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广西上林淘金客回忆:交火20分钟 七人一死四伤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3-06-12]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广西上林,是个国家级贫困县。上林县的巷贤镇街头常见一种醒目广告:办理赴加纳签证。上林人的加纳淘金潮,像是美国西部淘金史的翻版:怀揣梦想义无反顾奔赴而去,却遭遇无情的洗劫围剿,落荒而逃……

广西上林淘金客回忆:交火20分钟 七人一死四伤
在加纳的淘金客发回老家的照片,照片中是被关押的中国淘金客
“广西上林,是个国家级贫困县。上林县的巷贤镇街头常见一种醒目广告:办理赴加纳签证。
6到8个身家上亿者,电话下单订购南宁的别墅和法拉利跑车,回乡送亲戚成块的金砖,衣锦还乡的传奇,血汗、暴富、枪战、以命相搏……
上林人的加纳淘金潮,像是美国西部淘金史的翻版:怀揣梦想义无反顾奔赴而去,却遭遇无情的洗劫围剿,落荒而逃……
在这个端午节期间,广西上林明亮镇的许多人家,还能接到亲人们的越洋电话,那些躲避在加纳山中的淘金客们,想要回国返乡而不得。
素有采金传统和独特采金技艺的上林人,从2006年开始去加纳采金。“一夜暴富”的神话吸引了成千上万上林人怀揣梦想远赴加纳。然而,他们的梦想随着加纳军警6月1日开始的治理中国采金客行动,变成了一场噩梦。”
夜半枪声
兰文宏,41岁,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上几岁,憨厚淳朴,话语不多。
提着泔水桶给自己家中饲养的几头猪喂食的他,有着一种经历了风雨后重回平静生活的淡然。
一年前的5月18日,兰文宏像所有上林“淘金客”一样,意气风发地踏上了前往加纳的航程,可是还不到一年,今年的5月13日,他却带着满腹悲怆与一身债务回到了出生地,同时捧回的还有邻村工友也是他远房亲戚的骨灰。
想起一个月前的经历,他还有不堪回首之感。
4月16日那天,忙碌了一天的他们,按照惯常的作息时间,晚8点40分左右就回屋躺到了床上,很快就沉沉睡去。
大约深夜11点,屋外看门狗异常的叫声把他们吵醒,大家都以为又有人来偷发电机用的柴油,并没太在意。因为丢柴油的事过去经常发生,算是小事一桩。同屋的工友也是兰文宏的远房亲戚温海健,就走出工棚、院门,朝储油罐走去,想去看看情况。
他刚出院门,就隐约看见不远处黑暗的森林中,钻出几个好像持枪的黑人。他转身退回院中,才把院门推上,那些人手中的枪就响了,子弹穿过院门,径直射入温海健的脑门,瞬间夺去了他的生命。
清脆的枪声划破夜空,在寂静的山林中显得格外响亮而恐怖。
兰文宏和其他几个人顿感情况不妙,一个激灵翻下木板床,抄起身边的猎枪,就地卧倒,顺着工棚门口向门外射击。之前的很多传说及其他采金点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在睡前就做好了临战准备,枪都上好了膛,抄起就可以打。
门外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黑夜对原本就黑色皮肤的人更是天然的保护色,他们射出的子弹并无准确的目标,却有很大的威慑作用,来袭的匪徒也不敢冲进屋来。
但兰文宏他们只有三支猎枪,其中,一支是“八连发”,两支是单发,火力比不上来袭的匪徒。黑暗的木板房中,兰文宏把身边另一支猎枪摸黑递给另一个工友时,工友没抓到,刚用手电一照,打算寻找,门外的匪徒就顺着灯光一霰弹枪打来,兰文宏与那个工友同时受伤。工友伤在右肩,伤得很重,兰文宏伤在左耳、脖子和后背,却都不重。
他们分别透过工棚木板间的缝隙向外瞭望,防备匪徒从四面包抄,外面却漆黑难辨。
他们边射击,边给近旁另两个采金点的同乡打手机,寻求支援。很快,两个采金点的援兵包抄了上来。他们六七个人分成两路,同时鸣枪示警。
包抄的工友慢慢逼近到距离匪徒只有五六十米的距离,已然形成对匪徒夹击之势……
看到己方势弱,又抢劫无望,来袭的匪徒被迫消失在黑暗的森林中。
持续了大约20分钟的枪战,让兰文宏他们7个人中,一死一轻伤三重伤,可谓损失惨重。
看着死伤的工友和亲戚,兰文宏陷入了麻木——欲哭无泪。
铁血淘金
兰文宏他们最终没能弄清袭击他们的这伙匪徒到底是什么来路?是兵还是匪?只是从给他们打工的当地人口中得知,来袭击他们的黑人匪徒共有5人,在袭击中毫发无损,事发后已经远遁。当地警方虽然也调查、询问过,结果都像以往发生的类似事件一样——还是不了了之。
