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01-11]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塞伦盖蒂有着大地奉献给人类最大规模的动物群落:无数的牛羚(角马)、班马、羚羊、斑鬣狗、长颈鹿以及众多的狮子、大象、黑犀牛、水牛和花豹等闻名世界的非洲五大兽,还有300多种鸟类,构成了世界最大的动物自然生态系..


最后的迁徙群落

        每年11月至来年5月是塞伦盖蒂的雨季,此时动物从稀疏分散走向聚集,是观赏动物之旅的好时节。

  塞伦盖蒂在马赛语中是“无边的平原”,它位于东非大裂谷南部、坦桑尼亚共和国北部马拉、阿鲁沙、希尼安加3区境内广阔的草原上,面积一万五千平方公里。1956年起它与恩戈罗恩戈罗生物保护区合成一片,得到国际公认被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态计划中的生物保护区。


温顺的斑马

  塞伦盖蒂有着大地奉献给人类最大规模的动物群落:无数的牛羚(角马)、班马、羚羊、斑鬣狗、长颈鹿以及众多的狮子、大象、黑犀牛、水牛和花豹等闻名世界的非洲五大兽,还有300多种鸟类,构成了世界最大的动物自然生态系统。每年的五六月之间,塞伦盖蒂的食草动物从中央平原向西部常年有水的地区迁徙;到七八月之间其中一部分又从塞伦盖蒂向马赛马拉草原迁徙,浩浩荡荡的动物大军形成震惊世界的壮丽景观。

  广袤草原惊喜不断

  今年的动物大迁徙来的较早,七月底开始到八月初大批的角马已经从塞伦盖蒂渡过马拉河进入了马塞马拉。尚未出发,就有人看到了新闻,八月中旬到达后我们依然不死心,一行人守在了马拉河边。河边集聚了一小群角马和斑马在河岸徘徊,今年天旱河水很浅,鳄鱼露出在水面胆小的角马不敢过。我们的车躲在河边的灌木林后,耐心等待。终于几匹斑马带头冲下陡峭的河岸,引得一群角马也随后冲了下来,渡河开始了,自然是引起一阵狂拍。没人能准确掌握迁徙从哪天开始,它也不会在一二天内结束,这是大自然在一个时间段内上演的生命之歌。
 


珍贵的黑犀牛

  住进塞伦盖蒂自然保护区酒店后的第二天傍晚,趁着拍摄奔跑的斑马、跳跃羚羊的余兴,听说前面又有精彩,车队冲到了小河边。一条巨蟒在河边捕捉到一只来喝水的羚羊,用身体紧紧缠绕至羚羊窒息死亡,慢慢吞食。狮群显露了十足蛮横无理的非洲草原霸主之气,硬是从蟒口中将羚羊夺下,巨蟒难敌众狮只得悻悻而退。暮色中很难拍摄,同伴用超强军用手电筒照明,才得以观赏这强取豪夺的一幕。

  清晨车队继续前行,经过丛林中的岩石边停了下来,一只神出鬼没的花豹卧在岩石顶上,车上鸦雀无声,生怕惊动这多疑的家伙。这种夜行动物游人极难遇见,大概是昨夜饱餐之后在“透饭气”,才让我们一睹芳容。一路上从悠闲自得从容不迫的大象;木讷呆滞缓慢笨重的黑犀牛;成群结队勇往直前的野牛群;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的动物界美女猎豹,到目无一切横行霸道的狮子,早已看到多次,唯有这鬼魅似的花豹偶露真容,也是我三到东非仅有的一次会面。


动物中的绅士长颈鹿

  友情提示

  1、 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与肯尼亚的马赛马拉仅一河之隔,两区浑然一体是动物的天然家园,以往两地可自由通行。1977年两地之间的边境关闭后,坦桑尼方面最欢迎游客首先到达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然后转赴去塞伦盖蒂。然而东非主要的国际机场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不少旅游团仍选择先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再从西南部的安博塞利或者西北部的依斯班那入境,奔赴塞伦盖蒂。

  路经:广州直飞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转机飞达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再转乘越野车进入塞伦盖蒂。

  广州直飞内罗毕,乘车进入马赛马拉,转赴边境关口依斯班纳过境,直赴塞伦盖蒂。

  广州直飞内罗毕,乘车进入安博塞利,过境入坦桑尼亚的阿鲁沙、经玛利雅娜、思戈罗恩戈罗等地进入塞伦盖蒂。

  2、坦桑尼亚与肯尼亚货币都是先令,两国货币在塞伦盖蒂都通用,但汇率差距很大。人民币兑肯尼亚先令是1元:10.99先令;人民币兑坦桑尼亚先令是1元:192.09先令。从国家整体水平来看,肯尼亚同样比坦桑尼亚富裕很多。

