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走进伊朗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张翠容] [日期:13-06-25]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想不到,去伊朗是这么容易的。大家对我能顺利取得落地签证都啧啧称奇,我也感到自己确实有点运气。我轻松愉快步出机场。伊朗呀伊朗,我终于可以触摸你、正视你!

  想不到,去伊朗是这么容易的。
  在香港,与朋友谈到前往伊朗,有人充满疑问,还以为那里很乱。不然,就是签证困难。其实,香港特区护照可以办落地旅游签证。不过,为了不冒风险,不少人仍然宁愿麻烦一点,到伊朗领事馆预先申请签证。
  我曾致电领事馆询问情况,他们说伊朗大选期间,签证比较严谨,通过领事馆办的旅游签证,逗留期已由一个月缩短至两星期,落地签证则更没保证,可能只给予一星期逗留期。
  由于出发前太忙,唯有硬着头皮抵达伊朗境内碰运气。但我也准备好了离开伊朗的机票、证件照片、酒店订房证明、伊朗行程表等等。
  从新疆飞去伊朗,机上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和生意人。伊朗正受西方制裁,主要日常物品大多来自中国。
  下飞机了,我立刻跑到机场的签证处。有一个房间窗户外写着“签证”,房间里有好几位中老年男子在闲谈,我表示想申请落地签证,一男子立刻走过来,满脸笑容说:“欢迎到伊朗来!”跟着给我一张十分简单的表格,连下一程机票也懒得问,他致电酒店欲确认一下我的住宿,没人接听就算了,也没有多问我来伊朗的目的,不用照片,十分钟内便发出签证,十五天期限。之前我准备好的东西,完全不需要。
  哈,出发前的神经兮兮,原来只是我想多了。
  人生烦恼多,很多时候就是我们太多假设,疑神疑鬼,无论对人对事。
  我轻松愉快步出机场。伊朗呀伊朗,我终于可以触摸你、正视你!
  心情一放开,没提防骗人的司机。一位自称司机的男子把我领到停车场,第一时间将我行李放入后备箱,然后狮子大开口要价。我假装哮喘发作,药物在行李内,吓得他立刻打开后备箱,我取回行李便狂奔回机场大堂去。
  美国不久前宣布进一步制裁伊朗,这一轮制裁主要针对伊朗货币,目的是令企业大举抛售伊朗货币,该货币应声下跌,而且迅速贬值,伊朗人民面对最大的冲击,就是飙升的物价。
  制裁实施后,伊朗货币里亚尔兑美元从一万多下滑至三万六,通货膨胀则上升至百分之三十多。一伊朗朋友告诉我,这只是官方数字,真实的数字应该更高。
  美国为什么要在伊朗大选期间加大制裁?这真是司马昭之心了,美国认为制裁可令伊朗人怨恨政府,不去投票。低投票率可令伊朗新政府更缺乏合法性基础,加上民生不稳,社会不安,美国期待人民起义。
  由于西方对伊朗大选虎视眈眈,伊朗执政者在大选期间更是神经兮兮,他们首先就限制外国人入境。自5月开始,伊朗收紧签证,导致来伊朗的游客大幅下降,原本热闹的旅游地区,现在却变得冷冷清清,店铺生意一落千丈。
  大家对我能顺利取得落地签证都啧啧称奇,我也感到自己确实有点运气。无论如何,我大选前来到伊朗首都德黑兰,便是要感受大选的气氛。可是,除了到处可见的候选人海报外,一点气氛都没有。
  还记得2009年的伊朗大选吗?国际媒体给予头版报道,皆因当时气氛比这次炽烈得多,保守派与改革派候选人斗得死去活来,大批改革派支持者不断上街抗议,还爆发了一场被西方称为的“绿色运动”的反政府群众运动,在国际媒体眼内,以为颜色革命一触即发,怎知最后“绿色”退潮,内贾德在争议中连任。
  自此反对派被打压得一蹶不振,不成气候。现在,在伊朗,有不少人都不愿再谈革命。
  说到革命,这意味着把现有的制度推翻,以另一制度取代之。其实,伊朗在1979年已发生过一场轰轰烈烈的伊斯兰革命,并为伊朗奠定了目前的制度,即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伊斯兰什叶派信仰是人民坚定的宗教信仰,有伊朗人甚至以伊朗能成为什叶派的大本营而骄傲。从中可以看到,伊斯兰革命不仅为伊朗奠定了牢不可破的政治基础,同时也塑造出一种道德伦理标准,并深深根植于人民的思想中。
  1979年,伊朗人对当时执政的巴列维国王深恶痛绝。巴列维是美国扶植的政权,他企图把伊朗带上全速的现代化列车,可是,世俗化的同时也迎来了道德标准的大幅下滑,贫富分化严重。巴列维未能镇压住庞大的抗议声音,不得已落荒而逃,伊朗大学生更迁怒于美国,引发出举世瞩目的劫持美国大使馆人质事件,一场浩浩荡荡的伊斯兰革命由此展开。此际,在巴黎流亡的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班师回朝,肩负起洁净伊朗的任务,革命水到渠成,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为伊斯兰共和国度身打造的新宪法出笼,专家委员会选举最高宗教领袖兼国家最高领导人,他是政教合一的象征。
  自1989年霍梅尼去世后,哈梅内伊继任至今。在哈梅内伊之下,就是民选总统和国会。伊朗所实行的是总统内阁制,总统是宗教领袖下第二位国家最高领导人,由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任期四年,可连任一届。至于民选国会,则由宪制监护委员会负责监察其决议是否合乎伊斯兰教义和宪法原则。在此,我们可以认识到,宗教信仰在伊朗的重要性,即使司法部门的领导人,也是由最高宗教领袖任命。但,在宪法里,行政、司法和立法部门之间又拥有相对的独立性。
  总之,除了伊斯兰宗教、体制、教规、共和制及最高领袖的权力不能动摇外,其余都可按人民的选票决定。如有人欲改变伊斯兰革命建立的制度基础,均一律被视为大逆不道。面对这个“金光圈”,自称为改革派的政治领袖也不例外。从穆萨维到哈塔米,都不敢触碰,那外界如何能期待他们为伊朗带来另一场天翻地覆的革命,推倒神权制度?改革派领袖充其量只是在一个大框框里进行修补工作。而这次伊朗大选,改革派被排除在外,意味着改革派进行修补的机会也没有了。
  作者为香港独立记者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