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创建汉字网站18年 “汉字叔叔”签证到期虚惊一场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2-08-09]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7月31日,经过足足几天的准备,美国人理查德.希尔斯(Richard Sears),来到天津市公安出入境管理局,试图把自己的中国旅游签证延长30天。在取证单上的“中文姓名”一栏,理查德填了一个奇怪的中文名字:“汉字叔叔”。

  7月31日,经过足足几天的准备,美国人理查德.希尔斯(Richard Sears),来到天津市公安出入境管理局,试图把自己的中国旅游签证延长30天。工作人员暂时留下了他的护照,给了他一张单子,让他8月7日再去取护照。在取证单上的“中文姓名”一栏,理查德填了一个奇怪的中文名字:“汉字叔叔”。
  这个名字是中国网友给他取的,理查德的另一个身份是汉字研究者。他独自创办了汉字研究网站(http://www.chineseetymology.org/),网站提供汉字的字源查询:输入某个汉字,即可查到这个字在古代的各种字形。2011年,这个网站被微博网友挖掘出之后,理查德一度曾是报章杂志关注的“网络红人”,有人称他“感动中国”,有人组织网友给他写表扬信。但当7月31日,理查德的护照被出入境管理局留下之后,他的朋友在8月1日发了一条微博,称理查德现在在天津:“贫困潦倒,加上签证到期,面临被迫离开中国的困境。”朋友希望通过网络帮他在天津找到一个工作,让他继续留在中国。轰动由此产生。
  签证风波
  微博发出之后,理查德被各路记者包围了—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过12个记者。他说:“最近我跟很多新闻记者讲话。”他的中文还是有点英语的味道,把聊天都称为“讲话”。每个记者都问理查德:“你的签证怎么了?”他每次都很有耐心地拿出纸笔把复杂的问题再说一遍。
  理查德持有的是旅游签证(L字签证),按照规定,旅游签证有效期为一年,外国人持此签证可以在中国逗留90天。一般持有旅游签证的外国人想在中国逗留更久,就出境一次,再回到中国境内,就可获得另一个90天的合法留在中国的时间。今年,理查德已经如此折腾了两次。在第三个90天就要到期的时候,理查德听说可以去出入境管理局办理一种手续,把自己的逗留时间再延长30天。他于是提前给天津市公安出入境管理局打电话,问清楚了需要的文件和流程。7月31日,天津市公安出入境管理局的工作人员问他是否有工作和收入?不谙中国规定的理查德以为证实自己有收入比较有利,就说自己在一家企业教过英文—事实上那是以前一个短期的兼职。工作人员留下了他的护照。事后有中国朋友告诉理查德说错话了:按照中国目前的规定,持有旅游签证的人是不能在中国工作的。
  理查德和他的朋友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是理查德和工作人员的沟通问题,还是他真的不合留下来的规定?他们甚至产生了一些很悲观的猜想:这会不会导致理查德必须离开中国?求助微博也由此产生。
  微博效应也让理查德惊诧不已。几天之内,他收到了500多封信,愿意给他提供帮助或者工作机会;三家知名的英语教学机构愿意给他提供工作签证;俞敏洪直接给新东方天津分校的老师发邮件、让其尽快和理查德联系;甚至连文化部都愿意给他一个工作机会!信件之多,理查德至今还没有一一阅读完毕。那些不能在他的签证问题上帮忙的人,纷纷通过汉字研究网站上的捐赠方式捐款。理查德说,自己一下子得到了两万元人民币的捐款:“忽然之间我就有了三个月的生活费。”
  签证解决,“Weibo is the guanxi”
  8月6日,理查德在两个朋友的陪同下,带着自己的取证单再度去天津市出入境管理局,顺利地拿回了自己的护照。时代周报记者事后从天津市公安出入境管理局了解得知,倘若将外国人的旅游签证延长30天,则在工作流程里需要将申请人的护照留下几天办理,之后申请人可凭取证单取回护照—理查德此前以为自己护照留下是“被扣”,这是个误会。
  尽管如此,理查德仍然需要一个能长期稳定留在中国的解决方案。今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开始采取重点社区清查、重点部位定期整治、严格审查签证申请等措施,集中清理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工作的“三非”外国人。理查德很快学会了“三非”这个词,并担心自己因此必须离开中国。
  按规定,持有旅游签证的外国人不能在中国工作,理查德想要比较方便地长期留在中国研究汉字,最好是找一份工作,再办个工作签证。但是理查德不喜欢固定工作,他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放在汉字研究上,他只是在需要钱的时候找一些临时的工作,一旦赚够了钱,他就继续闷头研究汉字。另外一方面,出生于1960年的理查德今年62岁了,一般来说,工作签证发给60岁以上的外国人是比较困难的。有意给理查德提供工作的天津韦博英语建议,62岁的理查德可以考虑以“外国专家”的名号,申请工作签证。
  理查德自己对于现在的打算是,找一份不需要花很多时间的灵活工作,再以这份工作申请工作签证—但他也不知道,以自己62岁的年龄能否申请成功。有朋友开玩笑说,这也许需要“关系”,这是理查德最抗拒的事情。乐观的是,那条轰动的微博给他带来了非常多的工作机会,他希望能从中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案。之后,他也发了一条微博:“Weibo is the guanxi for people who have no guanxi.”
