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江苏海门“非法劳工”讲述受困俄国50天惊心经历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1-03-20]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春节前夕,海门建筑工人放弃团圆赴俄罗斯打工,才干6天活儿,警察找上门,被押看守所,一顿仅发一片黑面包,近1个月后,被遣送回国。经查,众多民工都是经中介持俄罗斯旅游签证打黑工。

陈一松的记录本
陈一松的记录本
被俄罗斯警方关押后,朱建冲一天三餐只是这样的三片面包
被俄罗斯警方关押后,朱建冲一天三餐只是这样的三片面包
村民焦灼等待远赴俄罗斯打工的亲人
村民焦灼等待远赴俄罗斯打工的亲人
春节前夕,海门建筑工人放弃团圆赴俄罗斯打工;
才干6天活儿,警察找上门;
被押看守所,一顿仅发一片黑面包,近1个月后,被遣送回国。
 
        “交1.5万元,可赴俄罗斯从事建筑工程打工两年,月薪7000多元,回国后还能拿回8000元押金。”俄罗斯务工人员、南通海门人陈一松被老板安排回国招工。面对如此宣传,许多民工顶不住高薪诱惑纷纷欲出国捞金。其中,28名民工在他的介绍下分批出境,还有近70人已交钱办了手续整装待发。然而,众民工到俄罗斯后发现“上当受骗了”,他们所持的不是务工签证,而是旅游签证。刚到俄罗斯不久,部分人员便遭到俄罗斯警方关押。
        目前,28人中,已有4人回国,9人买好了3月20日的回国机票,还有15名老乡回国之路困难重重。
        从出国到回国,是惊心的50天。“他们有的躲在旅馆里,有的仍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生活条件很差,只能吃黑面包、喝矿泉水果腹……”据悉,海门市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处理此事,并将协助务工人员陆续返乡。
春节前夕,丈夫赴俄打工
        3月16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海门临江镇玉丰村。此时,村民朱建冲的家中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这些村民几乎都有亲属到俄罗斯打工,但现在被困无法回国。在他们看来,已经到家的朱建冲很幸运。据临江镇稻香村村民王娟说,她的丈夫朱卫岗,今年41岁,是名建筑工人。今年年初,经当地曾到俄打工的陈一松介绍,于1月22日前往俄罗斯。“以前在家做活大约一天能挣80元,听说去俄罗斯能有233元,7000元一个月,而且包吃包住。”
        “人家春节都是一家团聚,可为了多赚点钱,我丈夫在春节前十多天出国了。没想到出国打工手续不合法,拿到的签证是旅游签证。现在钱没赚到,人也没了音信……”王娟说,和丈夫一同出国的有15人,加上已在俄罗斯的共有38人。目前,仅有5人于3月13日回到国内,其他的人要么躲在旅馆不敢外出,要么还被关在看守所里。说着,王娟失声痛哭,身边多位村民见状也跟着哭个不停。更让她担心的是,“那边的人都称没见到我丈夫,可老板说他和那五个人已经一起回国了,但根本没有。”
        “临江镇立周村19组施忠涛也到俄罗斯打工,他父亲听说儿子的遭遇后,病情加重快不行了。”村民袁先生说,他们曾让立周村村委会打了个报告,寻求政府帮助,目前尚没有说法。据在场的多位村民称,他们都接到电话,被告知家人被俄罗斯警方羁押的消息,但现在却很难联系上,不知那边具体情况,这让他们担心不已。
才干6天活,警察找上门
