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办理阿根廷、智利、秘鲁签证经验分享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小山] [日期:12-04-09]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出国旅游,中国护照忒不好使。从巴西出发,我游走了阿根廷、智利、秘鲁、厄瓜多尔和南极,为了办理各国签证,我几度心力交瘁、欲哭无泪,却每每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每个地方都有“我和签证不得不说的故事”。

博客:blog.sina.com.cn/xiaoshan1025  msn:he_len@hotmail.com
        浮生偷得半年闲,在南美大陆游荡几个月,我遇到最大的问题不是缺钱、也不是没时间,甚至不是语言不通,给我困扰最多的是那个出国必备、酱紫封面的小本本——护照。后来跟一些爱旅游的朋友交流,大家所见略同:出国旅游,中国护照忒不好使。从巴西出发,我游走了阿根廷、智利、秘鲁、厄瓜多尔和南极,为了办理各国签证,我几度心力交瘁、欲哭无泪,却每每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每个地方都有“我和签证不得不说的故事”。
玻利维亚政变,巴拉圭没建交 
        我在巴西学习,打算在学期结束后去南美各国游玩一圈。旅行计划很简单:先往南走,再往北上,什么时候钱花光就回国。学期11月结束,从9月份起,我就开始着手办理各国的旅游签证。
        柿子要找软的捏,签证先从容易的办。从巴西出发,阿根廷是我的第一站。因为之前去过一次,我跟阿根廷领事馆的小姑娘已经算是“熟人”。交齐了材料,10天以后顺利拿到“45天、不限入境次数”的旅游签。可惜,好的开端并没有变为“成功的一半”,之后的漫漫“签证路”,荆棘、险阻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玻利维亚领事馆里,领事很无奈:国内政变,有人想要推翻政权;安全起鉴,您最好先别呐。巴拉圭领事馆,工作人员很高兴:欢迎中国人前来旅游,免签。但仔细一问,免签的是台湾,他们跟中国还没建交呢。智利领事馆跑了两趟,第一次去撞锁,原来人家下午3点就关门。第二次去,是一个黑胖的巴西姑娘,她说我们这里级别低、权利小,签证得要1个月。
       巴西人热情友善,黑姑娘见我面露难色,她建议我去里约热内卢,那里的官员级别高,三四天就能办好。我居住的BH市是巴西第三大城市,但是外国城市不比中国,第三大城只有200万人,比京郊昌平区大不了多少,这里外国领事馆不多,尤其是没有秘鲁使馆。反正秘鲁签证也得去里约,我决定立刻动身,兵发里约热内卢。
轻松里约,沉重BH
        里约热内卢是南美洲最火辣、最热情的城市,这里甚至一度成为过欧洲国家葡萄牙的首都。现在的里约以每年2月狂欢节著称,比尔•盖茨等富商名流,都层都曾慕名而来。时下颇为流行的“嘉年华”一词,其实就是由拉丁语中的“狂欢节”音译的。边玩儿边办正事儿,里约之行仿佛很轻松。
        签证的事貌似顺利。秘鲁使馆说10天以后来交钱盖章。智利使馆说要20天——BH的小姑娘不懂规章,办理签证必须等20天。不过,一位腰比油桶还粗的智利老太太告诉我,世界各地的智利领事馆相互联网,如果我等不及,可以到阿根廷领取。两个使馆的工作人员态度都不错,看起来很靠谱。
         办证儿之余,我在里约玩得不亦乐乎。亲近世界最大的基督像;流连在色彩斑斓的殖民古镇;到洁白的海滩上欣赏泳装美女;从高处偷窥一下枪支毒品泛滥的贫民窟……不过这座南美最时髦、热闹的城市,吃住都贵,再加治安状况声名狼藉,我决定先回BH,20天到期后再来。
       时间流转,再赴里约前,我想最好还是先打个电话确认——这通电话打得我愁云惨雾、心急如焚:秘鲁使馆的电话永远是自动应答,告诉你办公时间是几点几点,假装现在是下班时间。智利使馆的电话则无人接听,然后自动跳转成传真。天天电话,天天如此,发邮件更是石沉大海。转眼从里约归来1个多月了,就是联系不上。
外貌是落汤鸡,心情像丧家犬 