  创办汉字网站源于“兴趣”
  理查德在天津的住所,位于天津大学附近的北五村,一个小小的一居室,月租1500元。进门左手一间是卧室,右边一间是简单的厨房和阳台。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几张椅子。理查德甚至没有衣橱,他的几件衣服都放在包里,一个窗台即可摆满。屋里客人多的时候,椅子不够用,他就一把掀起被子,让客人们坐在床边。房间里最值钱的应该是他的电脑和手机。给理查德拍过纪录片的记录片工作者马赛尔说:“到了他家,你就知道什么是"家徒四壁"了。”
  总是有人不停地问他,为什么要倾其所有,做一个汉字网站?他的回答里从来没有高尚的说辞,只有两个字—“兴趣”:“兴趣最重要,兴趣是百分之百的,如果你有兴趣,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好玩。”除了汉字以外,他也喜欢物理、喜欢电脑,他觉得这些都值得投入。他不是励志故事里头悬梁锥刺股的辛苦学者:“我不会说我一天花在汉字研究上多少时间,我也有其他事情要做。”
  问他为什么要在一个“兴趣”上投入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他说:“生命太短了。”在他看来,工作是养兴趣的手段,当钱不够的时候,他就出去工作。钱够了,就专心在兴趣里。时代周报记者问他:“这说明你很自信吗?你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挣到钱。”他笑着说:“当然,我很自信。”
  理查德刚开始做网站的时候,很多中国朋友不理解:“很多中国人说,那个不会赚钱,为什么要做?浪费时间!中国人最会说这个。”当他获得外界关注的时候,还是有人跟他说:“他们关注你是因为你是一个外国人,有蓝色的眼睛、可以写古代文字。但是这些还是没有用的,只有三年级的学生会有兴趣,大人不会喜欢。”
  记者告诉他,别人称赞他在“维护文化遗产”、是“东西文化使者”,他反而有点不明白意思,用英文解释给他听之后,他笑笑说:“我很高兴,别人会有这个观点,但是我自己来说,这是我的兴趣。我很高兴大家承认我。60年了,没有人承认过。”
  理查德不会做饭,每到饭点,就在小区楼下卖盒饭的摊子上,买10块钱的盒饭。卖盒饭的每次看见他,都兴高采烈地喊一声带天津味的“Hello”,理查德也满脸笑容地回他一句问候。
  记录片工作者马赛尔说:“理查德是一个嬉皮士风格的人,他想要自由自在地活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他需要钱的时候,才想挣点钱。”
  18年,网站花费30万美元
  1972年,理查德22岁,在上大学。他忽然想到,全世界只有少部分人讲英文,那么说其他语言、用其他语言思考一个问题是什么感觉?“我想中文是很特别的语言,它是象形文字,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中国的姑娘也很漂亮。我就去台湾学中文。”
  理查德学中文的方式就是在台湾待着,和别人聊天:“我是一个独立学生,我的中文都是自己学的。两年之内我学会了基本的会话。”但是在传统的观点看,理查德不是好学生,他读着玩着,花了七年才拿到一个物理学士学位,再花了几年得到了一个电脑的硕士学位。
  整理汉字字源的想法也是在学习中文的时候产生的:“1990年,我有了这个想法,因为我学中文的时候已经是个成人,不像小孩子。我发现从现在的观点看,汉字是"不合理"的,现代的字不是象形文字,古代汉字才是。如果你慢慢看,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都有个故事。”
  直到1994年,理查德才真的开始做网站,因为那一年他得了心脏病,用他的话说是:“我差点死掉,每分钟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一个月里我散步的距离都无法超过30(英)尺。”理查德开始感到生命的短促,做完了心脏支架手术之后,他决定动手做一个汉字字源的网站。在1994年,做这件事比现在要复杂得多:“那时候的电脑技术很复杂,台湾用的是大五码,大陆用的是国标码,我必须先变成一个电脑专家才能完成这些事情。”幸而理查德本身是电脑专业的硕士:“我1985年开始学电脑。1986年我第一次可以发表一个中文字,在当时那是件特别的事。”