        “国外不是天堂,钱也不是好赚的。”朱建冲拿出手机打开一段视频,画面中一个房间内是大通铺,众多务工人员分成几排挤在一起。朱建冲告诉记者,他和朱卫岗是同一批去的俄罗斯,他在圣彼得堡一建筑工地上负责打混凝土。才到俄罗斯,他们就发现不对劲,“外面冰天雪地的,活根本不好干。住在工地上,15个人只有两条被子盖,冻得要死。与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之前通过中介公司出去的几个老乡。”除了住宿条件差,吃也吃不好。朱建冲称,他们吃得很单一,每天都是卷心菜和鸡骨头烧的菜。一位打工者说,鸡骨头上连个鸡丝都难找到,不想吃也得吃。
        “介绍人说包吃包住,谁能想到是这样的状况。”朱建冲说,在国内打工,他从没遇到比这更差的吃住环境了。在圣彼得堡工地刚干了6天,朱建冲等人就出事了。
        2月14日,老板告诉他们,俄罗斯警方要来抓人,要他们马上先逃跑,逃了之后再商量怎么办。“我们这才知道自己的签证不是劳务签证,而是旅游签证,并且早已过期了。”
        “我和另外4个人没有跑,朱卫岗等人听了老板的话都赶紧逃了。”警察很快就来了,工地上一片混乱,连同他在内12名没走的务工人员经检查后,被抓住带回警局调查处理。当天,朱建冲等5人被遣送到了当地移民局,后被关进了看守所。
        看守所内虽然一天供应三餐,可却难以下咽,时常不吃饿肚子。“一天只给一瓶矿泉水,一顿发一片面包,想多喝水都困难。”随即,朱建冲提出行李,从一塑料袋中倒出10多片黑面包,“这些是实在吃不下,带回来的。”在看守所艰难地过了近1个月,3月13日,朱建冲等5人乘飞机被遣送回国。从出国到回国,这50天的经历让他们不忍回顾。
拆东墙补西墙
        张善良是和朱建冲一批去俄罗斯的,13日也一起回来了。“45岁的人比75岁的都要老,”村民们形容他。张善良胡子很长,头发也已斑白,显得异常疲惫。“以前不是这样的,去了几个月俄罗斯就成这样了。”有人介绍说。张善良拿出手机,给记者展示了看守所内的画面。据了解,这次一起回国的是金永春、金凯、金冲石、张善良、朱建冲五人。其中金永春、金凯、金冲石是去年9月25日和陈一松一起出的国。虽然不同时间去的俄罗斯,但都在同一个工地打工。金永春告诉记者,他在俄罗斯大约干了3个月的活。到了去年12月底,天寒地冻,便无活可干了。
        “过几天就换个工地,可还是没有活。”金永春说,之后他就被抓住,与朱建冲等人被遣送回国。让金永春觉得安慰的是,他拿到了“工资”,“1.7万多元,还差点加班费。”金永春称,工资是直接打到卡上的。不过,他后来才得知发工资的是陈一松,“坑人啊,他发的钱是别人出国交的费用,这分明是东窟窿补西窟窿。”
打工者回国帮忙招人
        朱建冲、金永春等人提及的陈一松,是海门悦来乡人。据打工者回忆,陈一松招工时说,“老板”承诺只要交1.5万元,由“老板”领去俄罗斯打工。其中1.2万是押金,3000元是办理护照等手续的钱。两年后回国可退还8000元。“陈一松曾经去俄罗斯打工两年,赚了一些钱,因此,我们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在朱建冲等人的帮忙下,记者见到了陈一松。他从一个鼓鼓的公文包中掏出笔记本,记者看到上面记满了出国务工人员所交的一笔笔费用。
        陈一松说,凡是他介绍出国的,他都详细做了记录。“海门、启东共有97人,大多是海门人。有28人去了俄罗斯,其余近70人在得知出事后,就暂停出国。护照都办好了,我还没发给他们。”
        “2006年,我通过上海建工局曾到俄罗斯打工两年。”陈一松说,当时,打工工资没有现在高,约6000元/月,他两年只赚了6万多元。他向记者出示了护照,证明当年的确去过俄罗斯。去年9月,陈一松还想再去俄罗斯。“9月25日,我通过海门一家中介介绍去了俄罗斯。这一批共有10人,都是海门和启东人。”
        “老板有两个,都是上海人,一个在俄罗斯,一个在上海。”在俄罗斯的老板名叫金德,定居俄罗斯。在上海的老板潘德声,经营一家绘彩实业公司。他在俄罗斯才干了半个月,潘德声便找到了他,要他帮忙回国招人,说现在工人比较紧张,希望他能回国再召集点人过去。而且潘德声承诺,只要招到人就会付给相应的报酬。“我心想自己已经56岁了,总是在国外打工也不是个办法,回国招人也挺好,于是答应了潘德声。”
