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华裔家庭旅馆见闻:异域打拼心酸 健康隐患多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1-08-23]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家庭小旅馆中不少华人利用了美国签证官的盲点,混到了一张赴美的签证,到了美国即开始四处打黑工。然而,在异国他乡,他们面临的不只是生活中的孤独、文化上的差异,以及与老板的冲突,而且还会遭遇潜在的身体健康隐..

        据美国《侨报》报道,在洛杉矶华人聚居城市,华人开的家庭小旅馆到处都是。这种小旅馆租金相对低廉,也不要任何证件。家庭小旅馆中不少华人利用了美国签证官的盲点,混到了一张赴美的签证,到了美国即开始四处打黑工。然而,在异国他乡,他们面临的不只是生活中的孤独、文化上的差异,以及与老板的冲突,而且还会遭遇潜在的身体健康隐患。
餐厅服务生:病痛带来隐忧
        小天是一名在洛杉矶华人餐馆打工的服务生。他来美已经一年半了,在华州、德州和俄州都有过不同的打工经历。在这家餐厅工作的三个月里,他每天早上11时上班,晚上20时下班,午间休息约一小时,每周工作6天,这样每天下来就能有接近100元的收入。26岁的他,还想赚更多钱孝敬父母的打算,然而上月的一次突发事件,却有可能让他梦想落空。 
        就在这个稀松平常工作日的下午16时左右,小天突然感觉左侧肚子剧烈疼痛,每次上肢的移动都十分艰难。他不得不打车到附近医疗中心的急诊室请求救治。小天被诊断出肌肉痉挛和肾结石,这让本以为身强体壮的他不知所措。然而,他回到家庭小旅馆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偏偏在下午发病?这样我一天的薪酬和小费都要分给其他的服务生了!”
        小天每天10余个小时的工作,强度很大,不大的餐馆,顾客络绎不绝,特别是在晚上的黄金时段,客人时常多到必须排队的程度。虽有4名服务员轮流坚守餐馆中不同的区域,大家仍然忙得不可开交。点菜、端菜、整理餐具,必须在安全细致的前提下高速进行。 
        工作高度紧张,让小天时常顾不上喝水、上洗手间。医生认为这是小天罹患肾结石的重要原因。疼痛让小天持续三个晚上夜不能寐,期间还不得不上急诊室打生理盐水和强力止痛针,以缓解肌肉的疼痛。就诊时,小天习惯性地提供虚假的个人信息,美国医院先救人、再付钱的行规让他受益。
        小天依旧时常和远方的家人视频,但每当疼痛难忍时都借故关掉,以免让家人担心。长期远离亲人,他嘴边时常挂着的词就是“想家”,然后把思乡之情化成动力,投入到每日的工作中去。在洛杉矶,他可以用赚到的钱给做司机的父亲买一双舒适的鞋,给下岗在家的母亲买较高规格的化妆品。“在这做蓝领比在北京做白领强多了,”小天说。如今,一身病痛的小天很沮丧,餐馆老板通知他近期都不要去上班了。小天表示,“只出不入的日子完全活不下去。我一定要争取让身体康复,再出去继续工作!”
侍候待产妇 郭姐力不从心
        60岁的郭姐在罗兰岗的一家知名的月子中心担任后勤主管。来美打工仅3个月,她已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家住河南郑州的郭姐退休后耐不住寂寞,听说以前的很多同事都在洛杉矶务工,也就怀着对美国的向往和“捞一笔回家养老”的心态踏上了越洋的飞机。郭姐的职位是后勤主管,实际上她扮演的是厨师加勤杂工的角色。她全权负责产妇的一日三餐:早餐还好对付,而午餐和晚餐则必须做至少6个营养丰富的菜肴,以供十余个产妇选择。同时,所有的菜在一周内不能重样。
        除了每天至少6个小时花在烹饪上,郭姐还必须处理产妇们的大小问题。“只要紧急提示铃声一响,我就必须马上到达。当然来这里待产的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对我也很客气。但是每天只睡6个小时,还不时被打断的生活真是没法过,只能靠毅力支撑。” 
        郭姐的居住条件尚可,她与老板娘住在一个两室两厅的套间里,有独立的床和电视。她很感激老板娘的知遇之恩,当初刚到洛杉矶时,没有工作没有亲人,是老板娘为她提供的工作。 “老板娘每次都说郭姐这人实诚,这活儿一般年轻浮躁的女孩干不来,而且这两个月来一直在给我涨工资,从刚开始的2100刚刚给我涨到了2800。” 
        虽然收入尚且可观,但郭姐说,“这里还是太无聊了。”最要命的是郭姐急转直下的身体状况。郭姐手上有多个刀疤,身上还有多处烫伤的痕迹,均为做菜所致;她关节疼痛,因为每天站立时间太久;她心脏病犯过4次,还好有大陆带的特效药和救心丸,才能短时间内恢复。郭姐比从大陆来时瘦了接近15磅,尽管不情愿,她还是买下了半个月后回老家的机票。“来美国把命弄没了还是不值得。”郭姐说。
做按摩师 门槛高、风险大
        38岁的Wendy号称“国际打工者”,半年前刚从澳大利亚悉尼转到美国做工。“澳大利亚绿卡太难拿了,我就想来美国试试运气,”她说。 
        在大陆学习过推拿的她,自然而然地在洛杉矶找了一份按摩的工作。在加州做按摩需要专门的执照,然而Wendy“顶风而上”,愿意承担一切风险。“我技术过硬,可不怕抽查。”她说。 
        按摩师拿的是由小费和收费提成组成的工资,总体收入算是中产,但工作量很不固定。早上11时至次日凌晨2时,有时会因为各种原因,顾客寥寥,只能熬过等待的时间,或者选择提前下班。更多的情况是按摩店门庭若市,特别是周末,Wendy可能一天接9到19个客人。“有时候实在受不了了,只有告诉客人,我必须吃饭了,等我十分钟。”Wendy说,“一天下来,手臂完全是红肿的。” 
        许多女按摩师都有被“揩油”的经历。Wendy也不例外,她表示,“全身按摩时哪个男性没有反应?只要他的动作不过分,我都会像很正常一样继续做事。”由于近期工作太忙,Wendy感觉做起按摩来越发吃力,原先做十个都没问题的她,现在即便只做五六个都会吃不消。加上睡觉时感觉肩膀疼痛,检查结果表明她已经染上了慢性的肩周炎。 
        “祝你一路顺风,”Wendy告诉好友郭姐,“我还年轻,还得在这里待下去。以后你在国内无聊了再回美国找我!”“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了,地狱体验过一次就够了。”郭姐说。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