        BH不是有智利领事馆么?去问问不久成了。结果再次撞锁,一纸通知贴在大铁门上,“使馆搬迁,新地址xxxx”,日期就在三天以前。无语,只能回去先打听怎么坐车。改天一大早去新地址,是一座5层的写字楼,按了半天门禁没人应答。随便按了使馆邻居,被告知,地址没错儿,但是要中午12点后才来人办公。
        搬家也就罢了,怎么上班时间也变了?只能干等。人说屋漏偏遭连阴雨、人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开始下雨了。这栋楼连个挡雨的檐子都没有,四周只有长长栅栏。当天是周四,周五到周末都不办公。我不想4天以后再来,只能淋着雨干等。时间过得好慢,我感觉自己外貌是落汤鸡,心情像丧家犬。 
        黑胖的小姑娘终于出现,她说办公室刚搬家,电话线还没装好,很抱歉,没法帮你问。回去的路上,“三字经”被我用汉语、英语、葡萄牙三种版本各念了一万多遍。
        11月春光灿烂,学校里的芒果树硕果累累。我递交的资料都成了打狗的肉包子,长途电话费花了100多块,可里约的两个使馆,依然一个自动应答、一个跳变传真。不能再等了,南极在召唤我,大风的潘塔哥尼亚在召唤我,不能再等了。在一个下雨的清晨,我告别了居住9个月的BH,揣着只有阿根廷旅游签证的护照,踏上未知的旅途。
智利未果,秘鲁迷城 
        又见布宜诺斯艾利斯,心情不错。从各个方面说,这都是一座十分“养眼”的城市。旅行指南上说,与其说这儿是一个南半球发展中国家的首都,它更像一座欧洲的古城。阿根廷人被形容为“没落的王孙”,虽然时局动荡让国家经济大伤元气,但是他们依然习惯于讲求品味、享受美好事物。西班牙和意大利文化在这座城市,杂糅出优雅而浪漫,自由中略带颓废的独特气质。
        据说在阿根廷,最勤劳的是牛——只要牛儿努力吃草,阿根廷就可坐享农牧业的利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阿根廷人的主要任务就是“喝红酒、吃牛排、跳探戈”。我们现在说起“新大陆酒”,往往想起智利,其实阿根廷的更好,但是他们不鼓励出口,全部留在国内喝掉。在中国享誉的“巴西烤肉”更像个笑话,巴西的“国菜”是黑豆饭,南美最好的烤肉在阿根廷。
        明媚的春光里,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出现一个眉头紧蹙、匆匆赶路的人,她与街心那些势磅礴的雕塑擦肩而过,却无暇欣赏;她穿过那些16世纪的宏伟建筑,目光却只搜寻门牌号码;古董商店橱窗里可爱的铁皮玩具、精美的欧洲瓷器,都没能留住她的脚步;甚至遇到牵着十几头体型各异犬只的职业遛狗人,她都没多看一眼,只是小心别踩到地上的狗屎。无心、无暇欣赏这美好城市的倒霉蛋儿就是我,不得不为签证奔波。 
        先按地图寻找智利使馆,结果转了8圈,愣没找到。步行20分钟,到市中心的信息亭询问,拿到详细的门牌地址再去,大楼的警卫告之,使馆已经搬家。按新地址去找,居然就在信息亭马路对面,直线距离不到100米!撕一张号码耐心等待,1个小时后轮到我,数据库中没有我的信息,解释是,前段时间有智利的节日,可能官员休假去了。
        我回信息亭告诉他们要及时更新,顺便抄了秘鲁使馆的地址。它在新城区,距离不近。打听好公交路线跑过去,远看大门口很清静,飘着一面花哨的国旗,但是隐约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是使馆没错、可以办签证也没错,但是进一步问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巴拉圭使馆!大门口的旗子不是秘鲁的国旗!门卫很热情,给我写了秘鲁使馆的地址,还给我一大堆巴拉圭旅游资料,“欢迎你去巴拉圭”。
        好在秘鲁使馆不远,只隔几条街。进到馆里,安静得掉根儿针都能听到。一位穿整齐套装的女士跟我解释,我们这里是大使馆,只办理外交大事儿,您这种民间小事儿,得去我们领事馆办,领事馆在老城区。
        到街上我深呼吸,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练了一天竞走,啥也没办成,唯有安慰自己“点背不能怨社会”。眼看太阳西坠,只能期盼明天运气好转。
伤心布宜诺斯艾利斯,圆梦火地岛 
       第二天一早就赶去秘鲁使馆,它在一幢大厦的3层。一进门,我立刻感觉“一个脑袋有三个大”——大厅里黑压压挤满人,孩子哭、大人叫,空气中弥漫着汗味儿和公厕的味道,整个一长途车站售票大厅,还是春运高峰期的。 