        陈一松说,在农村招工很顺利。“没多久,我就将其中28人分四批送到俄罗斯。”
        “至于报酬,我现在一分钱也没拿到。”陈一松说,潘德声并没有说招一个人给多少钱。“潘德声口头承诺我,‘老陈啊,你不要担心,钱会一点点给你呢,我保证两年后给你50万,让你造个房’。我也没想到能出事,我介绍出去的竟然都是旅游签证。”
        “我不撒谎,有什么就说什么,我真的也没料到自己会被骗了。”陈一松说,出事后,他才发现自己去年经中介出国的签证也是旅游签证,早已过期作废。
一张一百多万的欠条
        陈一松从包内掏出一张潘德声写下的欠条。欠条的落款日期是3月10日,上面写有:“今欠陈一松招收工人报名费130.9万元,于3月底之前归还。”陈一松解释,这130万元是尚未出国的人员所交,将来要退还给每个人。提及招人的事情,陈一松称,自己起初也有些怀疑,因为出国手续办得太快了。他自去年10月14日左右开始招工,10月18日潘德声就打电话询问招到多少人,他告诉潘德声只招到了六七个人,当时潘德声嘱咐他继续招人,并先安排这六七个人大约一星期后出国。
        “这些人护照也没有,健康证也没有办,会这么快吗?”“老陈,你放心,我有门路的,你到时候只管把人带来就行。”潘德声如此安慰。就这样,听从潘德声的安排,陈一松自去年10月份起至12月共招了4批人,并分别带到上海,交由潘德声在上海办了护照、签证等手续,前去俄罗斯打工。陈一松说,从招人到现在,他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报酬。每次收完押金,都是潘德声安排人和他一起收的。“这些钱大多汇到了在俄罗斯的金德那里。”
        “其中去年11月介绍的一批15人,约20万左右的押金,我没有交给金德。”陈一松说,收到钱一个多月,最早去的一批人喊着要发工资。金德打来电话让他将手上的押金先结算给他们。他便按照7000元/月的标准,发给中介介绍的八九人以及第一批由他介绍去的六七个人。“每个人发了5000元至一万多不等,总共发了十几万吧。剩下的5万,我后来全部汇给了金德。”陈一松说,潘德声让他放心,称金德在上海有三套房子,卖掉其中一套就够偿还工人们的钱了。
“不好好干活遭驱赶”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了在俄罗斯的金德。电话中,金德说,“15名工人才盖两条被子?怎么可能,都在造谣、瞎说。”据金德称,务工人员被俄罗斯警方抓去,并非因签证一事,而是“俄罗斯人无法忍受这批从农村来的工人”。“俄罗斯人对他们客气得不得了,暖气什么都供应好好的,可他们不好好干活,还随地大小便,四处扔烟头,素质实在太差。因此给俄罗斯人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加上他们都虚报工种,到了俄罗斯这边很多活不会干,于是就被俄罗斯人整了。俄罗斯人不喜欢他们,就要驱赶他们回国。”
        “他们都是文盲,也不是什么时候想回去就能回去的。”金德说,回国也需要办理签证,何况签证办理也有时间,不可能一次性办完。“正在陆续办理中,今明两天都坐飞机回来了。我不会留他们在俄罗斯,留下干什么呢?这么多人住在宾馆,我如何来开支?”
        金德称,他不会少务工人员的一分钱。“我也不会让他们丢一根毫毛。对于他们缴的押金以及工资,我到时候也会让上海老板一一给付清楚。”金德的说法,遭到了朱建冲等人的一致否认。“我们出国的人中木工、瓦工、油漆工等都有,完全不存在手艺不好、调皮捣蛋的行为。我们以前都在国内很多工地干过,也不会出现不守规矩的现象。”
        “出门的人都知道要守规矩,更何况是去国外呢?!我们不会不注意形象,给国人丢脸的。”朱建冲等人说,去年10月起没活干,一批人就想回国,但遭到了阻拦。因为老板担心他们回来后,一传十十传百,就无法再招到工人。
中介公司也成“受害者”?
