都是非常严格的。
半小时观察
尽管专家都建议对洋黑工的打击应该从严,但除了公安部门一次次突击检查,恐怕遏制洋黑工现象蔓延更有效的办法,还是在于如何扼制国内企业对洋黑工的需求。国际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一些无品牌、无技术、无渠道的中小加工企业。它们过去那种低成本、低工资、低利润的赢利模式,在危机后的经济环境中已经难以为继。于是,一些企业就把目光转向了境外,希望把境外的低成本劳动力非法引入国内,继续维持过去那种赚钱方式。正是这些企业创造了一个畸形的劳动力市场,它们才是导致洋黑工蔓延的根源。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