之前,他们总听说有黑人团伙到淘金点持枪洗劫的事,抢金、抢钱,不给就杀人、伤人,找警方报警也跟没报一样。他们来后几个月中,周边已有四个采金点发生被洗劫的事。来抢劫的人,都手持AK47冲锋枪,用枪口顶着采金点人的脑袋要钱。好在这几次抢劫中都没伤人。这次不同的是,匪徒们来后,端枪就伤人。
事后兰文宏他们想来,幸亏有备在先,否则,那天晚上,他们将全都命丧那伙黑夜杀手的枪口下。
兰文宏他们的猎枪购于3个多月前,也是为了“有备无患”,给自己壮胆。那支“八连发”猎枪用了3200塞地(加纳币,约合9600元人民币),两支“单发”都是1700塞地。
即便手中有枪,兰文宏他们也不想轻易使用。和气生财,强龙不压地头蛇,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想与任何人刀兵相见,他们实在不想挣带血的黄金。
“如果他们那天只是要些钱,我们也会给。” 兰文宏说。当时,他们的工棚里共存有3万塞地。
而发生在兰文宏他们身上的事,似乎像又一个强烈的信号,预示着曾经让很多人实现发财梦想的加纳淘金,有着越来越走向暴力的趋势。也仿佛在用事实印证着“暴利都必伴随暴力”的说辞。
在兰文宏他们的事发生不到一个月,在加纳上林淘金客中又风传,有人亲眼看到,有7个来自中国的淘金客,在夜间全部被神秘杀死在住宿的工棚中,到了白天才被人发现,不过这次死的人不是“上林人”,是中国其他省份的淘金客。这个并不能被证实或者证伪的传言,已足以在所有的淘金客中产生不小的影响。
随着6月1日加纳开始出动大批军警等武装人员,在加纳全境清理各采金点的中国人后,采金客中“又有人死亡”的消息,更是通过目前仍在加纳山上采金现场躲避的采金客的电话中每天传来。上林县明亮镇的梁大姐,接到在加纳山上躲避的儿子打来的电话,说是又在山上森林中,看到四具穿中国服装、有中国人肤色的无头尸体,同样无法证实或证伪。
伤心之地
“来之前,曾听来到这里的人说,当地人都‘挺实诚’、‘挺好处’,真正接触到了,发现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从小务农,长大后做过小买卖,也开小三轮给人送过货,还给人盖过房,一直笃信“真诚待人、吃亏是福、和气生财”的兰文宏,到了这里感觉到挣钱发财的艰难。
这里的有些人喜欢向他们要钱,很多人想从他们身上捞上一把。而且第一次给了2元,第二次就要4元,第三次就要6元,给少了就说你“不好,不好”。
“路上经常有当地人设置的收费关卡,不交钱就不让你的车过,交少了也不行。穿着制服,也不知道是税务、交通还是海关的,有的有枪,有的没枪。收了钱也不开发票、收据,完全没有规矩。他们有枪、有权,都是当地人,你只能低头。”
他无法确定:这里的人原本就是这样的规矩,还是后来发生了变化。
加纳的淘金之旅,不堪回首,他想彻底忘掉那里。
“不想再记住那个伤心地!”他心意决绝地表示。
血本无归
一场突如其来的劫杀,给兰文宏他们带来了惨重的人员损失,也彻底毁掉了他们的淘金梦想。
兰文宏说,如果没发生这场血案,他这近一年应该能挣到10万左右,“现在不仅钱没挣到,还背了一身债”。
兰文宏2012年5月最初去加纳时办的是旅游签证,在当地经过两个多月的市场了解后,就按照加纳当地的相关规定,改签了加纳的劳务签证,并在国内借贷10万元,与24个人合股购置设备采矿、淘金。
合股投入的240万中,购置一台三一重工的挖土机花费138.6万元,购置一套座机设备(黄金生产线)花费41万元,购置一辆必备的运输皮卡车花费26万元,剩下的30多万是用做周转的流动资金。
事件发生后,他们连死带伤,已无法继续采金,只能打道回国。近200万元的挖土机和黄金生产线,只得60万元折价给了其他采金点。这钱全部给了那个兰文宏死亡的亲属还不够。
兰文宏在经济上的损失状况,也不过是2011年后前往加纳淘金的这拨“上林人”损失状况的一个缩影。
上林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在前几拨人亿万、千万发财先例的昭示下,穷了太久的人们,启动了一波大规模前往加纳的淘金潮,更不乏父子同行、兄弟同行者。
在国内就素有采金传统和独特采金技艺的上林人,在“当老板才能多挣钱”、“多投入才能多产出”意识的影响支配下,有相当多的人怀揣合股采金的大量资金远赴加纳,每个人的身份既是打工者,又是投资的老板,合股资金通常来自众多家庭和个人,每个家庭和个人出股的份额不等,少则十万,多则三五十万。而这些家庭和个人的资金又多来自亲友的拆借或用自家房屋等财产抵押给银行获得的贷款。