  3、塞伦盖蒂气温年差较小,年平均气温20. 8℃,降雨主要集中在11月至第二年5月。巨大的塞伦盖蒂对300多万只食草动物来还还是太大了,旱季中央草原上每平方公里动物分布较少,只有雨季是塞伦盖蒂动物聚集的时间,每年二月又是角马生育期间,食草动物聚集的同时引来大批食肉动物,因此观赏动物捕猎的最佳时间是每年的二月至六月。
 


旱季拥挤的河马群

  火山明珠世间天堂

  恩戈罗恩戈罗200万年前还是一个巨大的喷发岩浆的火山口,如今是一块面积达160多平方公里的火山盆地,乘车观赏动物在路上穿行要走八十多公里。这里地形独特、四周封闭、风调雨顺、水草肥美,因为没有旱涝,连角马和斑马都失去了迁徙的本能,火山口内的食草动物全部成了常住民。食肉类动物则成为自然平衡的守卫者,杀戮也变成了淘汰老弱病残的正义之举。这里有终年茂盛的草原,青葱的灌木林及高大的刺槐林,还有永不干涸清澈的河流,以及湿地、淡水湖和咸水湖,好一处动物的世间天堂。站在火山顶向下看,碧绿的草原拥抱着蔚蓝的湖水,湖水边镶着一圈洁白的盐碱地,就像一颗巨大的珍珠镶嵌在草原上。

  狮群懒洋洋地在草丛中打着盹,四周停满了车辆在围观它们,也观赏无动于衷不屑一顾。河马躲着烈日,在水中偷闲;大象在不停地吃草,那巨大的胃似乎永远填不饱;好动的斑马在不停地追逐、嬉戏与打斗;只有角马集聚成一大群,不断的发出“嗡啊、嗡啊……”的呼唤,反反复复从盆地中这块草场到那块草场地转移,似乎还在喊着“走吧!走吧!”,在不知不觉地重复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本能———大迁徙。


猎食的鹰

  角马的迁徙队伍中总是夹杂着一队队斑马家族,这是大自然在优胜劣汰的物种进化过程中形成的绝妙组合:角马有着非凡的嗅觉,可以闻到几十公里外水草的信息,准确地找到新草场;斑马却有着锐利的目光、敏感的听觉,可以随时发现危机,及时向族群与角马发出警报;两者集聚互为扬长避短,形成天然的盟友。占据草原食物链顶端的狮群则有着过人的战术,总是从下风处围捕角马,从而使角马的嗅觉失去作用。每当斑马首先发现危险,发出警报,胆小的角马则乱作一团,近视的角马分不清危险的方向,四处乱窜,甚至主动送上狮口,成为大餐。日子年复一年地过,角马与斑马这对盟友依然并肩同行,走在进化的路途上。
 


欢快跳跃的羚羊

  如诗如画玛利雅娜

  浩瀚的玛利雅娜湖一眼望不到边,湖的北部是一片弧形的山脉,宛如一弯月牙式的花冠镶在玛利雅娜的头上,站在山崖向南看,湖水一直伸向天边,水天融成一片。八月的旱季,使山边一棵棵古老的猴面包树,褪下了树叶,露出了巨大苍劲如虬龙似的枝干,走到猴面包树下,立马会感到巨大的压力向你冲来,一棵树干就是十个人拉着手也不能合围上。山脚下与湖水之间是一片原始的热带雨林,这才是真正的藏龙卧虎之地,2000多种动物在丛林中生息繁衍,丛林中每种动植物都有自己的一块领地与生存技巧,植物为各种动物提供食物,动物为植物提供繁衍与播种的服务,自然循环共同依存。


恩戈罗恩戈罗草原上排队等候观看狮群的车队

  乘车在林中穿行,时而各种猴子在头上的树枝间跳跃;时而看见巨大的黑色地犀鸟与脸颊上长着肿块的疣猪在地上觅食;静悄悄站在树丛中,彬彬有礼的是绅土般的长颈鹿,在三五成群地吃着树叶;哗啦啦扯动树叶,大摇大摆无所忌惮的是大象。小河潺潺流水、清风阵阵送爽、林中一片迷人的鸟语花香。小河与湖泊的连接处是一洼湿地与河湾,因旱季水少,湖水退出丛林远远地,露出大片干涸的湖床,河湾的水愈发显得珍贵,河马们以族群为单位,三四十只一群分布在河湾的不同地段中,各自挤成一团,不时地打着响鼻喷着水,偶而还争吵一下。沿着湖边丛林车子走了十多公里,已近黄昏。回到出口,西边山崖上的玛利雅娜酒店灯光已经亮起,该回去了。