         没有叫号机,只能站到队尾等待。整个大厅几乎都是秘鲁人,他们肤色深古铜,头发棕黑,个子不高,但体壮敦实。我站在其中,怎么都感觉格格不入。为什么就没有其他办签证的游客?转念一想,欧美澳洲日本都是免签,南美临国的人拿身份证就能入境,当然遇不到要办签证的背包客了。
        站了两个多小时队,得到的答案让我伤心欲绝,“我们这里不联网,你的申请跟我们这里没关系”。我实在不甘心就此离开,能不能在你这里重新申请?办事的白胖小伙子说,秘鲁的法律规定,申请旅游签证只能在有长期居住权的国家。我拿旅游签证进阿根廷,不可以在这里申请。我眼泪都要出来了,小伙子心一软,说我权利小,你等我把手头儿的事儿办完了,我带你见见我们领导。
        我真的很想去秘鲁。整个南美洲,我觉得“必须”去的地方就是亚马逊雨林和秘鲁的马丘比丘。在巴西已经却了丛林的心愿,难道这次印加帝国的“迷失之城”要失之交臂?煎熬了两个多小时,已过正午,饿得前心贴后背,大厅里总算人数见少。最后,一位高级官员出面,勉强同意对我“法外开恩”,可以在这里申请一下试试,不过要等15天,外加如干书面证明。 
        我垂头丧气、失魂落魄。一不偷、二不抢、三不杀人放火、四不卖淫嫖娼,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背包客,只不过想去你们国家玩儿会儿,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觉得无力、无助,甚至连个可以发牢骚抱怨的人都没有。在高深的国际政局、复杂的法律法规前,我个人小小的旅游愿望,就像地球大气中一个二氧化碳分子一样无关痛痒。走在大街上,曾经钟爱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突然失去了魔力,街上走满轻松自在的游客,我觉得我跟他们不在同一时空。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空气让我窒息,我要逃走,我要去世界尽头,要去没有国界的南极洲!提前一天退了宾馆,买了最近一班南下的长途车票。
从期望到绝望 
        南美洲像一个大粽子,镶嵌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南北跨越大半个地球,粽子的尖角指向南极,而漏出来的几粒米,就是人类文明的最南端——火地岛。一道国境线把火地岛一分为二,一半属于智利,一半归阿根廷。岛上最大的城市是阿根廷的乌斯怀亚,它号称“世界尽头”,是地球纬度最南的城市。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大巴沿着大西洋岸一路南下,看着太阳落下、升起,再落下,我觉得自己有点鲁莽了,因为还有一个大问题没解决。这班汽车的终点叫“里奥戈耶果斯”,汽车只能开到这里,然后乘渡轮过海,再到乌斯怀亚,相当于从广西的湛江到海南岛。 
        问题在于,到火地岛后,公路先穿过入智利领土,然后再进入阿根廷。我依然没有智利签证,能不能这么走呢?其实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但是我一直心存侥幸,只要我不下车,是不是可以混过关? 
        第三天上午,大巴到达了终点站。我拿了行李,立刻蹿到去乌斯怀亚的售票窗口,说明情况。买票的帅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特别找来边防警察问,答案很明确,必须要智利签证才能坐他们的车。
        没空懊恼气馁,我又蹿到信息中心,询问有没有不走陆路的办法。浓妆的阿姨以为我脑袋进水,我的状况,相当于从北京坐长途汽车到深圳,然后换飞机去香港。有船过去,每月一艘,飞机也有,但是价格很贵。
        看看表,现在是周五上午10点多,死马当活马医吧,我立刻打车直奔当地的智利领事馆。领事馆在一个清静的小院子里,一个鹅蛋脸的年轻姑娘帮我去查资料,她长得有点像米开朗基罗笔下的圣母,有种古典美。查了几分钟,不出我所料,依然没有任何记录…… 
        我颓然做到凳子上,36小时的长途汽车让我蓬头垢面、一脸风霜,身上还散发着汗味儿。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南极梦也破灭了吗?