他们大多是到达加纳后,先了解情况,与当地土地主建立联系进而建立合作采金的关系后,将带来的合股资金由国内采购挖土机、黄金生产线,整箱地运往加纳采金工地。
到了今年年初,上林人在加纳合股投资达到最高峰。今年春节后,从上林发往加纳的货物集装箱每天达到7至10个,一个集装箱中就是一条上林生产的黄金生产线。
而2011年后才去加纳的这拨上林人,也是这次加纳军警开始全面清剿中国采金者中损失最惨重者,他们的投入基本还未来得及见效就遭遇了清剿,并且是投入越多损失越惨重。
自6月1日开始,大批军警等武装人员出动,在加纳全境清理各采金点的中国人。有统计说,24小时内打、砸、抢、烧挖掘机等各种采金设备、生活用品造成的损失就超过20亿元人民币之巨。大多数中国淘金客必将因此血本无归,并负债一身,今后多年恐怕都无法翻身。
归国路远
上林县明亮镇的卢玉才是5月9日回到国内的,他也是整个上林县中很少数几个躲过此次加纳“中国淘金客”劫难的幸运者。自2011年9月远赴加纳淘金至今,虽吃不少苦,先后得过四次黄热病,但他认为,这比起他过去在国内其他省份打工并不辛苦多少。每月的收入却有六七千元,是他过去打工一千多元薪水的几倍,他已经感到满足。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淘金客,并无采矿的股份投入,此次回家,他带回了9万多元的收入。
相比之下,在中国的淘金客中,他是属于幸运的。
自6月1日开始军警等武装人员在加纳全境清理各采金点的中国人后,这些军警等武装人员又放任甚至鼓励或怂恿当地村民、不法分子、暴徒洗劫中国淘金者,见什么抢什么,在中国淘金者采矿点甚至一些市镇的中国人聚集点、中国城,连宾馆的冰箱、电视等各种生活用品都洗劫一空。各种武装人员、不法分子、暴徒还在各处设卡,抓了放、放了抓,反复抓扣中国人,反复收取罚金、赎金,尽可能地洗净中国人身上的余财。
按上林人这几天从加纳打回的电话反映的情况看,此前有媒体报道的“共有116名在加纳的中国公民被羁押”,只不过是当地中国淘金客目前面临严峻情况的冰山一角。
数量庞大的中国淘金客,目前不仅很多人注定血本无归,连归国的机票钱、维持生命的饭钱都成问题,还要在山林中到处东躲西藏,如惊弓之鸟,怕被抓,更怕被杀。这些人中,既有上林人,也有广东、河南、浙江、陕西、黑龙江等地的淘金客。而在上林当地,淘金客的亲属接听到这些躲在山上的亲人打来的求救电话,都心急如焚,促使他们拼命四方求助,却又无可奈何。
从那些远在加纳的淘金客的越洋电话中可知,时至今日,在当地淘金的中国人,绝大多数早已断绝了继续留在当地淘金发财的梦想,只想尽快踏上归国的行程。但是身处的环境,又让他们根本无力自救。
截至昨日,谁也无法说清,目前在加纳从事淘金的中国人到底有多少。
记者只是从间接的渠道得知,仅广西上林一县,从2007年至今,全县办理出入境护照去加纳的人,共有1.7万人。其中大多数出自上林县的明亮、巷贤、大丰三镇。明亮一镇的人说,明亮一镇在加纳淘金的人数达3600多人。从各镇了解到的情况是,所有去加纳淘金的上林人中,这几年陆续回来的只占总数的十不足一,由此推算,目前留在加纳的上林人还在万人以上。
从去年年初至今年5月当地开始大规模抓捕中国淘金客之前,是上林人大规模前往加纳淘金的又一个高峰期。
法与非法
此次大规模清剿中国淘金客给出的理由是“中国人非法淘金”。但加纳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既是矿主也是中国淘金客主要代言人的苏震宇表示:“中国淘金客大多拥有加纳政府颁发的工作签证,并且也愿意遵守当地相关法律,此前加纳政府招商引资时曾表示在加纳本国人持有小规模作业的采矿执照的情况下,可以使用外国提供的相关技术支持、设备和劳工,这也是加纳当地法律允许的。”
他说:“有的上林人的确是拿着旅游签证到加纳淘金的,但并不代表所有上林人都是这样。军警鼓励或怂恿当地村民、暴徒将中国人的驻地、财产洗劫一空,也导致很多中国人护照、证件同时被焚毁、丢失,因此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他介绍,5月底,中国驻加纳使馆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工作组都曾与加纳协商,中国矿主们希望撤离,向加纳政府要求两个月时间进行撤离设备、回填矿坑,最后加纳给出两周期限,但却在第3天就有军警去工地,并携带AK47开枪、焚烧、破坏设施。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