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10余人出国务工遭雇主克扣工资被困俄罗斯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12-27]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市民纪先生报警称其父以及10余名劳务人员被困俄罗斯。据纪如友称,他在俄不但被雇主克扣血汗钱,还挤住集装箱,天天吃土豆和米饭,现在饥寒交迫,眼看就要断炊……

  近日,南通公安发布微博称,该局接市民纪先生报警称其父以及10余名劳务人员被困俄罗斯。记者了解到,“江苏2人”分别是如皋的纪如友、海安的景东升。据纪如友称,他在俄不但被雇主克扣血汗钱,还挤住集装箱,天天吃土豆和米饭,现在饥寒交迫,眼看就要断炊……
  近日,南通公安发布微博称,该局接市民纪某报警称其父以及10余名劳务人员被困俄罗斯。经查,其中江苏2人。“据纪某反映,出国前约定月薪7000元人民币,但半年多务工只领到1万余元。近日,俄罗斯天寒地冻无工可做,这10多人发现当时办理的系旅游签证无法回国。博主提醒广大市民出国劳务要谨慎。”
  记者了解到,“江苏2人”分别是如皋的纪如友、海安的景东升。据纪如友和已回国的民工称,在高薪的诱惑下,他们都上了中介的当,在俄不但被雇主克扣血汗钱,还挤住在集装箱,天天吃土豆和米饭。 “如果想回来,雇主让家里打钱过去才放人。离家那么远,遇上事情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纪如友等人是如何出国务工的?在俄罗斯,纪如友究竟遇到了哪些不幸遭遇?新年将至,期盼回家团圆的他,能平安回来吗?连日来,快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深入调查。目前,经记者联系,我驻俄大使馆已介入调查处理。如皋公安、商务部门也正在积极协调处理此事。
  控诉  “我爸想回家”
  “黑中介,真害人!”正在安徽打工的纪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的父亲纪如友到俄罗斯打工,钱不但没挣到,还难以安全回来,这让他担心不已,生怕父亲在异国他乡出了意外。“他说自己能耗着,可是对方不给钱,也不让干活了,万一他带去的钱用完了,那可怎么办啊?”
  纪先生说,他的父亲原来在老家一直打散工,干瓦匠。当他的父亲看到如皋中飞劳务公司招工宣传时,便去报名要到俄罗斯打工。“和我的父亲一起在中飞劳务公司报名的人很多,至少三四十人交了钱,但最后成行的只有我的父亲和海安的景东升。后来,我才打听到,景东升和中飞劳务老板许秀忠还是有亲戚关系的。”
  “到了俄罗斯,打工情况并不像中介说的那么好。”纪先生说,他的父亲报名时交了7000元,后来,又交了1.9万,但在俄罗斯干了9个多月,只拿到不到2万元,与以前每月保底7000元差距太大。如今,他父亲向雇主要钱不给,反而被说是在俄罗斯不好好干活。
  据纪先生介绍,很多和他父亲在俄罗斯打工的其他地方人,去了不久就陆续回来了,而且都称“被骗了”。“这些人回来也被说是不好好干活的,这怎么可能?老板不按合同给钱,大家等于白干,谁还愿意这样被欺骗?离家那么远,遇上事情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纪先生说,他的父亲打来电话说了那边情况后,他找中飞劳务公司老板许秀忠才知道中飞劳务公司早被关闭了,许秀忠也离开如皋常年不在家。“我靠电话和他取得联系,一直见不到人。听说他现在好像在南京又开了一家劳务公司。”
  “我爸现在想回家,那边雇主欠他钱,不仅不给,还要我们再打500美金过去才能让我爸离开。”纪先生称,只要一天不打钱过去,那边雇主就要扣他父亲10美元/天。“我求助如皋警方,警方说正在调查,但这不是一个部门就能处理的事情。”
  纪如友到底遭遇了什么?
  挤住在集装箱  吃土豆加米饭
  电话中,纪如友的声音很低沉,充满了哀伤。据他回忆,2009年2月,他是在电视上看到许秀忠公司打的招工宣传,顿时被高薪待遇深深吸引,于是很快找到中飞劳务报名交了7000元。“报名时,许老板说在俄罗斯做瓦工,打工3年,一年可挣10万元。因办护照和签证等,2009年11月,许老板又让我交了剩余的1.9万元。直到今年3月,许老板才说让我准备从北京去俄罗斯。”
  纪如友说,到了北京才发现只有他和海安的景东升两人。在北京,许老板介绍的雇主方代表张磊给他打了一张2.6万元的总收据,并签了合同。“合同是张磊弄好了的,他说要出国打工必须按照合同上做,然后让我们直接签字。”
  到了俄罗斯,纪如友和景东升被安排到莫斯科农村干活。“招的是瓦工,也做瓦工活,可包吃包住不尽如人意。”纪如友说,多人挤在一个集装箱内,每天基本是土豆加米饭。
  纪如友还透露,在俄罗斯,有两个包工头安排他们做事情,一个姓续,一个叫孙小海,都来自国内。
  拿到的钱缩水  不干活倒扣钱
  “呜呜……太欺负人了!我是来干活挣钱的,他们不给钱,我才不干的……”说着说着,纪如友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在电话那端哭泣不停。
  他说,自3月至今干了9个月,雇主才给他发了近2万元的工资,这笔钱还是雇主打款到他老家的。“近2万元,如果按照合同约定只能算两三个月的,这一点钱让我无法接受。我要钱,他们不给,我迫不得已才停工不干的。”
  据纪如友称,他不干活,向孙小海要钱时,对方告诉他,“要钱?我就让你在这里耗。”可这一耗,纪如友陷入了绝境,“土豆也没新鲜的吃了,只送些馒头来。还要扣我每天10美元的住宿费等费用。”纪如友称,他交付的2.6万元中包含往返机票费用。如今,他要回国,雇主不但不给买机票办手续,还要他家里打钱过去。据纪如友说,他刚到俄罗斯,护照、签证等都被雇主拿走了,“没有证件,又语言不通,我真是寸步难行。”而且,他身边现在只有一名河北民工,“他们把景东升调到别的工地去了。”
  换点钱买衣服  没吃的去讨饭
  出国前,纪如友带了3000多元人民币,以备应急。他说,自己很庆幸,否则一天也撑不下去。“老板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给,也不让干活了。这边天气异常寒冷,不久前请了工地上俄罗斯人帮忙把一部分钱换成卢布,用来买棉衣穿,买烟抽。”
  12月19日,纪如友哽咽着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孙小海让他自己去买火车票回国。“我只知道自己在莫斯科,究竟在哪里,我也不清楚,语言不通,不认识路,我自己怎么回国?”