意外的路转峰回 
        古典美女于心不忍,让我等等,她进到里面请示领导。一个帅气高大的老男人出来了,我几乎含着眼泪,用英语、葡语和刚学了几句的西班牙混着解释情况,最后奉上在里约智利领事馆那个水桶腰女官员的名片。
“哦,我认识她,我问问她吧。”老帅哥去拨电话,我注意到他的衬衫的袖口不是普通的纽扣,而是一对精致的袖扣。过了一会儿他叫我直接听电话,对方一嘴浓重西班牙口音的葡语,我很难听懂,但是……我不敢确信,但是我觉得她似乎说,可以给我签证。
        放下电话,老帅哥和蔼地笑着告诉我,虽然智利那边并没有下来批示,但是鉴于我手续齐全、而且也等够了时限,所以今天可以当场给我签证。耶稣上帝圣母玛利亚,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东方女性的温良传统,我恨不得立刻抱着他就亲!
        眼看自己的护照上盖上了一个智利的签证章,我依然有点不敢相信。从BH到里约、从里约到布宜诺斯艾利斯,跨越两个国家、困扰我两个多月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之前听过不少智利人的坏话,他们近代受德裔影响,办事死板、较真儿,不像拉美其他国家人那么随和。但是这次事情和后来的接触,我感觉智利人遵循规章、认真且负责,令人欣赏。
        章盖好了,请交签证费,xxx比索。 手里比索不够,但有美元现金。本来去换钱,但换钱需要出示护照,而护照不交钱不能拿走,陷入死循环。我把我的旅行包、相机电脑都押在这里不成吗?老帅哥摆手说,不成不成,这是规章,手续未完,绝不能把护照拿出去。 
        成也规章、败也规章。我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不知如何是好。他说好吧好吧,我私人跟你换一点美元吧。之后还补充说,记住,我们平时是不这么做的哦!
        好可爱的老头儿。
遭遇“外交对等” 
        深蓝的海水拍打着沙滩上,我弯腰摸摸水,冰凉。我住在乌斯怀亚郊区一家温馨的小旅社里,门前就是海,背后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南极的船票已经买好了,等待登船的日子很轻松,但是也不是无所事事——还得再为签证奔忙。
我需要再去一次在乌斯怀亚的智利领事馆。因为里奥戈耶果斯的智利领事馆级别低,所以他们只能给我20天的签证。我计划从南极回来后,北上去智利一个国家公园,这样算起来,20天的签证虽然能进智利,但是进入之后马上就会到期,我可不想“非法滞留”。
        我旅游指南上说,如果人已经在这里,可以去当地移民局办理签证延期,但是因为手续复杂,收费昂贵,最简单的办法出一次智利领土,然后再入境,就可以拿到3个月的旅游免签期。智利和阿根廷之间有无数口岸,随便往返一次,路费远比续签便宜。 
         这本指南是西方人所写、适合西方人使用。我们中国人不在“免签”之内,出境容易,再入境就难了。签证的事起起落落,我打起精神,再次踏上去使馆的路。心有点儿发虚,因为申请签证必须有离境的机票,我之前都是拿一张机票预订单糊弄事儿的,按那个单子,我现在应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机场,等待乘坐飞往智利首都的飞机。
         跟使馆的人解释了一下整个过程,他们二话没说,直接就给我一张签证费的交费的单子。去银行的路上我脚步轻盈,百思不得其解,为啥这么顺利。虽然再交78美元有点心痛,但是事情太顺利,我有点害怕一次把好运都用完了,以后要倒大霉。 
         使馆的人根本没看我那张早已作废的机票预订单,人家慷慨地给我3个月、无限次入境的签证。我跟他们陶瓷聊天,抱怨说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像世界大多数国家那样免签证,人家正色说,这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执行“外交对等”,智利人去中国要签证,所以中国去智利也得要签证。
        恍然大悟,原来症结在我们自己身上。 
放弃也是一种美德
         登上冒烟的火山,冲下激流的瀑布,去高山追踪神鹰,到雪国拜访企鹅,欢快之中,还夹杂着南极触礁的惊心、长途车丢包的伤痛,转眼我已穿过大半个智利,又到了国境线边,这里的目标是——玻利维亚。
         吸取智利签证的经验,我以为,到边境附近的领事馆也许更好说话,所以我没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多停留,而且直接到荒凉旱地里的一座小城卡拉马。卡拉马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有世界最大的露天铜矿,不过我志不在此,往西几十里进入玻利维亚,就是世界最大盐湖乌尤尼了。 
        个人失误,没计算好时间,到达卡拉马是周五晚上。这里没什么旅游业,干脆每天窝在宾馆里看电视睡觉,好好休整两天。我已经打听过,玻利维亚的内战已经结束,政局稳定,总统坐稳了位子。周一大早按地址找到领事馆,傻眼——
只见大门紧闭,锁上落满灰尘,显然很久没打开过,墙上有一块椭圆比别处干净,估计曾经挂过国徽。从门缝往里偷窥,院子里都有野草了,上帝啊,这个使馆也搬家了! 