车队前奔跑的斑马

  生态保护

  天地人和

  人类的脚步打碎了天地间的宁静,人类的无知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庆幸的是塞伦盖蒂已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在有识之士的鼎力下成为人类与自然界谋求和平相处的试验基地。形成了以旅游吸引资金提供资助,以科学的有限度的人工干预培植保护区的自然生态,以科学研究为支撑谋求大自然的平衡与保护区的持续发展。

  塞伦盖蒂的酒店一律选择在火山岩形成的石山中兴建,房屋依山势而建高低错落有致,建筑风格古朴自然,与岩石浑然一体巧夺天工。从远处看去只见岩石难见屋,走近穿过岩石门道,或穿过树林才见真容。酒店多为四星级,卧室、酒吧、宴会厅、泳池等设施一应俱全。入住这样的酒店仿佛自己融入了保护区,成为大自然中的一员。恩戈罗恩戈罗与玛利雅娜酒店都设置在高高的悬崖峭壁上,远远离开保护区,然而独特的地形位置,使游客在酒店即可饱览保护区内大自然无限绮丽的风光。
 


警觉的母狮

  塞伦盖蒂的科学家,从雷电击中草原燃起大火的启示中,找到保持草原持续发展的方法,进行了旱季分区、分片轮流放火烧草,雨季自然恢复草原旺盛生机的轮作式生息养护法,为动物提供肥美的草场和生存空间。在一些河流上有选择地筑起矮坝,以求在旱季形成一块块小型蓄水区,蓄水区周边自然形成绿色植被,从而为河马建造生存的家园。分级蓄水作用很大,有的区域还保护了湿地的生态,成为大象、水牛等更多动物在旱季的庇护地。虽然还不全知哓这些善意,在全球环境恶化的情况下,对塞伦盖蒂的影响有多深远。然而,也只有天地人和,倾力保护自然生态链才是人类与自然对话的基点。

  坦桑尼亚及其所在的非洲大陆,像一只神秘莫测的万花筒,五彩斑斓,内涵丰富。“野生动物的天堂”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使得这块神奇的土地成为喜爱探险的旅游者心中的胜地。


塞伦盖蒂隐藏在岩石中的星级酒店

  非洲旅游及坦桑尼亚“狩猎旅行”线路

  2002年埃及成为非洲第一个“中国公民组团出境旅游目的地”国家以来,中国赴非洲旅游的人数越来越多,市场上的相关旅游产品日渐丰富,从最初的联游线路为主发展到一国深度游产品越来越多,自助游非洲成为驴友们乐此不疲的旅程。

  坦桑尼亚有四个国际机场———其中达累斯萨拉姆国际机场、桑给巴尔国际机场、乞力马扎罗山国际机场为客运机场,肯尼亚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等国际航空公司均设有直飞航班往返,游客可方便地安排旅行计划。


恩戈罗大酒店大门

  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预计,受经济危机影响,2009年非洲旅游业将呈现较为缓慢的增长。就目前来看,相对高昂的机票费用,相对落后的基础设施,以及人们对于非洲文化了解的不足,仍是阻碍非洲旅游业快速发展的因素。

  而在过去的10年里,坦桑尼亚已逐渐成长为独立的旅游目的地,尤其是其北部旅游线路———这条线路汇聚了“狩猎旅行”的精粹,路上遍布多种多样的生态系统和非洲大陆野生动植物,从无边无际的塞伦盖蒂矮草原到马尼亚拉浓密的河边森林,从非洲具有象征意义的塔兰吉雷热带稀树草原到恩戈罗繁茂融合的生态系统,非洲野生动物的大迁徙构成完美的非洲之旅,线路中还包括乞力马扎罗山、恩戈罗火山口、奥杜威大峡谷等地标式景点,成为坦桑尼亚最繁荣的旅游线路。
 


