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玻利维亚盐湖的超现实旅程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09-07]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玻利维亚西部高原,傍晚神秘明净,天空呈现一种怪异紫红色,挂在雪顶的远山,在夜幕中时隐时现。我们赶在夜晚前去签证。

 
玻利维亚盐湖上的旅行
  能跨越Uyuni这个全球最大盐湖,是我人生的意外收获。那时我驾车横穿南美,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在几个国家访问。刚过智利和玻利维亚边境,我们团队4个人,全都出现高原反应。夜路危险,司机和助理建议找个旅馆住下。有这临时决定,才有途经盐湖的可能,才有被盐湖震撼的体验。
  危险而有趣的决定
  玻利维亚西部高原,傍晚神秘明净,天空呈现一种怪异紫红色,挂在雪顶的远山,在夜幕中时隐时现。我们赶在夜晚前去签证。我们当时计划穿越很多无人区,带着一个汽油桶准备随时加油。丰田皮卡尽力疾行,但是由于高原缺氧很难提上速度,几次险情虽然最终化解,还是令我们心跳不止,头痛等症状,都被行车状况冲击得淡忘了。在这样紧张气氛下,人更容易进入斗志昂扬的状态。
  签证处是一简易场所,签证官和边防军开着一种类似雪地摩托车四处巡视,这是高原专供柴油机车。签证很顺利,请他们指点最近村庄,还有4个小时路程。谈话中我听出,村庄旅馆附近有巨大盐湖,夜晚穿越盐湖是极危险的事情,签证官不断警告我们。
  我对盐湖没概念,西语不灵光,没麻烦翻译,凭感觉我们将遇到有趣的事情。穿巡山涧中白色盐路上,四周静悄悄没有一丝光亮,模糊的盐路蜿蜒在黑影山峦间,盐野笼罩在惨白月色里,像东北的冬季,深山静得吓人。汽车几次陷入路上浅盐水沟,推车时顺便品尝地上盐,咸,还有些苦,错以为这就是传说的盐湖。
 
意气风发的牛仔们
  来到小村庄已是午夜,村子里有年轻人,就着旅馆灯光踢足球。村子依靠柴油发电,到处是冰冷感觉,唯一有热气的地方是旅馆楼下酒吧,酒吧壁炉放出大量烟,三两欧美人在烟雾中喝酒取乐。整个旅馆只有我们两伙旅客,房间闪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增加了鬼魅气氛,偶见隐匿暗处的宗教用品,更令我这无神论者心生神异。
  酒吧的音乐能带给人安全感,闲聊中他们给我COCA(古柯叶),不断絮叨这个东西好。查掌上电脑维基百科,COCA原来是制造海洛因原料,在玻利维亚是合法使用的日常用品。高原反应和古柯刺激,导致了奇怪的睡眠,飘飘忽忽梦到在水面狂飞。
  司机说COCA能减轻高原反应,因此找到持续食用的理由。后来知道COCA和茶叶差不多,和毒品有差别,但会致人兴奋,也有咖啡一般的成瘾作用。对我来讲这东西很香,高原雪域中令我回忆起美好的森林——身处荒芜的高原更怀念适宜气候。嘴、皮肤变得极为干燥,指甲裂开渗出血,用猪油涂上。期待下个城市能买到手油,身临其境才能体验到这些细微用品的价值。
  找到我们的行车图,上面有个好大的盐湖Uyuni,一种魔力诱惑带我们向东方急驶而去。
 