         写道这里,我依然有点郁闷。要知道,领事馆是“国中国”,有外交豁免等等特权,搬迁换址不是小事儿。世界上怎么有我这种倒霉蛋儿,一次旅行,居然赶上3次使馆搬家!签证的噩梦又回到眼前,怎一个惨字了得!
门上也没有任何新地址的线索,周围都是长墙大院,没什么人可问。最后我硬着头皮按了最近一户的门铃,结结巴巴用路上学到的西班牙问人家使馆哪儿去了。问了两三家,终于有个明白的姑娘,原来使馆并没远走,就搬到两条街以外。 
         顺利找到,崭新的办公室里挂着玻利维亚总统的照片,是一位穿着传统礼服、斜批绶带的中年男子。他是玻利维亚第一位土著血统的总统,以坚持穿民族风格的花毛衣而著名。办公的是一位金发白肤中年妇女,她面无表情,签证可以办,要等20天。
我暗自叹气,等两天还能忍,20天……只能宽慰自己,放弃也是一种美德。盐湖么,智利也有,虽然不是世界最大的,也是一个意思。
黑脸儿的好人 
         智利是一个细长条的国家,最宽的地方只有180公里,号称火车没法儿掉头的国家。我已经来到这个长条儿的最北边,要攻克“秘鲁签证”这个堡垒。 
         长途车上遇到一个日本小伙儿,一路上难得碰到亚裔背包客,多聊了几句。日本人在秘鲁根基很深,逃亡的前秘鲁总统藤森还是日裔。其实在秘鲁的中国人不少,每20多个人里就有一个中国人,但是政治势力还欠火候。文革那会儿,秘鲁一度与中国交好,但是时过境迁,秘鲁对中国人的签证政策一点也不宽松。日本小伙儿从墨西哥一路南下,跟我的方向刚好相反,互相交换了旅行信息,临别他祝我好运。 
         我真对签证这个事儿烦透了,但是却又实在不想错过马丘比丘。这座印加帝国的古城建在高山之巅,它在西班牙殖民者到来之前就已经被遗忘,而且没有任何文字记载。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印加先民为什么在那里修建这么一座精美绝伦的古城、更不知道,他们后来为何又完全舍弃它。 
         我的旅行指南书上,开篇前言上就是马丘比丘的照片,它几乎是南美洲旅游的象征!为了它,再苦再难我也得上!做好自己的思想动员工作,直奔秘鲁领事馆。 
         我已经对秘鲁领事馆的人满为患、嘈杂拥挤见怪不怪了,这里还有排号机,撕一个纸条耐心等待。两个小时里,我无所事事,就观察“决定命运”的办事员。这里面积不大,只有一个窗口,中年男办事员肤色很深,但又不似黑人,是典型安第斯山地土著肤色。他中等身材,穿着一件非常整洁的粉色立领衬衫,衣服做工考究,腕上有一块精致的“D字”造型手表。 
         窗口只有他一个人,真的很忙,拿文件、送资料、签字、录入电脑、盖章、解释……他表情既不亲切,也不冷漠,动作不是很快,但也一刻不停。偶尔抽空喝口酸奶,动作也是文质彬彬的。我有点神经兮兮,怎么看都觉得他不错,仿佛我对他有好感,他就能给我签证似的。 
         轮到我了,最初的答案跟阿根廷使馆的人一样,秘鲁签证只能在有长期居住权的国家申请。我百般申辩,一着急就英语葡语混淆。他倒是很和气,鼓励我用葡语。顺便说他会9种语言,英西葡法德意日,外加两种土著语。 
         我中心思想是:第一,都怪你们秘鲁使馆,我按规矩在巴西申请的,是你们不靠谱联系不上;第二,我大老远从中国来,特崇拜秘鲁文明,真的很想去你们老家看看。
他还是一脸平静,好吧,破例给你签证,一周后来取。 
         原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等10天拿签证,没想到结果好到超过了预期。我眼光不错,他真是个好人!