  据理查德估计,多年来,这个网站花费了他大约30万美元的成本:“包括我买的全部的电脑、硬件、软件、中国古代的书、来回的机票,我还请朋友帮我扫描10万个字放到网上,加一起大概是30万。”
  “我是一个科学家”
  2011年,国内网络世界追捧过理查德一阵子,“汉字叔叔”这个昵称也是那时候网友给他取的,关于理查德的纪录片还在央视纪录频道播放过。网络走红那几天,理查德也像这几天一样,忽然之间收到了很多捐款和邮件,有人请教他汉字的问题,有人甚至跟他倾诉成长的烦恼:“也有很多记者要访问我。最近一年我收到一万多封邮件。我很难过,有两三千封我没有时间回复。”但是热度过去之后,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他用手比画出一个波峰波谷的曲线:“就是一阵一阵的。捐款也可能一下很多一下没有,这是不可靠的收入。”
  网友们对理查德的追捧并不表示他们真正了解理查德的工作。很多人都是上网站看一眼,以为这就是一个检索的网站:输入一个字,得到这个字在古代的各种字形。但是理查德花了30年做的,不仅仅是这些。他谈起自己研究的时候,经常会说:“我是一个科学家。”
  理查德很自豪地介绍:“我的网站有个特别之处,很多人写书,只收录一个字的一种甲骨文写法和一种金文写法,这是不对的。甲骨文可能有好几十种写法,因为在古代可能几百个人抄写过,每个人都有点不一样。因为我是一个科学家,我不敢说哪个是标准的。我把能找到的写法都放在网站上,所以5000多个汉字,我放了全部大概有10万个字的写法。”
  理查德的网站从把《说文解字》电脑化开始,却发现《说文解字》里面有值得探讨的地方:“《说文解字》有30%的部分是和其他文献有矛盾的,甚至可能有10%是完全错的。关于古代文字,现在的专家可能知道90%,可能剩下5%不同的人意见不一样,5%是没有人知道,需要我们来研究。”
  理查德给记者详细讲解了几个汉字的演变过程,以及每一步可能会有什么争议,《说文解字》可能会有什么错误。理查德不迷信任何权威书籍:“秦始皇焚书坑儒,所以许慎写《说文解字》的时候是不知道商周时期的字的。”他觉得找出每一个汉字的来龙去脉像是在“破案”。
  记录片工作者马赛尔说:“他是一个实证科学家,比如他看"笔"这个字,他真的会找古代的各种"笔"来看,看当时古人看到了什么、写了什么,以至于最后变成现在的字。10万个汉字,他研究了快30年,每个字他都能讲出很好玩的故事。”
  理查德甚至有一些大胆的设想:“五大古代文明的文字里,有没有互通的地方?甲骨文已经是抽象化的,所以它不是最早的文字,那之前那些呢?”
  网站规模越来越大,理查德还想不断加进新的内容,现在的想法是加入照片。比如“竹”,古人是看到什么形态的竹子、写了一个什么符号、最终变成了这个汉字?他想放一个类似象形文字的竹子照片在旁边,方便大家检索的时候理解。他对中国的新词汇也有兴趣,在听说了“草泥马”这个词很流行之后,还特地到网上作了调查。
  除了有朋友帮他做过扫描的工作,理查德也从几个专家那里得到过意见,但大部分的工作都由理查德独立完成。他不像很多研究者那样,追求“著作等身”:“我不是特别想出书,当然如果别人给我钱,我可以出。但是现在人们越来越爱看网站。我之所以把这项工作电脑化,是因为我知道我每天都会写新东西,每天都会改变我的意见。写书的人发表之后可能就会发现自己的错误,但是不能修改。我在电脑上可以随时修改。”
  朋友们都喜欢听他说汉字,他也开始在朋友的帮助下,尝试录制解说汉字来源的视频,他学会了一个词“起步”:“视频才刚刚起步,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技术。如果有人愿意帮助我,我会做很多。”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