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写下遗书奔向死亡之都索马里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2-09-10]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张昕宇的索马里签证序号是001,这是索马里驻华大使馆今年发出的第一张中国公民赴索签证,今年5月,4名中国年轻人远赴索马里,探访这个已经持续了20年战争的国家。

  穿着厚重的防弹衣行走于街头,耳畔不时响起枪声,曾被人用枪指,也曾遭到绑架威胁……今年5月,4名中国年轻人远赴索马里,探访这个已经持续了20年战争的国家。这里是“黑鹰坠落”的真实战场,如今流传着各种关于海盗的传说,绑架、人体炸弹、恐怖袭击、派别冲突时有发生。近年来,这块土地已鲜有中国人的足迹。
  签证序号001
  张昕宇的索马里签证序号是001,这是索马里驻华大使馆今年发出的第一张中国公民赴索签证,梁红、魏凯、曾乔依次是002、003、004。申请签证时,梁红花了很长时间说明,他们想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纪录片,去记录一个真实的索马里,那里不只有海盗。
  34岁的张昕宇是活动的发起人,他精力旺盛,爱好各种极限运动。作为一名探险爱好者,张昕宇精通动力伞、机动船、摩托艇、潜水,拥有自己的直升机,还是各种帆船挑战赛事的常客。
  梁红是张昕宇的女友,比张昕宇小两岁,她是团队中唯一的女性,担任外联和救护保障工作。梁红说每次外出探险,张昕宇都将她视为“战友”。他们两人从小在北京一起长大,20多岁时一起艰难创业,获得成功后又一起走上探险之路。他们相识28年,相恋17年,不过两人至今没有结婚,他们说要等待一场与众不同的婚礼。
  1977年出生的曾乔也是北京人,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时认识了张昕宇和梁红。曾乔是汽车行业的策划人员,收入不错。但为了不错过索马里之行,也不错过之后的切尔诺贝利、活火山和南极探险,他下决心辞了职,到探险团队中担任摄影师,负责用镜头忠实记录每次探险挑战的过程。
  魏凯在4个人里年龄最小,却在团队中承担着无所不能的角色。7年前,他到张昕宇的商贸公司应聘业务员时只想做一个稳稳当当过日子的白领。直到有一天,老板张昕宇问他想不想跟着一起去环球探险,他才意识到自己找了一份世界上最玩命的工作,但这也是他最喜欢的生活方式。“一听要去的那些地方,我的好奇心就战胜了恐惧。”
  张昕宇说,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并且各自“放下了羁绊”,才能走到一起。
  留下遗书出发
  5月13日,团队从北京启程,他们每个人都打了4种疫苗;没有保险公司愿为他们上旅行险;他们的行囊中有防弹衣、压缩饼干、小型滤水器。他们尽量避免危险,但也有最坏的心理准备。曾乔给父母写了遗书,希望母亲为他的选择感到欣慰。出发前,张昕宇和梁红特意请曾妈妈吃了顿饭,努力打消这位母亲的顾虑。
  梁红说,其实她的父母一样会担心,不过因为了解她,所以他们支持她做她想做的事情。
  在首都机场换登机牌时遇到了小麻烦:值机人员从来没见过索马里签证。梁红解释了半天,又跟着值班主管去卡航的办公室打印了往来邮件和预计行程单,来证明他们是真的想去索马里。
  经迪拜转机后,他们到达东非国家吉布提,前往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航班从这里起飞。这家私人航空公司是唯一敢飞摩加迪沙的民航。飞机是一架上世纪60年代的苏制伊尔18,该机型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淘汰。
  机舱里没有空调,舱门也关不严,地面停留时舱内有五六十摄氏度,热得像烤炉,飞到5000米高空骤降到十几摄氏度,冷得人直哆嗦。张昕宇他们坐的是头等舱,虽然所有座椅都是坏的,几个人还煞有介事地系上了安全带。
  飞机降落爆发掌声
  几个东方面孔的出现让机上乘客感到意外。“我们就想去看看,真正的索马里是个什么样。”梁红的回答引来了更多好奇,身旁的索马里女孩夸梁红是个勇敢的姑娘,敢来摩加迪沙太厉害了,而她自己要不是因为看望家人,都不会回到这里。有人冲他们竖起大拇指:勇敢,也很疯狂。
  经过两个小时难熬的飞行,飞机终于抵达摩加迪沙机场。这里没有降落辅助系统,降落全靠飞行员的技术,同时存在被击落的可能。去年8月,反政府武装组织索马里青年党被赶出摩加迪沙,当地安全状况得到改观。但该组织仍控制着摩加迪沙周边大部分地区,并不时渗透进来发动自杀式袭击。
  飞机落地的瞬间,机舱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梁红身边的女孩一边使劲鼓掌一边冲她说:“you are very lucky(你很幸运)。”一句话说得梁红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踏上索马里土地的一刻,每个人的神经都无法放松。战争的痕迹随处可见,建筑墙壁上遍布弹孔,机场附近可以看到飞机残骸和弹坑。
