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自助的脚步踏遍四大洲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0-09-12]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陈亮自助游的南美国家,是最出名的巴西、阿根廷和古巴。国内旅行社不走南美国家的线路,是因为那边对签证的要求特别高,一般的旅游签证都会被拒签。

欧洲之行:有惊险也有快乐
在博客里,“老猪菜刀”如此形容自己:“蹄踏城市139座,国家15个,岛屿8座,珠穆朗玛5600米,阿尔卑斯3200米,潜海20米,滑翔280米,垂降60米,抓贼4次,死里逃生5次。”
“老猪菜刀”喜欢旅游,对他而言,旅行就是生活的营养,没有了,“再多的金钱也是空虚失落的。”当然,自助的感觉更好,“背一个包,拿一幅地图,如小鱼般穿梭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有那么一点点寂寥,有那么一点点惊险,但是天马行空,自由自在,旅游要的不就是这种感觉吗?”
“老猪菜刀”去欧洲源于一次突发奇想,几个人,10天,穿越意大利、德国、法国、瑞士、荷兰五个国家,经历很多事,也感悟很多事。
意大利街头遭遇小偷
“老猪菜刀”的第一站是意大利,没想到,在这里他就遇到贼了。
“早就听说意大利贼多,而且专偷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喜欢带现金。只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被他们惦记上了。”“老猪菜刀”是一个人从佛罗伦萨古城大卫像前的米开朗基罗广场出来,沿着阿尔诺河行走时,发现小偷的。
“有两个,一前一后,一直尾随着我拐进一条小巷。”“老猪菜刀”承认,当时确实感到自脊梁骨中直透出一股寒意。因为,“很多时候,这些小偷并不是偷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抢。”
“老猪菜刀”赶紧加快了脚步,正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有着一张张亚洲面孔的旅行团。“我顿时觉得看到了希望。”他挥着手,装模作样地跑向旅行团:“啊,原来你们在这儿呢,我来了!”
尽管旅行团的成员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但“老猪菜刀”还是长长地吁了口气,毕竟摆脱了两个贼。
“更意外的还在后头呢,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这是一个日本旅行团。”“老猪菜刀”说,“旅途中总是充满了不可预知的事情。”但是,“老猪菜刀”也承认,一个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晃荡”,会遇到一些小意外,“很多时候需要自己随机应变。”
只会“蹦单词”照样交流无障碍
“老猪菜刀”说,很多时候,旅行看的不是景,而是人。旅行途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跟他们交流,这才是旅行最大的乐趣。
“老猪菜刀”在游览阿尔卑斯山时,碰到了一个让他至今仍印象深刻的老人。“我是在下山的缆车上碰到他的,当时缆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老人叫WALER,78岁,奥地利人,一个人来旅游的,后来“老猪菜刀”就把老人称做“独行侠”。
老人提议,两个人不如来一场比赛,就猜上山的缆车前印着的国旗所代表的国家。老人一度领先,这让他有些洋洋得意。“突然,他猛地拽住我的胳膊,大声地叫‘LOOK,LOOK,CHINA’,我当时突然觉得一种莫名的感动。”
其实“老猪菜刀”的英语并不是很溜,很多时候,他跟人交流只是“蹦单词”,但这似乎并不妨碍他在欧洲交朋友。
