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中国游客出埃及记:车在炮筒的注视下飞驰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詹坚] [日期:11-02-21]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1月25日开始至今,埃及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我因为随团在埃及旅游,亲身经历了紧张的局势、愤怒的民众、荷枪实弹的军警、严阵以待的装甲车和混乱的机场,并有几次与危险擦肩而过,是一场非常惊险的旅行,其中的细节和故..

        1月25日开始至今,埃及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我因为随团在埃及旅游,亲身经历了紧张的局势、愤怒的民众、荷枪实弹的军警、严阵以待的装甲车和混乱的机场,并有几次与危险擦肩而过,是一场非常惊险的旅行,其中的细节和故事让我回味至今。
        埃及在中东阿拉伯世界举足轻重,无论是人口还是国土面积,都体量可观。埃及也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盟友,是美国防止中东地区“伊斯兰化”、出现“第二个伊朗”的最重要屏障。更重要的是,埃及境内沟通地中海和红海的苏伊士运河是中东石油输往世界各地的生命线,其通畅与否常常决定着国际油价的涨落。
        表面上看,埃及政治体制与西方无异,三权分立,多党竞选总统。然而实际上,执政30多年的穆巴拉克一直牢牢控制着国家机器。经济上,埃及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不足2000美元,农业人口尚占30%以上,但粮食不能自给,是世界上进口食物最多的国家之一。石油采炼和旅游是其支柱产业,此外还有苏伊士运河的过境费也是埃及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据说一年有360亿美元之巨。
        旅游期间,据埃及导游介绍和当地可以收到的CNN和BBC电视节目得知,这次骚乱的目标是要穆巴拉克下台,起因则是物价上涨特别是食物价格飙升,失业率尤其是年轻人失业率高,贫富分化严重及政治腐败。2010年,埃及经济增长不算低,达到5.3%,但通货膨胀率高达12.8%,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7%,失业率达9.7%,40%的人口处于贫困状态。
贫民区与富人区有天渊之别
        旅行第一天,我们来到埃及第二大城市、地中海沿岸的亚历山大观光。驱车路过贫民区与富人区,境况可谓天渊之别。贫民区的房子破烂不堪,大多尚未封项、外墙没有装修,一副烂尾楼的样子。街道上污水横流,民众衣衫褴褛,可以说怎么形容贫民区的脏乱差都不为过。后来到过的埃及其他中小城市的贫民区更是如此。富人区则在地中海之畔,一排排别墅依山傍海,满身名牌的富人们开着豪车举家来海边度假。听导游说,普通埃及上班族月薪仅有300埃镑(51.7美元,1美元合5.8埃及镑),公务员能有700埃镑(120.7美元),但灰色收入往往是工资的数倍。埃及最“肥”的部门是外企、石油和苏伊士运河管理:在外企和石油部门工作的人每月收入能达到上万埃镑,苏伊士运河管理部门员工的月薪竟可高达2万埃镑(3448美元)。但基本上,能挣到一两万埃镑的人,多是和权贵人物和部门有特殊关系的。
        由于埃及过去深受苏联体制影响,奉行的是阿拉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色彩仍很重,食品、水、电、气、公共交通的价格仍然很低,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也基本上是免费的。在此基础上,普通人300埃镑的月薪能勉强保证最低的生活需求。
