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湖北8农民回忆安哥拉打工惊魂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2-01-06]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闻着泥土的气息,但加川脑子里依然对万里之遥的安哥拉噩梦挥之不去。大洋彼岸24天的囚徒生涯,成了他永生难忘的片段。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闻着泥土的气息,但加川脑子里依然对万里之遥的安哥拉噩梦挥之不去。大洋彼岸24天的囚徒生涯,成了他永生难忘的片段。
  去年8月,来自鄂州农村的但加川和另外7名同乡一起,经人介绍远赴非洲西南角的安哥拉“打洋工”,不料因使用旅游签证,涉嫌非法务工,被当地移民部门扣押。经中国大使馆、鄂州市商务局等多方斡旋,8人终于回到祖国(本报2011年12月26日A06版报道)。
  4日,本报记者再赴鄂州,倾听他们讲述在安哥拉的4个月打工历程以及备受煎熬的24天铁窗生活。
  待遇低生活差
  罢工失败反遭监控
  34岁的但加川是鄂州市梁子湖区涂家垴镇人,回忆那段经历,他觉得一切都是因为对介绍人太过相信,没想过竟是非法务工。
  介绍人吴某是邻村人,以前也是一名建筑工。2008年,吴某开始介绍人到国外打工,有时也随同前往。但加川等人与吴某早就相识,去年听说吴某介绍人到安哥拉打工,就都报了名。
  他们与江苏一建筑劳务公司签合同时,约定工钱一年最低7万元人民币,每月工作28天。“我们都做好了苦干两年的准备,每人都带了两部手机、大量的衣物和常用药。”但加川一脸苦笑说。
  去年8月16日,他们到达位于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一个工地后,才知道工钱有变。实际按“点工”计算,一天只有178.5元,每月没休息,一个月最多5300元。住的是空调房,但伙食让他们难以适应,早饭一般就是菜汤泡剩饭,中午和晚上也很简单,稍微剩点饭就要罚款。
  一次,同乡袁锋焱要求加菜,可对方只给加汤。“我把饭盆放在桌子上抗议,就被罚200元,还在开会时公开批评。”袁锋焱说。
  生活的不习惯,让他们产生回国的念头。但去年10月份,江苏的3名工友因待遇等问题与资方产生争议,被中介强行遣送回国。当晚,恼火的中介把工人全部叫到会议大厅,播放拍摄的全部遣送过程,然后强调:“像这样的人回国,三四个月的工资一分钱也别想拿到,押金也没了!”
  但加川说,吴某也曾计划组织工人罢工,然后找公司谈判要求提高待遇,但没得到足够多的支持。反倒是但加川等8名同乡因为支持吴某,成了重点监控对象。“我们主动跟中介公司提出回国,飞机票和签证费我们自己出,让他算工资,但公司不理我们。”
  出机场上囚车
  运动鞋换电话求救
  随后,8人一度找到业主中铁十七局等单位反映情况,一位负责人表示安排专人处理。
  噩梦在12月1日清晨来临。
  那天早上6时,睡梦中8人被叫醒:“兄弟们快起来,老板答应给你们结账了。”
  但加川回忆,8人匆忙来到会议室清账,中介公司一名负责人却带着十几个黑人保安冲进会议室,把他们拖上一辆大巴。
  保安把他们身上的手机、押金条、钱包等贵重物品抢走,拿出回国申请,用手抓着他们的手强行签字、按手印。随后,大巴开动驶向机场。
  在机场等待拿护照出关,可护照发下来,签证那页竟被撕掉。
  漫长的等待,登机时间已错过。晚上5时许,他们又被带到机场侧门,不远处停着一辆囚车。
  8人被押上囚车,驶离机场。“那一刻,我们彻底绝望了。”但加川说。