“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不敢开口说话,其实,‘蹦单词’老外是能听懂的,不行的话,还可以配合肢体语言;再不行,画画,照样可以让我们交流无障碍。”这是“老猪菜刀”的经验之谈。
有时生活就是一种态度
在“老猪菜刀”字典里,没有“提前做功课”这个词,即便是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他也很少事前查阅各种旅游攻略。
在“老猪菜刀”看来,做功课就把“边玩边整钱”这搭事儿搞得太严肃了。“旅游就是要随性,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嘛就干嘛,饿了就走进一家餐馆吃,累了就走进一家旅馆睡。”“老猪菜刀”也甚少想到在旅途中如何省钱,“兜里带多少钱就用多少,用完为止。”
“老猪菜刀”欣赏欧洲人的生活方式,“其实跟我自己倒有几分相似,悠闲、随性。”
有一次,“老猪菜刀”在德国的一家酒吧喝酒时,一对夫妇引起了他的注意,“两个人头发已经花白,估计七八十岁了,他们就静静地坐在酒吧的一个角落,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笑意,当时,一个词就冒上心头,‘天长地久的浪漫’。”
“老猪菜刀”举了一杯扎啤走了过去,向两位老人表示敬意。“就这样干了两杯,结果,我就醉了,那是正宗的德国黑啤,酒精度很高,我丝毫不防备。但即便是醉了,我也仍很开心,为遇到这样一对老人。”
南美:让自己彻底地融入拉丁风情
南美是很多人向往的旅游胜地,却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大部分国人都只能从电视、电影中远远地了解那块神秘的大陆。在陈亮的自助游履历表中,最让他自豪的莫过于去年的南美之行。那次回来之后,身边众多的自助游同好者,都对他投来了羡慕又嫉妒的目光。
一个月突击葡萄牙语派上了大用场
陈亮自助游的南美国家,是最出名的巴西、阿根廷和古巴。“国内旅行社不走南美国家的线路,是因为那边对签证的要求特别高,一般的旅游签证都会被拒签。”陈亮去南美,办的是商务签证,那时一个朋友刚巧去巴西谈一笔业务,他知道后,硬着头皮要朋友把他也带上。在巴西进行了两天枯燥的商务会谈之后,陈亮扔下了朋友,独自踏上了旅程。
巴西是葡萄牙语国家,除了葡萄牙语外,西班牙语就是他们的第一外语,英语对巴西人来说,如同中文一样陌生。这让曾担任过英语老师的陈亮感觉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去之前,我就知道这一情况。所以抓紧时间,拼命地学习葡萄牙语。一个月的突击,效果看起来还不错。”
经过一个月的学习,陈亮简单地掌握了葡萄牙语里一些简单的对话。这让他在旅行中轻松了不少,除了一些景点需要他依靠用图片来说明之外,其余一些简单的问路、点菜、叫车都没有什么大问题。
“南美人都十分热情,你只要会说一点葡语,他们就会把你当做自己人,盛情地邀请你参加他们的活动,像跳桑巴舞、吃地道的巴西菜等。反过来,如果你一说英语,他们就立刻会感觉到了一层隔阂。”依靠自己半吊子的葡萄牙语,陈亮一路上结识了不少当地人,请他们当他的免费“导游”,带着他游览了很多普通游客都不曾到过的景点。
南美人的热情感染了我
在陈亮的印象里,南美人喜欢用一种带着拉丁风情的激情来感染你,无论你走到什么地方,他们都会以极快的语速,一阵风似的为你介绍当地的特色,有时还伴有丰富的肢体语言,即便他说的话有90%以上你听不懂。
如果你碰巧遇到他们正在参加聚会,他们也会热情地邀你加入。在阿根廷的时候,酒吧里有一对阿根廷恋人忘情地跳起了探戈,结果整个酒吧所有的人都跳了起来。一位阿根廷姑娘面带笑容地拉起了坐在吧台的陈亮,盛情地邀请他跳舞。“酒吧地方小,根本不适合跳探戈。即便一会腿碰到凳子,一会两对舞者互相撞在一起,他们也不在乎。他们喜欢的就是这种氛围。”陈亮说,虽然他一点也不会跳探戈,只能站在原地扭扭身体,可是在那样的气氛下,你能做的就只有尽情地投入,分享他们的喜悦。