  “我打了许秀忠和张磊几十个电话,他们都不接,一定是故意躲我的。”纪如友称,他想在俄罗斯讨回公道,却不知怎么办。
  12月20日傍晚,当记者再一次联系上纪如友时,其称,他现在打续某的电话,续也不接了。“馒头还是多天前送来的,我现在没得吃,就向附近的俄罗斯人讨饭。”
  12月21日上午,记者又一次联系纪如友时,他再一次哭泣,称雇主孙小海前晚把跟他在一起的河北工友带走了。“来带人时,话也不跟我说。待我追出去问他,他才回了一句‘等公安局来帮你解决问题’。”
  不愿躲避检查  挨了一顿拳脚
  昨天下午3点半左右,记者突然接到纪如友从俄罗斯打过来的电话,电话那端却是“呜呜”哭泣的声音。记者劝说一番后,他才稍微稳定情绪说,“我刚被打了。”
  因纪如友手机话费所剩无几,记者随后挂断电话,给他打了过去。据纪如友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工地上的俄罗斯人告诉孙小海,当地警方来工地住所检查“没有身份的人”。为了防止他被警方抓到,孙小海让其躲到旁边的垃圾堆去,“可是那里又冷又脏,我不想去,工地上的俄罗斯人就动手打我。”挨了一顿拳打脚踢后,所幸伤势不大的他迫不得已到附近找地方躲起来。
  “孙小海一伙人知道我家人向如皋警方求助后,很不高兴。今天,他在电话中冲我吼道‘让你告,你继续告,我不怕’。”纪如友伤心地说,他身上只剩2000多元人民币,但是人民币在他居住的农村地区无法使用。“我还是把衣服卖了,好不容易才换到2000多卢布。现在没人给我送吃的,连馒头都没了。再熬下去,我连讨饭都讨不到了。”
  纪如友说——发现上当受骗后  不少人提前回国
  “像我一样来挣钱的人一批又一批,可没有多少人能干长久的。”纪如友称,“出国前说好了会给我们办打工卡,可到了之后却并没办。他们靠拉人头挣钱。12月19日,这里又要来8个新人了。”
  据纪如友说,去俄罗斯不久,辽宁锦州一次来了15个民工,有8个人发现上当后提前回国。两个月后,剩下的7人也走了。“老板告诉我,他们干活不合格,拿了工地的材料去卖,然后偷偷走了。”
  “我没有早离开,是被扣的钱太多,我想讨回来。”纪如友称,如今,他的家人向政府部门反映他的不幸遭遇,却被许秀忠反咬一口“不好好干活”,“如果真像中介说的那样,为何很多人来了不久便离开了?江西南昌的龚建民等3个人,打工3个多月就回国了,不仅钱没挣到,还亏了不少钱。”
  提前回国的民工啥感受?
  已回国的江西民工龚建民说——寄过来9000多元,他们才放了我们
  龚建民是江西南昌人。今年8月,他和老乡一共3人到俄罗斯打工,与纪如友一同工作过。12月13日,他和两名老乡返回国内。
  据龚建民介绍,今年8月,他和老乡是通过北京汽车站附近一家中介到俄罗斯的。当时,中介对其承诺,到俄罗斯做瓦工,期限两年,每月保底工资7000元,做得好的话每月至少八九千元,而且吃得好住得好,到了俄罗斯便给办理打工卡。此外,往返机票都由对方提供。“中介要交钱1万多元,我先给了7000多元报名办手续,请求剩下的钱到俄罗斯打工后从工资里扣除,对方答应了。”
  龚建民说,他和中介签了合同,但合同是在临上飞机时签的,具体什么内容都没来得及看。他和纪如友虽是不同中介介绍的,但在俄罗斯却是同一老板。“其实,这个老板并不是什么真正的老板,只是个小包工头而已,工作并不稳定。更没想要住集装箱,天天吃米饭和土豆。”龚建民称,他和两名老乡在莫斯科干了3个月,他才领到3000多元,与中介当初的承诺工资差得没影,“还不如我们在国内挣得多。”
  “我们发觉上当受骗了,要求结算工资,并让包工头买飞机票给我们离开,然而包工头不理会我们。”龚建民说,包工头将他们的护照等扣在手里,要求其家人寄钱才能走。“只要我们不干活,包工头就要生活费、住宿费、保护费等,合计每人一天要给他近10美元。”龚建民称,无奈之下,“我们3人家里寄了9000多元过去,他们这才放了我们。”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