玻利维亚美女
  汽车在盐湖上飞翔
  在翻译的惊讶声中醒来,头依然很痛,车外已是白茫茫一片,汽车孤独行驶在无际白海中。视野内只有前方一辆越野车,由昨晚旅馆酒吧的欧洲人所开。于是两辆车结成穿越伙伴同行。这里有个不成文规矩,无论什么车都不能单独穿越盐湖,必须结伴一起走。平时少有人或车经过这片荒芜之地,独行车要在旅馆等候可能的同行者。为了等到我们,这位欧洲朋友在旅馆住了3天。
  盐湖看似平静,里面却充满杀机。还好冬天没有雨,夏天如果下雨,这里就变成一个浮着盐水的浅水湖,水不深,汽车就可以穿越盐浪,但盐水对汽车会造很大损伤,尤其对机车刹车系统危害巨大,因此司机都避免雨季来这里。
  但是,Uyuni盐湖的雨季对游客充满诱惑,雨后分不清哪里是地,哪里是天,哪里是盐湖——简直就是天堂。高原晴天时云朵很低,蓝天白云映在盐水上,被水下盐折射出奇景。处在掩映着天空的无际盐野间,在水中云朵里穿行,是种非凡感受。当时是南美冬天,听人谈起雨季盐湖,也看到照片,感觉夏天更令人向往。
  盐湖表面几乎没有车痕或路辙,地表是蜂窝状六角形结块,天然形成严丝合缝的整齐感,好像是人工铺设的岩石广场。人和车在盐湖里很容易迷失方向,因为附近有矿场,指南针也无法使用。穿越者如果迷失方向,会被腌成咸肉,永远留在那里。
  为了安全起见,玻利维亚政府在盐湖里,堆了许多盐堆指引方向,盐堆旁排放了旧轮胎,防止汽车撞在这些白花花的盐堆上。对于汽车来讲,盐湖上的交通事故很可能就是盐堆制造的,因为在这空旷的天然广场,男人都无法抑制那种热爱急速的动物本能。
  丰田皮卡载着4个人、6只大行李、1个大油桶,飞驰到160迈。途中数次轮换开车,就连不会开车的女翻译都敢尝鲜。COCA、拉丁劲曲、广博视野、极限速度,让人的精神变得高昂起来,能体验到那种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与共鸣。这不就是我昨晚COCA中睡眠的梦境吗?我在真实的水面上飞翔。
 盐块做成的旅馆
  盐湖路程快接近对岸时,忽然发现左侧天边有个建筑物。我建议大家去看看,天边的东西是什么?抵达后发现这是一座茅草屋,走进后才发现这不仅是一茅草屋,是一家盐旅馆,全车的人都为之惊讶。这个旅馆外面的桌子椅子全部由盐块制作,室外还修了一个盐水池,作为仿造泳池,烘托气氛的装饰品。
  室内有10多名玻利维亚的印第安人在工作,修补盐旅馆屋顶。室内有几个客房、三个客厅、一个餐厅、一个厨房、两个洗手间。除了窗户、门、屋顶是用木材建造,其余全都是用盐建造。床是用大块盐切割出来的,上面铺上稻草和被褥;地面有些部位是小盐粒铺成,有些则是大盐块做的地面砖;壁炉是用盐块雕刻的,受热区域内部用了砖;桌椅也是盐做的,餐桌是最大最平整的一整块厚盐。
  老板是盐湖对面几十公里外的Uyuni的城里人,在那里经营旅馆好多年。最初开设盐旅馆,是想为当地人穿行提供方便,没有多久就在旅游界小有名气,许多人慕名而来,甚至阿根廷、巴西的私家飞机也常过来演练,顺便在这小歇——盐湖是天然练习场,随处都可降落,盐旅馆就是他们和情人的浪漫居所。
  据老板说,盐湖还是美国航天局内定的航天飞机迫降点,如果航天飞机返航地球时出现类似911的极端事件,盐湖就是航天飞机的家园。我偷笑,路上的指路盐堆,不会造成航天飞机翻车吧,南美各国尤其是玻利维亚不喜欢美国人,说不定会把航天飞机扣留,认为是上帝给当地印第安人的礼物呢。
  在我看来这是个条件艰苦的旅馆,实在是不适合我们居住,很敬佩那些尝鲜的勇士。盐旅馆内的餐饮、厕所、卫生条件、含盐的空气等都是问题,即使可以忍受这些条件,在干草堆床上睡觉,还要花上不菲的价钱,想着都心痛。游客使用盐旅馆的厕所,也要付费5玻利维亚元(相当于人民币5元)。
  室外的工人们在维修房间,我跟着爬上屋顶,体验一下高视觉的冲击力。到了屋顶拍照刚进入状态,工人们比划着向我要钱。我很吃惊,这些淳朴的面孔和索钱的行为,好像根本不能并提。我假装听不懂,陪着笑脸送一些中国礼物,工人们又感到非常开心。
  屋上铺着茅草,要小心踩在椽子上,否则一落空就会掉到旅馆客厅。站在屋顶环绕四野,旅馆就像一叶扁舟孤单渺小,盐海浩淼更显博大和凝重,站在盐海制高点,就像处于海峰浪巅的行舟高手,自得其乐。我们十分饥饿,却没有勇气在这里吃饭,不只是卫生问题,还有不菲的价钱。协商后我们决定上路,争取时间赶往下一城市就餐。身处盐湖才知道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无助,在盐湖里说人定胜天,简直是荒谬的笑话。看着远去的盐旅馆,好像刚经历过一个神话,相遇偶然却激起波澜。盐湖旅程更像一场超现实体验,犹如一场只能用生命去亲历的行为艺术。
  穿行玻利维亚
  在盐湖附近,要经过接近5千米的高海拔公路,穿越整天见不到人的喀斯特地貌,长途跋涉之后,我们象泥猴一样出现在盐湖东南部的一座孤独城市,那里的市长竟然是巴勒斯坦人后裔,他讲述了当年发现了玻利维亚到智利之间捷径的两名美国逃亡海盗的故事,这两位海盗的故事在美国家喻户晓,还被好莱坞拍成了电影,经常有大批美国人来这个小镇,看看当年传奇海盗被击毙的地方。这位巴勒斯坦后裔还专门收藏了当年这两个海盗使用的长枪。
  深更半夜我们在这位市长的别墅里参观他的收藏,夜深深、海盗故事、冰冷枪械、大刀、深邃眼神、旅途疲惫,都能唤醒那种超现实心境,成为旅途中非常独特的私人记忆。
  我们继续向南进发,去阿根廷和玻利维亚的跨境小镇。这段路途是全部南美之行的最艰苦行程,玻利维亚境内全部是土路,外面气温很高汽车水温也高,我们只能开一会儿空调开一会儿窗。车外的灰尘并不是由我们的汽车卷起来的,估计是半天之前其他过路汽车卷扬起来的细细浮尘,凝固在空中半天不下落,而我们的汽车带起的灰尘估计要明早才能落地。每个人都被呛得泪流满面,根本不敢拿出来相机拍摄,况且也拍不到什么东西——能见度太差了。这样的惨烈场景后来我在新疆克里雅的沙漠中也遇到过。
  从阿根廷回来,我们再次进入玻利维亚东部,在那些草肥水美的热带雨林附近村落里,乡村野小子带我们去钓食人鱼。我可不敢上他们的小木船,担心食人鱼把船掀翻变成它们美餐。在远处看着他们钓食人鱼,鱼钩随便往水里一仍,饿鱼马上就咬钩。夜晚就着玻利维亚的月光烤鱼,我也不想吃,那些鱼看上去太凶了,牙齿外露血眼浑圆,吃下去半夜肯定恶梦。这些食人鱼和钓鱼场景,现在还偶尔出现我梦里。
  玻利维亚这一趟的感受是那么强烈,即使有些图片随着我在南美旅程中那次被抢的相机一起丢失,那些图像也深深的印刻在我的内心。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