在南美虽然只待了短短10天时间,但是回来后,陈亮感觉自己已经被他们感染,那股浓厚的拉丁风情依旧挥之不去。碰到朋友会特别的热情,肢体语言也尤为夸张,即使碰到了陌生人,也会满脸笑容地和对方打一声招呼。“每次自助游我都会收获一些什么,美食、人文,或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那次南美之行走过哪些景点我已经淡忘了,但是南美人所散发出的那种激情直到现在还影响着我。这也许就是旅行最大的收获吧。”
东南亚:省钱又快乐的旅行
柯佳自称是一个地道的经济型旅行者,每个月工资不多,却愿意存上好几个月,然后一次性地用在旅行上面。对于他来说,欧洲、非洲太贵,南美、北美又遥不可及,只能利用手头上有限的资金跑跑东南亚一带。
柯佳有一个目标,就是每年走东南亚一到两个国家,几年下来,尼泊尔、缅甸、柬埔寨、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几个国家他已经兜了一大圈。他说,省钱又不失乐趣,才是自助游的“王道”。
机票、签证尽在掌握之中
东南亚是旅游胜地,随着华人游客的增多,针对华人的旅游服务也越来越成熟。柯佳说,很多旅行社为了推广自己的线路,会跟游客说自助游的费用要远远比跟团高得多,不过只要精确了解机票的打折时间,还有提前订好酒店,费用其实是差不多的。
“一般三、四月的机票是一年之中最便宜的,因为这段时间刚好是淡季。而且想要拿到便宜的机票,一定要提前几个月订票。”去年,柯佳提前三个月订了一张去柬埔寨的机票,来回的费用只要1000多元,如果是临时订的话,费用起码要4000多元,价格差了好几倍。
不仅如此,东南亚哪几个国家签证好办,哪几个国家需要第三国签证,柯佳也是如数家珍。“这是制定自助游线路的基础,签证难办的国家,你就先签到第三国,先在那里玩一圈,然后再到那个国家。比如说,你想去尼泊尔,可是那边落地签证很麻烦,但是柬埔寨落地签证很简单,那你只要先到柬埔寨,再到尼泊尔,那时就可以办落地签证了。”
不走旅行社的包团路线
柯佳的自助游还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走国内旅行社包团的路线,这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一条宝贵经验。
第一次自助游的时候,柯佳选择的是泰国的普吉岛。因为经验不足,生怕途中节外生枝,柯佳综合了几个旅行社的路线,按照旅行社的景点选出自己喜欢的去走。可是一路下来,他发现,这些景点及路线都没什么趣味,景点里不仅人多,而且有很多价格高昂的自费项目。
“旅行社的团费便宜,所以他们挑选的都是当地最大众化的景点。像普吉岛,它其实有南北岛之分,中国人旅游基本上都是在北岛,是当地的旧城区,而聚集了大量老外的南岛,其实非常繁华热闹,那里才真正体现当地的风貌。”
从那以后,柯佳选择线路都是尽量避开旅行社的游览景点,再结合网上的点评做决定。柯佳说,所谓自助游,其实就是漫无目的的旅行,只要大方向定好,至于到每一个地方你怎么玩,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心情和喜好来决定。这种无拘无束的状态,虽然有些小资,但是这才是自助游的真谛。
最怕货币兑换点欺客
柯佳说,现在东南亚已经成了华人旅游的天堂,很多当地人看到一些华人出手阔绰,有时“宰”你起来,也是毫不留情。像在泰国及印尼,有一种叫tuk tuk的三轮车,你在上车前,一定要和司机讲好价格,不然就随时有可能“挨宰”。一次,他在马尼拉叫了一辆tuk tuk去附近一个寺庙。路程只有短短三公里,可是到终点时,司机却要500元人民币,比一般的贵出了10倍。
“像这类情况,和你到国内旅游一样,只要你多留心就可以避免。但是有些情况,却是明知被‘宰’,也丝毫没有办法。”柯佳说,在东南亚,有很多私人开的货币兑换点,为游客提供兑换服务。前年在马来西亚时,柯佳身上的马来西亚元花完了,他在酒店附近找了一个兑换点,按照当时的汇率,100元人民币可以换到约50马来西亚元,可是店主却只肯按照40马来西亚元的汇率兑换。等到他即将离开马来西亚时,店主的汇率又与国际汇率“同步”了。“一来一去,损失了至少500多元。”最后,他索性花光了身上的马来西亚元,买了一大堆当地的土特产回去。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