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之家欢迎您! 签证专线:028-86676785 | 13084474899
专业签证外包、零售服务商

2012,一位南京人刘润买下了中国唯一一张“世界尽头”船票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admin] [日期:12-09-17] [热度:]    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 刘润的船票并非通向电影中西藏的诺亚方舟,而是去南极。去南极,这对没有任何专业训练的普通人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冒险。可是,在经过一次戈壁徒步行的洗礼之后,刘润坚定地将南极锁定成自己的目标。

  2012年,“船票”两个字,可算是严肃的玩笑。前天,一张“世界尽头”船票的主人来到了南京,在江苏移动全球通助力的TED年度精英论坛上,用18分钟(TED是英语技术、娱乐、设计的缩写,这家机构的演讲标志是18分钟结束,因为据研究听众注意力只能集中18分钟,曾邀请到克林顿、比尔·盖茨、乔布斯和众多诺贝尔奖获得者演讲)讲了这张中国唯一船票的故事。
        这个人叫刘润,地道南京人,毕业于南京一中和南大数学系,现在是微软中国公共事业部战略合作总监。他的一个帖子曾在网上红极一时。那个帖子叫《出租车司机给我上的MBA课》。
        当天的演讲主题是“感情用事”,这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个含义。来自各地的精英们和1000多南京观众分享了他对梦想的坚持和对人生的探索与冒险。
刘润的船票并非通向电影中西藏的诺亚方舟,而是去南极。去南极,这对没有任何专业训练的普通人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冒险。可是,在经过一次戈壁徒步行的洗礼之后,刘润坚定地将南极锁定成自己的目标。
        刘润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在那次戈壁的步行“拉练”中,有个同行者两腿膝盖重伤,只好撑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跳”。离终点还有16公里的时候,主办方宣布比赛结束。他对体能师说:“求你陪我继续走完吧,每走1公里,我给你1万!我一定要自己走完!”
        在刘润眼里,“感情用事”就是这份坚持:花这么多钱折磨自己,这在平常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刘润却一直记得乔布斯的一句话: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改变了世界。
刘润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网站上看到了南极的船票,他半信半疑地订了一张。很快通知来了:船票需要在阿根廷的瓦斯怀亚登船。
        瓦斯怀亚,这是地球上最南端的城市,是中国出发能飞到的最远的地方,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去这个真正的天涯海角,签证、语言都是麻烦的事。经过一系列努力,刘润找到了旅行社,为他组了个仅有一个人的“团”。飞了整整两天两夜,转机四次,才来到“世界尽头”。而这才仅仅是通往南极大陆的起点。
        坐探险船穿越狂涛巨浪的德雷克海峡,克服晕船的不适,1月18日,刘润终于作为来自14个国家的99位旅人之一,来到南极。上船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是船上唯一一位中国人。“另一个让我意外的是,那些老外船友们有一半都超过60岁了!”最终,梦想支持着他踏上了南极大陆。
        刘润已经定下了自己的下一个梦想:南北穿越两极,东西环游世界。这个梦想的期限是5年。刘润告诉在座的南京老乡们,2012的船票有没有不重要,因为2012不是世界末日,而失去梦想才是世界末日!
新闻链接刘润红极一时的“的哥MBA课”(节选)
        “千万不能被客户拉了满街跑……主动地决定你要去的地方。有人说做出租车司机是靠运气吃饭的职业。我以为不是。你要站在客户的位置上,从客户的角度去思考。”
        “举个例子,医院门口,一个拿着药的,一个拿着脸盆的,你要带那个拿脸盆的。一般人小病小痛的到医院看一看,拿点药,不一定会去很远的医院。拿着脸盆打车的,那是出院的……从医院出来的人通常会有重获新生的感觉,上来就远程,眼都不眨。”
        “一个年轻女子,拿着小包,刚买完东西。还有一对青年男女。接下去是个男子提着笔记本电脑。我毫不犹豫地停在这个男子面前。还有十几分钟就1点了。那个女孩子是中午溜出来买东西的,估计公司很近;那对男女一看就是逛街游客,没拿什么东西,不会去很远;男子一看就是公务,这个时候出去,估计应该不会近。那个男的就说,你说对了,去宝山(上海一个比较偏远的区)。”
        “全公司两万个司机,大概只有两三个每月能拿到8千以上。我就是这中间的一个。我常常说,我是一个快乐的车夫。有人说,你赚的钱多,当然快乐。我对他们说,你们正好错了。是因为我有快乐、积极的心态,所以赚的钱多。”
还有一个坚持梦想的南京人
用废鞋盒印出“中国最美的书”
        前天进行18分钟演讲的,还有南京的本土设计师朱赢椿,是世界最好的书籍装帧设计师之一,他的作品《蚁呓》、《不裁》两度被德国莱比锡图书展评为“世界最美的图书”。
        他设计的《不哭》这本书获得了全国“最佳书籍设计奖”,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书”,这是一本关于孤儿等人群的书。朱赢椿特地买来一批80年代的鞋盒纸做封面,用泛黄的废纸来印刷内页,用纱布做书脊背……因为用料特殊,印刷厂怕伤机器,都不愿意印,最后找到了一家即将倒闭的印刷厂,最终将这本书印了出来。卖这本书的所有的钱都捐献给了孤儿院。当他们带着南京读者的爱心来到孤儿院时,正好看到三个兔唇孩子被遗弃在了孤儿院门口。热心读者们从美国请来了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设备来救治这三个孩子。如今,孩子们都已经和健康的同龄人一模一样了。
        “最美的书籍”,背后的美丽爱心故事,让全场观众动容。


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企业服务 - 定制旅游 - 团队日志 - 友情链接 - 签证代办必读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