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亚裔女性拿学生签证充斥澳洲性产业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09-06]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随着《每日电讯报》的一则报道出炉,非法从事性工作的亚洲留学生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在悉尼从事性工作的亚裔女性中,学生和黑民最多,各占约4成。而黑民群体中,相当一部分早先又是以学生签证来澳。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随着《每日电讯报》的一则报道出炉,非法从事性工作的亚洲留学生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澳洲新快网早先在推出性产业相关系列报道时,记者曾从一名从事妓院接线工作长达8年之久的Jack处获悉,在悉尼从事性工作的亚裔女性中,学生和黑民最多,各占约4成。而黑民群体中,相当一部分早先又是以学生签证来澳。  
  她们从哪里来?  
  从悉尼各合法妓院所做广告来看,亚洲女性是其经营亮点之一。部分悉尼妓院更是打出广告宣称,将“不断有来自韩国、泰国、中国和日本的新鲜面孔供应”,这与这位Jack所言如出一辙。
  据他介绍,中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其它东南亚国家的从业女性很多都是持留学签证来澳,相比而言,韩国和日本更多为持工作假期签证而来。除此外,还有少部分亚裔女留学生从新西兰、新加坡,以及部分欧洲国家过来。 
  她们缘何“下海”?
  论及入行原因,Jack认为各有不同,经济拮据、家庭及感情经历、或甚至富家女穷奢极侈的攀比,都可能是她们想“捞快钱”的原因之一。总体而言,缺钱是绝大多数从业者的“下海”动力,但也不乏极个别想寻求刺激、体验生活的女生。
  据Jack介绍,一个曾在悉尼读本科的20岁左右中国女留学生的经历,是大部分学生入行经过的写照。为了给患癌的父亲挣足救命钱,这名女生忍辱下海。她最初只做普通按摩,耐不住快钱的诱惑,一步一步滑下去,最终也就不可自拔成了小姐。这名女生赚到足够的钱,两年毕业后毅然“上岸”。不过,在Jack看来,绝大部分女生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越陷越深。
  记者获知,在悉尼某私立学校就读的一名19岁女生,其继父在中国经商,身家上亿。因与同学中一位马来西亚富贾的女儿攀比名牌服饰和珠宝,她不仅在短短6个月时间内花掉母亲在自己账户里存入的近40万人民币,更瞒着家人举债近30万元。为了不被与她感情不和的继父“看扁”,在朋友的怂恿下,她抱着尝试的心态入行,不想再难自拔,至今仍在从事性工作职业。  
  她们有多辛苦?
  据Jack介绍,他所见过的数以千计的妓女中,最拼命的当数一个“从中国西部大城市过来的女生”。她在国内本科毕业,悉尼名校某移民专业硕士毕业。Jack称,“这个妹子超能吃苦”。整整6年,除了总共10多天回国探亲,她夜夜都在店里工作。7天上班,她会选择做生意最旺的店,班时比较长的店。每天从10点到次日凌晨2点,有时甚至做到4、5点,然后直接赶往下家店。为了不间断工作,她服用一种名叫“浓缩青春”的药,这样连例假也几乎停了。有时候因为太困,她做工都可以睡着,惹来客人投诉。为了掩盖特殊服务时的体味,她甚至只吃蔬菜、水果和酸奶,一方面也是为了省钱的原因。读书那会,为了赶时间,她带了个笔记本到店里,一下工就做作业,还跟同学们在网上讨论。一有客人到,放下计算机就上工。
  一名亚洲女性在被移民部调查时承认,持学生签证来澳的她在悉尼市中心4家妓院轮换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7天。其中一个工作地点竟然离移民部位于伊莉萨白街的悉尼分部只有几分钟路程。相比而言,很多学生在度过经济困难期后,会改为一周只做5天,或甚至1-2天。 
  她们能赚几多?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这些女学生每人每周工资高达一万元。不过,对很多很“勤力”的女生而言,这只算是个“起步价”。Jack曾经给记者算过一笔账。以一位小姐每次接客一小时到手150元计算,绝大部分在市中心妓院工作的妓女每日可净赚1500元以上,“勤力”一族更可高达2500元左右,少数或甚至更多。Jack认为,“即便她很懒,或者身体不好,每周3000元左右是一定有的”。
  据Jack透露,上文提到的那位“最勤力”女生,在短短6年时间里已攒下巨款,在她老家的省会城市买了栋像悉尼卓士活购物中心一般规模的一栋商场。
  除常规提供性行为服务外,女生们还尤为中意接待老人和“豪客”。老人们常常只买10到15分钟的“小工”,无需实质性服务便有6、70元进账;至于后者,顾名思义,多是一掷千金的主。很多“豪客”愿意斥重金“包养”他所看上的女生,或以奢华礼品相赠献殷勤。不过,这些奢侈品绝大部分都被女生们变卖折现,成为她们经济收入中不可小视的来源之一。  
  她们归宿何在?  
  Jack称,这批女孩有“混得好的”,赚足钱立刻洗手不干,读完书毕业后进入正规公司工作,从此告别那段历史。这是她们的普遍愿望,尽管最终能做到的凤毛麟角。
  婚姻是她们私下里谈得最多的话题之一,找个好人家嫁了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憧憬罢了。“很多小姐最后还是跟接线生结婚,又一起开妓院或帮人打理,再也跳不出这个圈子”,Jack说,“不过,看在钱的份上,这些还都算不错了”。有些人最后敷衍嫁了西人老头,有些人坚持一个人过。更惨的一些,她们的身体出现这样那样的毛病,“后半生想想都凄凉”。
  Jack透露称,几年前有个从东北来的女孩,签证过期了不愿回去,就黑在悉尼从事性工作。两次被移民局突查抓到,毫无悬念被遣送回国,但又不断手持旅游或学生签证前来。她曾经毫不在乎地跟旁人说,如果还被抓到,她还能想办法再回来,就是赚钱的时间被耽误了。
  另一位女生来澳读书时,被陪读同来的母亲拉下水,母女俩一起从事性工作。两人跟一个残疾西人同居,互相照顾着宛如一家人。后来女儿因为出勤率不够而被退学,母亲自然也跟着回了国,与留守国内的父亲一起,三口之家重又“团聚”。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