玛利雅那酒店后院

  乞力马扎罗山是坦桑尼亚的象征,山高19344英尺,是非洲最高的山峰,也是世界上适合步行的最高山峰。其底部的直径长达40英里,峰顶的火山口被冰川覆盖,蔚为壮观。

  关于乞力马扎罗山,有一段颇富戏剧性的历史故事———此山原属于肯尼亚,19世纪被德国殖民者入侵并占为己有。后来英国殖民者接手此地,而德国人则坐拥坦桑尼亚,老伊丽莎白女王为庆祝德国皇帝威廉的生日,竟将整座山当作“寿礼”拱手相送。坦桑尼亚独立时,乞力马扎罗山也留在了坦桑尼亚的国土内。

  现在,各国游客可到肯尼亚境内眺望此山,却必须进入坦桑尼亚才可攀登。

  遗憾的是,由于全球气温上升以及顶峰降雪的减少,乞力马扎罗山上的冰川面积在过去80年中萎缩了80%以上,山顶雪冠面临在20年内消失的威胁,这无疑如同给属意此山的游客下了游览的“最后通牒”。

  草原上奔跑的野生动物群

  坦桑尼亚的一位记者曾说:“当世界即将进入21世纪的时候,我们仍然居住在像稻田里鸟巢似的茅草棚里,甚至和鸡、羊同居一室,何以谈得上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各式各样的茅草棚是坦桑尼亚乃至整个非洲的特色之一,无关贫穷富有。也正因如此,自然界在此以她最原始的样貌打动着游人的心,到处是鲜活的生命的力量。

  整个非洲地处热带,充沛的雨水和暴烈的阳光是其显著特征,典型气候包括热带草原气候、热带雨林气候、高原高山气候等。

  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栖息着世界上种类最多、数量最庞大的野生动物群。在动画片《马达加斯加2》中,四大主角狮子、斑马、河马和长颈鹿奔跑在辽阔的非洲大草原上,现实里,你可在非洲赤道一带一睹其尊容。非洲的很多动物都颇具“星味”,除了上述四种,还有现存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非洲象,贪吃的鼠鸟,濒临绝种的彩面山魈,以及剑羚、长耳刺猬等———要是好彩,说不定会看到这样的画面———雄剑羚用两只像剑一样又长又直的角决斗,抢夺属意的雌性;长耳刺猬突然蜷缩身躯,像球一样滚得远远的,为了避敌……

  非洲常见的野生动物还有大猩猩、狒狒、花豹、羚羊、角马、水牛、犀牛、鳄鱼、侧颈龟、变色龙、非洲蜥蜴、盲蛇、非洲树蛙、节蛙、鸵鸟、非洲灰鹦鹉、非洲塞舌尔莺、裸眉鸫、林戴胜、犀鸟、蕉鹃、非洲鲫鱼、非洲肺鱼等。


神出鬼没的花豹

  旅游业领头的农业国

  坦桑尼亚为农业国,主要农作物有玉米、小麦、稻米、高粱等,经济作物有咖啡、棉花、剑麻、腰果、丁香、茶叶等。作为多党民主国家,坦桑尼亚奉行社会主义和自力更生政策,但自给困难,目前仍有约半数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日常消费品需进口,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和许多非洲国家一样,由于境内旅游资源丰富,旅游业是坦桑尼亚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据悉,除了乞力马扎罗山世界闻名,非洲三大湖泊维多利亚湖、坦噶尼喀湖和马拉维湖均在坦桑尼亚边境线上,坦桑尼亚还有恩戈罗火山口、东非大裂谷、马尼亚纳湖等著名自然景观,桑岛奴隶城、世界最古老的古人类遗址等历史人文景观。过去数年间,坦桑尼亚的旅游业稳步增长,旅游业收入几乎是农业收入的三倍,成为全国经济的领头羊。
 


水中沐浴的蓝掠鸟

  濒临消失的乞力马扎罗山冰川

  坦赞铁路:“自由之路”

  坦桑尼亚与我国在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都有友好的合作关系,其重要标志之一,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由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三国合作修建的坦赞铁路,这也是迄今我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之一。

  修建坦赞铁路时,因施工困难大,设备落后,不得不采用“人海战术”,修建过程中我国建设人员达数十人伤亡。铁路建成后,为坦赞两国提供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交通干线,促进了两国的经济发展和交流,被两国人民赞为“自由之路”。而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友国的帮助,坦桑尼亚人民以往的生活方式———“吃饭一棵树(香蕉、芒果、椰子、木瓜等树)、穿衣一块布(围绕全身蔽体的坎噶粗布)、做饭烧水三块砖(支撑锅底用的砖或石头)”得以改写。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