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南太平洋游记:域外瑙鲁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09-05]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去瑙鲁旅行不需要签证,但必须要有一个有效的护照。入境时,移民官会顺理成章给你一个过境签证,根据你的要求准予最多一至两周的逗留期。实际上,任何航班只要中途停留瑙鲁,就算乘客不想入境,也得去经过这样的入境..

     在菲律宾东南约五千公里远的淼淼太平洋上,有一个独揽世界两“最”的国家:世界上最小的岛国和世界上国民生活水准最高的国家(之一)。它紧挨着赤道,是一个周长30公里,面积22平方公里的孤岛,属于典型的赤道海洋性气候,这个国家的名字是瑙鲁(NAURU)。
    它的人口有九千多,大多数是瑙鲁本地人,有少量邻近国家的人、中国人(好象这个地球上没有哪个角落找不到中国人的)和欧洲人。在太平洋三大人种系中(分别是迈克罗尼西亚人MICRONESIAN,美拉尼西亚人MELANESIAN和波利尼西亚人POLYNESIAN),瑙鲁人都能沾上点边,基本上是他们的“混合物”。
    从香港到瑙鲁,在关岛或菲律宾转乘瑙鲁航空,总共约需八九个小时。去瑙鲁旅行不需要签证,但必须要有一个有效的护照。入境时,移民官会顺理成章给你一个过境签证,根据你的要求准予最多一至两周的逗留期。实际上,任何航班只要中途停留瑙鲁,就算乘客不想入境,也得去经过这样的入境手续,然后再办出境上飞机。这大概能成为它的另一个世界之最----最莫名其妙了。
    历史上,瑙鲁是美国人或欧洲人的捕鲸队闯荡太平洋的“休憩补给站”。从1907年开采磷酸盐矿的那天起,这个国家的一切一切都完全改变了,瑙鲁之有钱,全因这个磷酸盐矿,它的品位荣列世界第一。开采磷酸盐矿所获得的财富,据说大多为参与此项开采和贸易的外国人所得,瑙鲁人只获得其中的小部分,但这小部分足以让瑙鲁人跻身世界上最高生活标准的人。按人头算,每个本地的瑙鲁人能从政府获得每年数千上万澳元的分红,就象是珠江三角洲一带靠出租转让土地的村民,而他们的国家就象是一个大的上市股份公司。它的的确确也不过是一个股份公司,瑙鲁本身被盛传有破产的危机!根据磷酸盐矿的储藏量计算,再过一两年,磷酸盐矿将开采完毕,国家、人民赖以生存的支柱倒塌。但最令人担心的还是,瑙鲁人因为“未雨绸缪”而往别国别处的投资全盘尽墨,在周围多国购买和兴建的酒店、大厦或没开张就要倒闭,或闲置着无法经营;而在营运当中的瑙鲁航空公司从拥有四架飞机,沦为只有一架飞机的“洲际航空公司”;等等。
    这是个很畸型的社会,别看瑙鲁很有钱,它却没有自己的货币。就象太平洋一带的好些国家一样,瑙鲁使用澳大利亚的货币作为自己的货币。本地人分成三部分:政府工或磷矿公司(天字唯一号)的职员;到外国(大多去澳大利亚)读书、工作和生活的人;留在本地游手好闲整日酗酒不闹事的人。没有工业农业,只有一点点商业和酒店旅游业。唯一一家酒店MENON HOTEL很豪华舒适,是国有企业;百货店餐厅的老板则全是华人,而且是广东台山人。酒店和店铺的工人(或许有的话),还有磷矿的工人都是来自邻近穷国的人。酒店和店铺的消费者则基本上只是本地瑙鲁人,或再加上不多的几个外国游客。按说,瑙鲁的人口密度在太平洋一带算是很高的了,可大街上、店铺里很难看见客人的影子,整个小岛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根本看不到它会有将来。
    瑙鲁是一个珊瑚礁岛(不同于珊瑚环礁),岛体是隆起的地壳,表面尽是嶙峋突兀的珊瑚礁,没有一处平坦而适宜游泳的海滩。但见离岸边百米开外,却有白花花的一堵堵浪墙,环岛皆然。原来,海床在这儿突然下陷,十分陡峭,大洋的海浪向岛上冲来时,突遇强劲的抵抗,激起轩然浪涛,之后才缓缓地向岸边冲来。这场面很壮观,也成了珊瑚礁岛的一个景观特色。

对于我们这种“自助游”的旅行者,参加当地的旅游团是必不可少的。瑙鲁太小,坐上旅游车,两个小时便走完全国。而参观它的磷酸盐矿就是旅行团的主要节目。磷酸盐矿其实是远古时的海洋生物沉积,崛出洋面后,再加上鸟类的粪便遗骸,经过千万年的风化而生成的矿藏。它的开采便是在岛上的珊瑚礁石丛中扒挖矿泥,经现场简单分离之后的矿物就成了一种重要的化肥原料。这种翻挖地面式的开采令岛上地貌一片荒凉,大部分的土地都被扒挖过,现在的矿区就象缩小了的云南石林,树木稀疏,生态受创,景象破败,那种“没有将来”的感觉更形沉重。

瑙鲁就在赤道南41公里处(纬度是零度),白天的日晒非常惨烈。有一回,我们坐车到邮局集邮后想自个儿漫步一会儿,斗胆暴露在阳光下。那可是赤道晌午的太阳呵,露天下的步行简直就如在干蒸的桑那浴室一样,一会儿我们就让酷热逼得浑身上下透不出一口气儿来。艰难地走到树荫底下,用手遮搭着前额,前后张望,哎呀,前不着铺,后不着店,中间也没有树木,哪儿有可以避开烈日直晒的通道呀?正困惑间,一辆暗红色的“面的”在我们跟前嘎一声停了下来,驾车的是一位近四十岁的女人,车上还有一个小女孩。她询问我们到哪儿?我们遥指前面一丛树荫:“那儿的一家中国餐厅。”“上车来吧。”“我们要付钱吗?”“不!免费的。”她一脸自豪地向我们招手。我们象捞了根稻草似地急忙上前开车门,她一句“当心”还没说出口,车门在我们一拉之下咣当一声差点没掉下来。她哈哈大笑,跳了下车,拉上只有她才会侍候的车门,众人皆乐。上车没聊几句,那个餐厅到了。我们恳谢一番,飞跑进了有冷气的餐厅,就象躲避大雨一样。
    我们住在瑙鲁唯一的一家酒店,MENEN HOTEL。这家酒店在我们国内至少可达四星级以上,且紧挨着大海,住在这里的享受实非酒店设施可以评价。若象逃难般从外面的煎熬回到酒店,坐在酒廊里享受空调,透过面前的落地大玻璃观赏海景,怡情真就渗透全身,化作香醇佳酿,令你醉醉的,美美的。

    不过,酒店的豪华并不能补偿我们的一点遗憾:住了四天,每天清晨看日出,横竖就是看不到!只见周围星光隐退,东方乌云重锁,稍后天边霞光幻影,海上金光闪闪,却就是没有一轮红日冉冉而升。最后就只有几张霞光幻彩,羞闭红日的“日出照”交差了。四天后的清晨,我们登机飞往斐济,继续我们的南太平洋之旅。对瑙鲁的最后一瞥仍不住感叹它的小,跑道得延伸出海岸,跑道与候机楼之间也还得夹着一条普通公路,总之从踏上这片土地的那天到离开的此刻,感觉都是从没有过的奇趣。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