        导游告诉我们,在埃及办事都得通过“关系”,请客送礼司空见惯,否则效率就非常低。当我们到最著名景区胡夫金字塔群参观时,金字塔底部拉起了一圈绳子,由旅游警察站岗,防止游客靠近。但只要你塞给警察几个硬币,他就会主动招呼你进去拍照。据介绍,苏伊士运河的大约一半收入都由总统家族直接掌握,用来赏赐给忠诚自己的官员。
        几天的旅行中,由于政局动荡,我们的行程也充满了惊险。刚离开埃及国家博物馆,馆外的解放广场就被游行的人群占领了,博物馆随之关闭,后来听说博物馆内的几具法老木乃伊还被盗窃。待我们到开罗吉萨区看完著名的胡夫金字塔群,这个景区就关闭了;刚离开卢克索,五分钟后卢克索两家银行就爆炸了,爆炸地点就在我们先前停车的地方。我们在开罗第一天用餐的中餐馆王府餐厅,后来也被哄抢一空。
        埃及方面的导游小姐是一位25岁的年轻女孩,因为曾在全埃及中文大赛中朗诵《小蝌蚪找妈妈》获得一等奖而被我们叫做“小蝌蚪”。回国后她还给我们发来短信说,开罗已经由游行示威发展到哄抢公私财产了。开罗市民以血缘、家族为单位组织起来保卫自己的财产,她的家人已全部拿起铁棍站在房顶防止歹徒趁火打劫。
我们的车在一堆炮筒的注视下飞驰
        游完亚历山大,看完金字塔,在尼罗河游船上漂了两天,又在红海度假村晒了两天太阳,启程回家的时候终于到了。以往旅行结束,准备回家的时候总是很轻松,但这次却是彻彻底底的前途未卜。从红海边到开罗机场有400公里,沿途会不会发生状况?能否按时赶到机场?开罗机场几近瘫痪,我们预定的航班能不能按时起飞?如果航班取消,我们能否搭乘国航的包机离开?据说机场里已经断水断电断粮,我们会不会在机场滞留?一切都是未知数。
        早上6点半,餐厅专门为我们提前半个小时营业, 7点车准时出发。出发时每人又领到一个大大的餐盒,里面全是面包和水,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们的行车路线是这样的:从红海沿岸的度假胜地赫尔格达出发,沿红海西岸北上,在苏伊士运河以南50公里处西行,绕开骚乱的中心开罗市区,直接进入开罗机场。总里程400公里,正常的话6小时就足够了,而我们的飞机是晚上8点起飞。
        开始很顺利,一直沿着红海在走。最近的时候公路离海岸只有10米左右,恍若在海面上奔驰。碧波万顷的红海犹如一片湖,平静得出奇。可好景不长,一个小时后,我们的前方排起了长长的车龙。原来是前一晚宵禁(晚7点到早7点行人不许上街),期间滞留的车要挨个检查导致的。车龙大约有2000米,有大量旅行车,估计都是往开罗机场走的。
        眼见车龙没有移动的迹象,大家开始商量对策。有人提出返回红海边的度假村,从红海机场找飞机飞去开罗。不过很快得到消息,红海机场已经关闭,除了走公路去开罗,别无他法。在等待了80分钟后,关口开始放行车辆,我们有惊无险地过了第一关。车继续狂奔,从车窗里可以看到,每几公里就有一个警察岗哨。上午11点,车到达了中途的一处休息站。20分钟的如厕时间,竟有四个中国团陆续前来。我每个团都聊了聊,分别是3个北京团和1个广东团。有个北京团最不走运,前天刚到开罗,发现开罗市区乱了,直接跑到红海边晒太阳,晒了一天后原路返回开罗,准备等包机离开。大约下午1点钟的时候,我在车窗里看到了西奈半岛。没多久车就转向往西走。车直开机场,中间不做停留,“小蝌蚪”让大家在车载的洗手间方便,因为机场的厕所可能无法使用。进入开罗地界,两旁的戒备明显加强。公路两旁到处是装甲车和坦克,而且炮口全部指向公路内侧。我们的车基本就是在一堆炮筒的注视下飞驰。
一进机场,远远就看到一面五星红旗
