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英国留学移民签证政策改革的背后:谁的“大社会”?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1-07-08]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对于大部分在英国生活工作的外国人来说,边境管理新政无异于一次大规模排外行动。对于留学生来说,如果毕业后失去在英国工作的机会,你至少还能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未来。

  自1997年首相布莱尔上台以来,海纳百川的开放政策为英国带来了十几年的经济繁荣。布莱尔和他的新工党提出适应全球化并推动英国的“现代化”作为执政纲领,为英国带来了超过了300万的海外移民和外籍劳动力。新工党治下英国经济活力的秘诀在于,将产业和教育高度密集化和集中化,高等教育机构能很快将来自各国的留学生输送给企业,这使得外来人才流入不仅仅将英国的高等教育打造成大型人才出口产业,也使英国在许多前沿领域走在世界前列。这些都得益于英国大学教育的实用主义传统,英国也因此获得了吸引外国留学生的一大法宝:即学即用,以及唾手可及的国际化职业资历。
  然而去年“保守党-自民党联合政府”上台以来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却给广大留英学子心头浇了一盆凉水。今年4月,经过反复辩论和修改之后,上议院通过了内政部提出的移民签证改革方案,取消了原先由工党政府设立的留学配套服务PSW (post-study work),即毕业后给予两年的工作许可来方便国际学生求职;与此同时,对高技术人才居留权的门槛也提高到年薪15万英镑,且每年只提供20700个申请配额;而对于海外低薪劳工的大门干脆是直接关闭。
  就业危机引发排外政策
  首相卡梅伦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新政府大刀阔斧的政策是为了解决过去13年来工党政府给英国社会带来的深层次疑难杂症,这个表达含蓄的“深层次”从未被解释清楚到底具体是什么,但在移民管控方面,这显然是在暗示过多的移民抢掉了当地求职者的饭碗。
  对于大部分在英国生活工作的外国人来说,边境管理新政无异于一次大规模排外行动。对于留学生来说,如果毕业后失去在英国工作的机会,你至少还能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未来。但对于“准移民”却是不折不扣的沉重打击,试想一下,许多依据旧政策计划扎根于英国的外来劳工,已经将自己的财产、工作和家庭安置于此,期盼领到永久居留权,好些人已经快熬到头了,如今却陷入不得不全家卷铺盖回老家的境地。
  单单从经济角度来讲,新政策对中小企业和各大商学院的打击可能将是最大的潜在隐患。英国商学院能在欧美同类高校中保持竞争力的一大特色,便是其无与伦比的国际化程度。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是布莱尔的“新工党”政府带给英国经济的一大国际化遗产。从商学院到中小企业,这种宽松的国际化风气在观念和资金上,都为英国经济带来了活力。然而如今下调了20%的工作签证配额,对于一向依赖外来人才的英国商学院来说,犹如被猛割一刀。
  政客的手段通常是选民意志的反映。时下在对过去13年“新工党”的移民政策的评价中,最常听到的词是“失控”和“难以估计”。根据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的报告,从1997年开始,布莱尔和布朗政府的宽松移民政策给英国带来的外来人口可以填满3个伯明翰;每4个工作岗位里会有3个被移民拿下;将近50万移民子女被送往当地小学就读。报告结论是:新工党的移民政策是自撒克逊人入侵以来一千年里不列颠岛所面临的最大规模外来人口涌入。
  这样的报告虽说具有明显的言论导向性,但绝非空穴来风。在伦敦二区以外的地方(相当于中国上海的中环),你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正身处一个欧洲国家,芬斯伯里公园(Finsbury Park)附近的社区街道上几乎难以见到一个白种人。排外虽然是英国政治话语里的禁忌区域,但当就业危机真正来临的时候,任何人都难以给出一个令人十足满意的说法来证明大量移民不会给本土劳动力带来竞争威胁。我认识的一些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当地人都认为联合政府的举措过于粗暴,甚至承认相比兢兢业业的外国雇员,现如今的英国青年无论在能力还是态度上都表现得很让人失望,因此如果失去大量外国劳动力,英国人反而会丧失更多就业机会。然而,在归咎于他人与自我反思面前,大多数人都更有可能倾向于前者。
  “大社会”会否走向封闭?
  当前执政的保守党所面临的无疑是一盘很大的赌局,首相卡梅伦用行动展示了自己的决心:坚决贯彻保守党历来敢做敢赌的作风,用快刀斩乱麻式的激进政策来解决前政府遗留下来的问题。从上台伊始一系列招来骂声不断的财政削减计划,到如今的签证改革,新政府几乎是在直接地向外界传达一个强烈讯号:复苏英国经济得让一部分阶层先富起来,甚至不惜牺牲更多人的利益。类似的赌局,撒切尔夫人在上世纪80年代赌赢了,当时的保守党顶着失业率直线上升的政治风险,一往无前地向国有化动刀,被舆论指责是牺牲公平换取经济利益。如今同样背负着“不择手段”的骂名,卡梅伦在5月下议院的例行辩论中指出,数据显示联合政府上台的一年里英国经济已开始明显好转。坐在反对党席位上的工党领袖小米利班德则立马反驳说,卡梅伦在自己的上流社会圈子里呆得已经不识百姓疾苦了。
  保守党施政纲领中的“大社会”(Big Society)描绘了一个彰显社区互助精神,且高效利用而非受制于国家机器和市场力量的英国,充满了古典保守主义的社区情节和中产阶级情调。且不说“大社会”实现的可行性,结合政府对外来移民的一系列不友好举措,这种理想难免让人回想起帝国时代那个等级森严、“圈子”意识浓厚的社会。况且,就连“大社会”理念的始作俑者布隆德(Philip Blonde)自己都承认这个政治概念尚缺乏经济上的可操作性,这就使得保守党的施政纲领看上去更像是打着“还政于民”的幌子,自私地实现上流社会(high Society)的利益。这不免让人担心未来的英国社会在新保守党的影响下是否会走向封闭。
  不过在如此窘迫的政策下,英国商学院目前似乎还不用担心中国留学生的生源问题,据称,伦敦商学院今年收到的中国MBA申请人数比往年增长了16%。现在在中国留学生圈子里,毕业后赶紧回去找工作话题的热度仅次于讨论9月毕业之前去哪里旅行。伦敦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在伦敦,跟着中国人走总能把你带进巴宝莉专卖店,就如同在大学校园里跟着中国人走总能走进商科课堂一样。这句话现在依然有效。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