        记者了解到,陈一松等10人最初是通过海门市青春旅行社报名出的国,所持的也是旅游签证。3月16日中午,记者来到海门市青春旅行社,只见该店面挂有两块招牌,一块是“海门市青春旅行社”,一块则是“海门市青春国际劳务公司”。在大厅内显眼处,竖立着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招建筑工人前去阿尔及利亚,年薪六七万。
        海门市青春国际劳务公司梁征西告诉记者,关于陈一松等人的事情,他也是受害者,曾经要求上海绘彩实业公司一个月内补齐所有相关手续,但无果。“是绘彩实业公司拿着陈一松等人的护照去上海办理了签证,带陈一松等人出国的。”该说法也得到海门警方的证实。
“押金会想办法还给大家”
        3月18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潘德声。潘德声解释,因为合同工期紧,办理俄罗斯工作签证手续繁杂,一般需要3-4个月的时间,不得已给务工人员办理了旅游签证。“当时担心劳务公司,未告知劳务公司详情。想先让工人过去打工,再办理劳工签证的。”潘德声说,目前,出国务工人员家属们都很担心家人状况,“我很负责地说,我们不是诈骗,他们完全可以放心。至于还有部分押金,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还给大家。”
据潘德声称,自己和金德是朋友,上海绘彩实业有限公司已经开了一年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配合俄罗斯做“双包工程”,即批发装潢材料过去。“实话说,成立至今还没有做过一批建材买卖。介绍工人去俄罗斯打工,原是其个人和工人签订合同,但工人不放心,我们便以公司的名义签订了合同。”
        潘德声说,务工人员被羁押的地方并不是“看守所”。“我们工人没有犯法,怎么会在看守所?那叫遣送站。凡在遣送站必须待满10天才能回国。”
        “务工人员回国的钱都是金老板出的。这几天,他们会一一被安排回来的。”潘德声表示,自己一定会配合好有关部门,让尚在俄罗斯的务工人员安全回国。
务工人员将陆续返回
        据悉,当地政府部门和警方也已经介入调查此事。据海门市商务局副局长王勇平介绍,朱建冲等人出国务工的遭遇,引起了海门市领导和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自接到反映后已介入调查处理。王勇平说,目前,该局正在督促绘彩公司赶快安排人员回国。“我们和上海商务局也进行了联系,同时对企业施加压力。员将会陆续从俄罗斯回到国内,家属不要心急。”王勇平说。海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李明告诉记者,接到赴俄务工人员家属的报警后,警方就立即展开了调查。目前,警方已对陈一松、潘德声两人采取了措施。“若查明属实,则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李明说,3月16日晚,朱卫岗、顾卫平两人乘坐晚间9点半左右的飞机从莫斯科飞往北京,预计第二天中午左右到。“两人并不是如大家所担心的不知下落,而是一直关在里面,所以无法联系。”
        随后,记者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告诉了王娟。3月17日中午,朱卫岗、顾卫平两人到达北京机场。据悉,另有9人买好了3月20日下午2点的回国机票。李明介绍,海门警方也在和商务局进行协调,尽快安排人员安全回国。
出国务工要谨防上当受骗
        南通是劳务输出大市。去年12月底,南通多位民工经中介介绍前往俄罗斯打工,没想交了2.6万元拿到的是旅游签证,在俄罗斯成了“黑工”。经过快报记者与我驻俄大使馆的协调,纪如友得到及时援助,其接受俄罗斯警方处罚后,被遣送回国。
        时隔3个多月,南通又现众多民工持旅游签证赴俄务工受困。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此次俄罗斯雇主与纪如友雇主所称务工人员在俄出现困境的原因如出一辙,都是“不好好干活才出问题”。其实,这两起务工人员在境外被困的关键原因还是,他们均不是通过正规的劳务输出中介办理手续,而且所持的都是旅游签证。为此,这些务工人员相继付出了代价。然而,面对高薪的诱惑,依旧有人“前赴后继”。
        昨天下午,我驻俄大使馆领事部告诉记者,此次南通众多人员在俄非法务工是由我驻圣彼得堡总领事馆负责,目前正在积极协调此事。对于赴俄务工屡屡有人因手续问题被困现象,我驻俄大使馆领事部有关人士说,多起“黑招工”事件多是因为出国手续不全,或者是通过黑中介办理出国手续而导致的。像通过旅游、商务等渠道办理的签证到俄罗斯务工,按照俄罗斯法律属于非法务工,务工者的权益将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一经发现,俄罗斯警方将会对此类人员进行关押或者遣送回国。该人士提醒,赴俄务工人员一定要通过正规的劳务公司办理劳务输出手续,提高自身的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若是出国务工,只有工作签证才是合法的。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