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近200中国家庭被指不诚信或遭遣返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2-02-01]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一些中国移民试图通过空壳公司和虚假就业获得瑞典工作签证,以取得永久居留资格,被瑞典移民当局认为“不诚信”,最终将难逃被遣返的命运。

  一些中国移民试图通过空壳公司和虚假就业获得瑞典工作签证,以取得永久居留资格,被瑞典移民当局认为“不诚信”,最终将难逃被遣返的命运。
  目的地瑞典
  2011年3月底,老秋一家经过九小时的飞行,从北京来到了斯德哥尔摩。他在博客里写道,“从天上看这个国家,很冷。”
  移居瑞典之前,老秋在国内一中部城市做外贸,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看到了关于瑞典移民的宣传。在这些网站上,瑞典被描绘成了人间天堂:无需为养老、失业、医疗、住房而烦恼,孩子可以免费接受最先进的教育,自然环境优美,没有污染困扰,生活品质极高。与此对应的,还有“最宽松”的政策。无需资产证明,没有学历要求,四年后可申请“绿卡”,费用只需几十万元。
  老秋有些心动。他想象中的生活,是在瑞典买下两个农场,让孩子享受最好的教育,一家人富足而有尊严。
  不过,要想移民瑞典,并不是那么容易。瑞典乃是典型的非移民国家,没有明确的移民政策。2008年12月,瑞典颁行劳动移民条例,催生了瑞典移民市场。新法案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了非欧盟公民移居瑞典工作。通过工作签证来到瑞典,成为想要移居瑞典的中国人最主流的选择。在瑞典官方的网站上,不乏中国留学生成功进入瑞典的设计、电信等公司就业的案例。
  但对普通中国人而言,要想在瑞典的劳动力市场上找到一份工作,绝不是件简单的事。不过,既然瑞典政府开了这个口子,中国人也就从中嗅出了商机。
  工作签证“捷径”
  正因为移居瑞典难度颇高,提供瑞典移民服务的合法中介并不多。
  老秋在多家中介机构中再三选择,最后看上了胡晓青开办的“lifesweden.com”。
  老秋最终以他的外贸公司名义,在瑞典注册设立了子公司。而他妻子则作为高管,被子公司聘用。随后,他妻子作为主申请人,他和孩子作为家属,举家前往瑞典。
  中介为其提供注册公司、申请签证等一系列服务,
  同时在老秋一家到达瑞典后,还要提供第一次免费接机、办理定居手续、孩子入学手续等一系列服务。中介的服务费是21万元。此外老秋还需缴纳设立公司的5万元。经过将近半年的等待,老秋的妻子顺利拿到工作签证,一家人兴致勃勃地迁居瑞典。
  代价昂贵
  2011年4月中旬,老秋在斯德哥尔摩中心的一栋写字楼里,见到了在瑞典马格努松律师事务所供职的中国律师钮文鹏,她也是胡晓青办理工作签证移民的合作伙伴。
  就纳税和公司运营,律师向老秋提供了新的信息:老秋的妻子作为高管,参照当地同业标准,工资申报的数额在4万克朗;每月要缴纳的税费,应该是2.5万克朗;拿到签证后三个月就要开始发放工资、缴纳税费。
  如此一来,四年的税费乃是最初报价的将近3倍。老秋很快发现,瑞典的各项津贴也不是那么容易申请。不懂瑞典文,更不懂相关政策,老秋光是申请人口号和银行账户就很费周折。
  老秋觉得自己受骗了。而且他不是个案。2011年4月初,老秋的一个同样通过工作签证来瑞典“开公司”的朋友回国了,因为每月三四万克朗的开销超过了他的预期,承担不起了。
  事实上,每月2.5万克朗的税费,对于一个在瑞典正常运营、有所营收的公司而言,并非沉重负担。不过,不少移民者最初并未真正打算在瑞典做生意。
  老秋观察,他所认识的工作签证移民中,有一半人本人仍在国内做生意,挣了钱供妻儿在瑞典缴税费。直到现在,老秋的公司也没能真正运营。不少无力支付高额税费的家庭,则已选择回国。不过,因税费问题而带来的巨大落差,仅仅是老秋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另一场与之相关的风暴,正悄然来袭。
  遭遇欺诈指控
  正是源于对中介的不满,2010年底,有工作签证移民向瑞典移民局举报了中国中介的灰色产业链。与此同时,瑞典驻中国大使馆给瑞典外交部发的一份文件中,也提到了这一情况。
  移民局很快行动。他们在近年来办理的将近1000个工作签证案例中随机抽取了18个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在这18个案例中,仅有2家公司是在按照最初的申请开展业务。其余的16个案例中,有七人在入境后又去了其他欧洲国家;另外九人还在瑞典,但他们的公司没有展开任何实际运营,或者活动极少;而他们给自己发放的工资,也远低于申请工作签证时工作邀请信里申报的数据。
  很快,移民局便撤消了这九个人的工作签证,并向他们发放了遣返令。
  与胡晓青合作的瑞典律师事务所的马格努松也由此被注意。收到移民局遣返令的九个中国人,都是马格努松的客户。帮助中国公司在瑞典建立分公司,是该所中国部的主要业务之一。
  有关“中国移民欺诈”的消息,在2011年6月被瑞典主流媒体《瑞典日报》披露,在瑞典社会引起轩然大波。
  移民局堵截
  针对媒体的报道,瑞典律师协会对马格努松进行了调查。不过,2011年10月出炉的调查结论,并不认为律所本身存在违规行为。
  移民局对移民法庭的判决备感失望,遂进行更大规模的调查。除了已发放的九个遣返令,移民局的调查范围扩大到通过胡晓青和马格努松律所办理工作签证来瑞典的将近200个中国家庭,而且“调查的范围还会进一步扩大”。
  截至日前,移民署针对近200家中国家庭的调查已经进行了一半。Alejandro Firpo说,绝大多数工作签证移民者的公司没有实际运营,这些人也没有按照申请时申报的数额为自己发放工资。“这意味着他们在申请时提交了虚假的信息,他们被遣返的可能性极大。”按照瑞典的法律,工作签证移民者的家人可以在瑞典呆到居住许可失效,最长为两年。“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最后无论如何还是要回国。”
  而在老秋的观察中,80%的工作签证移民者已经选择主动回国。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