  当地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囚车四周被钢板封死,车内滚烫像烤炉一般。8人极度虚脱中默默流泪,为了活下去,相互死死地拉着手。
  到达看守所后,狱警把他们从头到脚搜个遍,然后给每人发一小片面包。一进监室,一群黑人就蜂拥而上抢走他们手中的面包,也有好心的黑人送来一床薄毯让但加川躺下休息。
  就这样,他们在看守所艰难地熬过头5个夜晚,想向外求救,却没有任何通讯工具。读过技校的陈伟和黑人用英语简单交流,把自己唯一的贵重物品一双阿迪达斯的运动鞋,与一名黑人作交换,借来手机打电话。
  12月6日,他们向湖北的亲人打通第一个求救电话:被关进看守所,赶紧报案。
  他们心急如焚等待消息,没有任何洗漱用品,每天吃着难以下哽的硬面包,用自来水泡一小团米饭,晚上就睡在瓷砖上,身上长了虱子。他们陆续拉起肚子,年纪最大的熊有田最为严重,站立不稳,日渐消瘦。
  监所里递纸条
  拒绝伪证艰难返乡
  12月7日上午9时许,8人被押到当地移民局,中介公司老板带着翻译来为他们办手续。
  老板拿出一个信封,里面就是他们护照上被撕下的签证页。不料次日晚上,老板也被抓进看守所,原因是撕毁签证。本以为可以重见天日,这下8人再次绝望。
  大约又过了10天,他们正在吃饭时,隔壁传来一个神秘的纸条,上面用中文写着:“老乡你们好!相关单位有紧急事情需要联系你们,请拨电话936104×××找青岛老王……”
  8人激动了好一阵,设法拨通电话后,对方竟说:“过两天你们会被提审一次,如果问你们是哪个单位,就说没单位,问你们老板是谁,就说没老板,只说"我是中国人我想回国"。”
  他们的心又凉了一大截,意识到这个“救星”不过是希望他们作伪证,好与中介方撇清关系。权衡之后,8人决定不作伪证,继续向国内求助。
  事实上,从12月7日开始,鄂州市商务局、安哥拉大使馆、中铁十七局等单位就已在设法解决此事。经多方斡旋,当地时间12月24日的平安夜,他们终于离开监所登上飞机,次日抵达北京。
  回国后,他们被中介公司的人带到江苏停留几日,领到总计13万元的工资和每人6000元押金。
  直到现在,他们仍不知自己这次出国打工并不合法,甚至不知自己持的不是劳务签证,而是只能逗留15天的旅游签证。“中介公司说他们来办,保证安全地去、安全地回”。而邻村的吴某,直到昨日也没有任何联系。
  鄂州市商务局外经管理科科长尹祚兵介绍,出国务工必须办理劳务签证,目前在该局备案的正规出国务工人员只有2000人左右。仍有很多人怀着侥幸心理钻空子,通过旅游签证等不正规途径出去。他说,正规的劳务公司不收中介费,只收押金,回国后全额退还。
  费尽周折回家的8名农民工说,提醒广大出国务工的工友切莫上当受骗,一定要擦亮眼睛,走正规渠道。
  资料链接
  我省三例典型境外劳务纠纷
  1、2006年7月初,23名孝感人通过包工头持商务签证前往蒙古务工。因没有得到当地劳工部和移民局批准的劳工签证,陷入在蒙古国非法务工的境地,被当地警方拘留,处以高额罚款。省政府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耗费大量精力,在当年10月初将被困民工接回。
  2、2007年,武汉某公司介绍一批劳务人员前往俄罗斯从事建筑工作,劳务人员抵达当地后发现实际情况同协议不符,认为被骗要求回国,但因护照被扣留无法返回。通过我省商务、劳动、外事等部门的共同努力,在我驻俄使馆及经商处的大力支持下,该批劳务人员历经艰苦才返乡。
  3、2008年7月,我省某企业承包利比亚塔拉根项目,部分工人以未谈好承包价格为由,阻止出工,并与当地保安发生冲突,几乎造成流血事件。经请示我驻利比亚使馆和经商处同意,该批工人最终全部被遣返回国。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