        15点10分,我们抵达开罗机场。机场内外到处都是席地而坐的人。好在厕所还可以用,货架上确实很空,但还是能买到水和吃的。我们径直来到地下一层,远远就看到一面五星红旗,一瞬间非常激动。走近一看,红旗下面是中国驻埃及使馆办公处,正在现场处理包机回国的协调工作。
        由于滞留人数非常之多,再加上我们团里没有老人和太小的孩子,所以基本不可能赶上第一批包机。商量之后,我们暂时放弃了乘包机回国的想法,因为轮到我们可能要3天以后了。好在通过旅行社的工作人员,我们得知原定的土耳其航空航班显示的是“如期起飞”。
        此时是下午4点,土航由开罗飞往伊斯坦布尔的飞机是8点起飞。我们在机场里耐心又充满希望地等待着。此时最直接的感受是---有点惭愧。机场有上下两层,中国人聚集区大约只有一层的一小半,但是声音之嘈杂吵闹,却是其他国家的人都没有的。我们旁边的一群日本孩子,40多个人席地而坐,行李箱码放得整整齐齐,在老师的带领下做游戏或是朗诵诗歌,平静而安宁。
        这样一直等到晚上9点半,我们总算上了飞机。我那张手写的登机牌上的座位号是42A,可是我上了飞机才惊奇地发现这架飞机只有36排。等所有人都坐好了之后,空姐让我们自己“找空地坐”,像在公共汽车上一样。
此时飞机已经晚了90分钟,然后我们又在飞机里等了一个小时,10点半飞机才正式起飞。晚点2个半小时,能不能赶上原本只有75分钟转机时间的飞北京航班,就要看运气了。
在土耳其机场整整滞留24小时
        我们的飞机飞到伊斯坦布尔机场时已经是次日凌晨1点15分,如果飞北京的航班正点起飞的话,飞机已经在天上了。全团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办中转手续的柜台。此时一个土耳其机场的工作人员冲着我们大声喊:“BEIJING!BEIJING!”得到确认我们是去北京后,他带着我们小跑着来到另外一个窗口,迅速收走了我们的护照。这时全团欢声雷动,以为飞机还在等我们。但好景不长,两分钟后,从土耳其人混乱的英文中,我们得到了最令人失望的答案---飞机已经飞了,下一班飞机是24小时之后,我们需要等待24小时。接下来的工作多而繁琐。首先,需要把明天上飞机的登机牌搞定;其次,需要土耳其航空给出解释;最后,我们这24小时到底怎么办也需要对方安排。这些沟通工作都需要我们自己解决。从其他的几个团的中国游客口中得知,土耳其方面给出的解释是不可抗力---埃及机场地勤人员出现问题,造成航班延误,土航对此给我们带来的不便深表遗憾,但是不对此负任何责任。如果这24小时我们想走出机场,就需要再花160美元办一个落地签证,他们会安排食宿。如果不交钱,我们就只能滞留机场24小时。
        这种解决方案显然无法让人满意。旁边一个云南团率先和土耳其人吵起来了。一开始还是用简单的英语,随着争辩没有结果,发展到双方互骂,云南的朋友开始用地道的云南话骂街,土耳其妇女也改用当地话,场面非常激烈。最终,土耳其方面开了个书面的道歉信给我们。落地签证的费用也从160美元降到140美元,但其他方面仍然爱莫能助。此时已经是土耳其时间的后半宿,花钱出机场已经不现实了,有的团友就在机场内的一家快捷酒店住下。我去看了一下,12小时的双人房标价189欧元,还不打折,实在有点贵。滞留机场的大部分时间里,我和家人还是选择在一家咖啡厅消磨时间。里面东西贵得令人发指。一天之内,光是咖啡和最简单的食物就消耗了150美元。
        从红海出发,到回到北京的家,这一趟出埃及的旅程历时51小时。在我们离开埃及的第二天,埃及就举行了全国大罢工,机场、车站等部门都受到影响。随后支持与反对总统的民众在开罗市区持续爆发冲突,多人死伤,穆巴拉克总统也最终辞职。现在特别挂心的,是“小蝌蚪”一家的情况。面对这样大的动荡,这个25岁的埃及女孩强忍悲痛带我们参观完了所有景点,并时刻都在为我们的安全操心。她说把我们平安送回国是真主交给她的任务。在这里,也祈愿她全家和像她一样的埃及普通人平安。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