冰火两重天 
         秘鲁首都利马远没有印加故都库斯科有意思,虽然这里的唐人街能买到酱豆腐和二锅头,但是这座喧闹的大城市没给我太多好印象。这一趟旅行,我已经走了一万公里,未来还能走多远?我把这个问题留给厄瓜多尔领事馆的工作人员。 
         在巴西时我曾托朋友打听过,答复是中国人去厄瓜多尔是免签证的。我对这个答案一直质疑,但是因为当时不知自己能否去,所以没有细问。厄瓜多尔驻秘鲁的领事馆干净亲切,有长沙发、饮水机。办事员是一位长着一双笑眼的白人小伙子,我出示了各种材料,他特地查看我的巴西留学签证,对我说,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外交关系冷热不均,我得回去查查现在什么状况。 
         翻看沙发前的宣传杂志,内容是宣传秘鲁的基础建设,修桥铺路之类。有一批文章报道从事各种职业的妇女,照片上人人都笑着,我猜文章内容是“妇女撑起半边天”。 
         等了好久,笑眼的小伙子举着我的护照、满脸喜色地出来了,中国人真的免签。我护照上已经盖了一个大篮章,上面写着“中国人xx,居住在巴西xx(巴西身份证号xxxx),可以在厄瓜多尔旅游,90天内免签证。”不用签证、不用交钱,就可以去厄瓜多尔了?我也终于享受一次免签的待遇!不过高兴之余,我不禁想,如果我没有巴西留学签证,还能这么顺利吗? 
         出了厄瓜多尔领事馆,我又去哥伦比亚领事馆碰运气。不是我得陇望蜀,一路上遇到的哥伦比亚人,不是热情,而且非常热情,要不就是既非常帅、又非常热情。有趣的人与漂亮的景一样重要,所以我动心想去哥伦比亚,何况那里也美景呢。
可能是反政府游击队依旧活跃,哥伦比亚领事馆戒备森严。最让人受不了的,完全看不到人——办事的窗口上一面镜子!这种镜子只在电视剧里看过,监狱审讯室里才有,一面是镜子,另一面是玻璃那种。镜子下面有一道儿细缝,可以递进资料,如果细缝里能瞥见有布,说明里面站了办事员。 
         对着镜子说话感觉很奇怪,听声音里面是个女的。我不会几句西班牙语,以前跑签证都是连说带比划的,这次看不到人,实在感觉别扭,只好先问,能说英语吗?对方回答很干脆,不能。 
         我想要办旅游签证。 
         拿你护照来。 
         护照押在门口警卫那里,换进门卡了。 
         里面没声儿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弯腰往缝儿里看,原来那位不知是大姐还是大嫂的办事员已经离开了。半分钟后她回来,从缝里塞出一张纸,是申请签证需要的资料。我斗胆问,有英文的吗?
没有。 
         镜子里的我一脸慌张,一时语塞,搜肠刮肚也想不起其他西班牙词汇,只能落慌而逃。 
         回去研究那张纸,全是公文词汇,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巴西、阿根廷、智利、秘鲁、厄瓜多尔,老天已经很眷顾我,应该回家看看白发的父母了。哥伦比亚,丛林迷失之城、天堂般的加勒比海岸,还有那些热情奔放的帅哥们,下次吧,总有一天,我会去看你们的!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