  “动作要快、要快……”在当地向导的催促下,4个人迅速通过了机场海关。张昕宇提醒大家别弄丢护照。由于长期战乱,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在上世纪末就撤出了,相关索马里外交事务目前由中国驻肯尼亚使馆代为管理。“要想得到使馆帮助,咱们得先逃出索马里。”
  出机场的费用贵得惊人:过境费每人50美元,行李搬运费50美元,凡是拿着相机的外国人还要交每人200美元的摄影许可费……一名当地官员后来甚至追到了入住的酒店,说是要收取“一些文字性工作”的费用,800美元的收费经过讨价还价给了560。
  自1991年起,索马里就没有一个功能健全的政府对这个国家进行管理。
  入住酒店如进军营
  受雇的安保团队等在机场出口处,一辆皮卡,6名武装人员荷枪实弹,5支AK47,一挺机枪,全程护卫。为了免遭绑架和袭击,前往摩加迪沙的外国人大多会雇用当地的保安公司或武装民兵以自保。
  几人跟着向导上了一辆防弹越野车,武装皮卡在前开道,一路上车开得飞快,即使在行人很多的街道土路上,时速也超过了100公里。
  透过车窗,第一次领略这座热带海滨城市。张昕宇说,这其实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耀眼的阳光下,白色建筑充满阿拉伯情调,清真寺的尖塔高耸,路旁生长着茂密的热带树木,远处是绵延的海岸线,海水很蓝。
  然而,经过20年的战乱,这里留下更多的是断壁残垣,随处可见肩背AK47的人,穿着各异的武装人员盘踞在路边。街头喷涂的标语中,既有“put the gun,tack the pen(放下枪,拿起笔)”的和平呼唤,也有“使用手机者死”的死亡威胁。
  入住的酒店200美元一晚,酒店服务设施简单,但围墙很高,上面有铁丝网,屋顶有人持枪把守,眺望塔上架着重机枪。
  入住之后,张昕宇提出上屋顶拍摄城市。酒店老板一口回绝,说上面很危险,可能遭到狙击。“如果有人知道,有中国人在我的酒店里被打死,我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这家经营两年的酒店对外宣传的最大卖点就是,开业至今没死过人。
  4个人在酒店享用了100多美元的晚餐,伴着不时传来的枪声,每个人都从盘子里挑出了不下十只的苍蝇,红茶杯里还漂着很多淹死的蚂蚁。在摩加迪沙,昂贵的住宿价格并不意味着舒适,而是安全感。
  街头涉险遭遇枪口
  次日上午,在保安的护送下,一行人离开酒店,每个人都穿上了6公斤重的防弹衣。车上,张昕宇还不忘给大家恶补战地知识:“当地的炸弹以冲击波杀伤为主,遇到爆炸不要把嘴闭紧……”
  在摩加迪沙,拍摄有时会招来麻烦,很多当地人相信镜头可以带走灵魂,经常有武装人员冲着张昕宇他们的相机作出割喉的威胁手势。在一处公共剧场外,梁红和曾乔下车拍摄外景,没想到里面突然冲出几个拿枪的男子说禁止拍摄,这时安保人员也冲过来,双方拔枪对峙。梁红还没明白过来,就被夹在了中间。
  曾乔已经把机器放在地上,可对方一名男子还是端枪指着梁红大喊大叫,而梁红根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现场骤然紧张。第一次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梁红完全不知所措,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诧异的眼神回应对方。这时向导和保安队长走上前去,一再向对方作解释,双方才放下了枪。
  初次走上街头就经历惊险一幕,大家心有余悸。此后每到一地,保安先下车在四周形成警戒,张昕宇他们才被允许下车。如果有其他人接近,保安会立即用枪逼退对方。
  顶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穿防弹衣,体重120公斤的张昕宇每天会出两到三升的汗,但没人敢脱下。同在酒店住的一名土耳其客人周末去海边看风景,再没有回来。几天后该国使馆人员来酒店了解情况,大家才知道这名客人下车后被狙杀了。
  在黑鹰坠落的残骸面前
  今年4月4日,在摩加迪沙国家剧院发生了一起自杀式爆炸事件,爆炸造成索马里奥委会主席、足协主席以及20名民众死亡。张昕宇一行人专程前往事发地点探访。
  这是一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中国援助建设的剧院,已经没有了顶棚,内部残破不堪,所有椅子都被人卸走。
  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剧场角落里依旧散落着遇难者的鞋子。他们在医院找到了这次恐怖袭击中幸存的一名青年,青年的父母和姐姐都死于这场爆炸,他一个人在院子里席地而坐,被炸烂的双腿支在地上,伤口上只抹了些紫药水,两条小腿已开始腐烂,创口盖着黑纱,上面爬满了苍蝇。
  镜头没有捕捉到痛苦的神情,面对摄像机,大男孩腼腆地微笑起来。似乎此时此刻,活着本身就已是恩赐。梁红说,从和平的环境到战乱的环境,一下子会有很大的触动,这里的人们似乎每天活着,能喝到干净的水,就已经很知足了。
  回酒店的途中,他们路过了美国电影《黑鹰坠落》的真实战场,1993年10月3日至4日,著名的“摩加迪沙之战”就发生在这里。让人略感意外的是,近20年过去了,3辆被击毁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装甲车残骸居然还堆放在道路上,车上的零件已被拆光,锈迹斑斑的装甲车身上,被火箭推进榴弹炸开的大洞清晰可见,让人联想到当年那场巷战的惨烈。
  3辆机车残骸如今都已成了垃圾箱。向导说,当地人没有能力把这些“大家伙”运走。而当年在此被索马里民兵击落的两架美军黑鹰直升机残骸,则在几年前被来此探险的游客弄走了。当地人告诉张昕宇,这里法新社来过,BBC也来过,中国人还是第一次见。(下转35版)J179
  收到绑架勒索短信
  到达摩加迪沙三四天后,4个中国人到来的消息在当地传开。有时走在路上,也会有人主动和他们打招呼。而在此时,危险也在逼近。一个不经意的行为带来了麻烦:他们让保安帮忙买了一张当地的手机卡。谁知当天晚上,手机上就接到了一个“彬彬有礼”的英文勒索短信,发信者自称是保安团队的一名成员,他需要10万美元,并发出了威胁。
  气氛因为这条突然而至的短信变得紧张起来,大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曾有外国人在摩加迪沙被自己雇佣的保镖所绑架。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他们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
  向导告诫他们晚上不要睡得太沉,并增加了安保人员。每天早上外出,不再公布当天的行动路线,他们出了酒店先开车兜圈子,确定没人跟踪再加速驶离。每天下午4点之前,他们必须赶回酒店,虽然摩加迪沙的天还亮着,但是安保团队已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在多次要求下,向导安排他们进入了当地的一所难民营。这里没有任何房屋,甚至连像样的帐篷都没有,所能见到的只是用树枝和破烂的塑料布搭的窝棚。两个人睡在3平方米的地方。梁红问他们为什么不搭得大一点,他们说没有那么多塑料布。
  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医疗,两三天做一顿饭,如果有人生病,只能盼着自愈。难民营里的孩子大多营养不良,瘦得皮包骨头。见到有糖果和饼干,孩子们将他们团团围住。梁红觉得孩子们的眼神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有不甘,有愤怒,更多的是渴望。
  领到糖果的孩子叫来了更多的孩子。向导警告,必须停止分发,因为场面一旦失控,就会演变为抢劫或流血事件。准备离开时,他们发现难民营的大门已被人锁上。张昕宇注意到,当时所有保安的枪都上了膛,打开了保险。
  “中索人民友谊万岁!”
  对于中国,年轻的索马里人知道“made in china”很便宜,而年长的人记得,当年由中国帮助修建的道路及供水项目让索马里人受益至今。索马里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东非国家,自1960年建交以来,中国在索马里援建了大量的重大项目。
  摩加迪沙的巴娜尼妇女儿童医院是上世纪中国政府重大援建项目之一,这里至今仍是当地人获得医疗服务的唯一选择。曾乔说医院建筑非常眼熟,很像上世纪80年代北京的朝阳医院。在医院走廊里,张昕宇被一名年轻医生的白大褂所吸引,那上面印着中文“武汉大学”。原来这个索马里小伙子是在武汉大学学习的医学,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说很喜欢中国,爱吃武汉的热干面。
  在索马里的媒体中心,为了这几个来自中国的朋友,一位头发花白的录音师在资料室中翻了很久,找出了一张老唱片。随即,摩加迪沙电台的录音间里响起了1986年由索马里本地人录制的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虽然演唱者的中文并不标准,但在这样一个饱受战乱、贫穷、饥饿困扰,满目疮痍的国家里,紧绷的神经突然听到一首来自中国的歌曲,而且是从小伴着自己长大的歌,几个人的内心充满激动。梁红说,那是多日来她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祖国的力量。
  在摩加迪沙的国家剧场,一对看护剧场几十年的老夫妇得知一行人来自中国,竟在现场用中文唱起了《北京的金山上》,两人载歌载舞,让大家惊讶不已。接着,两位老人用中文说出了“中索人民友谊万岁!”在异国他乡,几个来自中国的70后为几十年前的一句口号而感动莫名。
  索马里银行首位中国顾客
  在摩加迪沙最幸运的事,是赶上了当地20年来第一家银行开业。虽然有炸弹袭击的危险,却也没能阻止一行人赶去参加银行的开业典礼。
  “我爱摩加迪沙!我爱摩加迪沙!我爱摩加迪沙!这里是我们的家!”开业典礼上,众多的索马里人一起鼓掌喊出这些话。那是梁红几天来听到的最鼓动人心的话,她说那种感受直达心底。这一切让她觉得摩加迪沙真的是在慢慢变得好起来。她特意填了一张开户信息表,在这个连电脑都没有的银行存入了10美元。工作人员说,她是第一位中国顾客。
  几天前,梁红在北京的家中看到一条新闻:8月20日,索马里新议会宣誓就职,标志过渡时期结束,这里即将举行总统选举。这不禁让她回想起那个热带海滨城市的美丽夜晚孤独的广播塔矗立在驻地旁边,天上的云和星星相伴,如果没有时而响起的枪声,摩加迪沙的夜应该很安宁……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